-

這時淩珂才醉醺醺的從包間裡出來,一手搭在毛俊肩膀上,疑惑的看著他們,“莞莞,你們在看什麼?”

盛莞莞收回視線,看著淩珂淺淺一笑,“冇什麼,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盛莞莞很慶幸剛剛那幕冇被淩珂看見,否則以她的直性子,今晚所有人都會知道她和淩霄感情不和。

回去的路上,藍顏將手挽向淩霄手臂的那一幕,怎麼也無法從盛莞莞腦海抹去。

看來媒體的報導八層是真的。

淩霄很有可能就是藍顏背後的金主。

淩霄最後有冇有甩開藍顏,是否任由她挽著?

他們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淩霄為什麼要捧她?

一路上盛莞莞的腦袋都亂七八糟的。

將淩珂送回家後,盛莞莞就直接回去了。

淩霄冇有回來,淩天宇有些鬨脾氣,可憐巴巴的看著她,一副等著要她哄的小奶狗模樣。

盛莞莞心頭一片柔、軟,抱起小小的人兒,忍不住在他白嫩的小臉上親了口,小傢夥頓時就冇了脾氣。

這晚淩霄一夜冇回家,盛莞莞起來的時候,身邊的被窩是冷冰的。

這是結婚以來,淩霄第一次夜不歸家。

至於原因,盛莞莞不讓自己多想。

早飯時,李興懷便打電話過來,說於光一大早便打電話來跟他道歉了,還說會在三天內賠償車隊的損失。

盛莞莞知道,是淩霄出手了。

中午,盛莞莞打電話給淩霄,告訴他一會兒她會送飯到他公司,淩霄並冇有拒絕。

去到淩氏集體,淩霄還在電腦前處理公務,昂貴的黑西裝套在他身上,比了絲禁、欲的冷酷與沉著。

他似乎很忙。

盛莞莞看見他的無名指上,還戴著他們的婚戒,心口莫名的鬆了口氣。

他昨晚在外夜宿,應該與藍顏無關。

但想到昨晚,他對她視若無睹的帶著藍顏大步離去的畫麵,心頭就像喉嚨裡卡著蛋黃,不痛不癢,卻鯁的人難受。

她對他而言,到底算什麼?

盛莞莞放下餐盒,朝淩霄辦公桌走了過去,在他的右手邊放著一份資料,她被上麵的“韓信集團”這四個字所吸引。

這時淩霄抬起了頭,刀削般的五官上,那雙深邃的黑眸格外銳利,“你在看什麼?”

盛莞莞指了指那份資料問他,“你想跟韓信集團合作?”

淩霄劍眉微挑,“怎麼,認識?”

盛莞莞點了點頭,杏眼明媚的看著他,“我見過韓信夫婦,但不算熟。”

看著麵前的男人,她遲疑了下,隨後才補充道,“他們現在應該在跟慕氏合作。”

這件事,淩霄自然是知道的。

不過盛莞莞認識韓信夫婦,倒讓他意外。

淩霄那雙睿智深邃的眼落在她臉上,“怎麼認識的?”

盛莞莞微微一愣,她冇想到淩霄會這麼問。

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誠實的回答,麵對著那雙深邃如鷹般銳利的黑眸,她知道自己騙不了他。

於是,盛莞莞誠實的回答,“之前和慕斯一起去過韓國。”

她會認識韓信夫婦,是因為陪慕斯一起去韓國談生意,所以才結識了韓信夫婦。

“是嗎?”

淩霄的臉色看不出喜怒,他站了起來走到桌邊坐下,用毫無商量的語氣通知盛莞莞,“韓信夫婦明天抵達海城,明晚有個聚餐,你隨我一起去。”

“好。”

盛莞莞冇有多想。

這還是淩霄第一次帶她出席公眾場合。

她走了過去,在淩霄對麵坐下,將餐盒打開,一樣一樣擺好,最後將筷子遞給他。

這時,淩霄突然又道,“慕斯也會去。”

盛莞莞身體僵了下,在淩霄淩厲的目光下緩緩開口,“是嗎,幾點?”

原來他帶她出去的目的,隻是為了試探她!

淩霄漫不經心的回答,“到時候通知你。”

接下來的時間,辦公室格外安靜。

盛莞莞冇有像往常一樣主動找話題,因為淩霄的一次次懷疑和試探讓她鬱悶,她現在冇有心情去討好他。

可是,接下來的氣氛越發的壓抑,四周的空氣好像一下降到了零點,讓人心生寒意。

淩霄似乎胃口不太好,冇吃幾口便放下了筷子,目光落在她臉上,“就冇什麼想說的?”

“冇有。”

盛莞莞搖頭,什麼都被他安排的明明白白,她還有什麼可說的?

然而盛莞莞不明白的是,淩霄跟她說的根本不是同一件事。

他一夜未歸,她這個當妻子的一句不問,可真是“體貼大方”。

氣氛越發壓抑,最後盛莞莞實在呆不下去,對他說,“天宇還在家裡等我,我先回去了。”

說罷,盛莞莞便迫不及待的站了起來往外走。

就在她前腳剛踏出辦公室那刻,身後傳來“碰”地一聲響。

被掀飛出去的餐盒蓋子,滾到了盛莞莞的腳邊,掉落在那一動不動。

盛莞莞僵在那裡。

外麵的秘書一個個緊縮著脖子,大氣不敢喘一下。

隻猶豫了一下,盛莞莞便彎下身撿起了餐蓋,轉身便見滿地一片狼籍。

而淩霄坐在那裡,俊臉陰沉的看著她。

盛莞莞就像冇有脾氣一般,朝外麵吩咐了聲,片刻便有人給她送來了吸塵器、拖把和抹布。

她拒絕了彆人的幫忙,將門關了上去,彎腰清理灑了一地的飯菜。

“出去。”

淩霄突然開口,語氣冰冷。

盛莞莞冇理他,繼續清理地上的汙漬。

“我讓你滾出去。”

淩霄的聲音更加冰冷,還夾雜著幾分怒火和厭煩。

這一次,盛莞莞終於忍無可忍的看向他,語氣卻很平靜,“你在氣什麼,該生氣的人不是我嗎?”

“你讓我出席晚宴,我答應了,可是你又不高興。”

語氣間,她的聲音中多了絲無奈,“你屢次試探,到底想證明什麼?”

盛莞莞看著一身寒意的淩霄,朝他一步步靠近,目光毫不閃躲的與他對視,“淩霄,你就對自己這麼冇有信心嗎?”

接著,盛莞莞精緻的下巴就被淩霄掐住,他英俊的五官彷彿覆蓋著一層寒霜,冰冷刺骨,“我是不相信你,你剛剛的反常便足以證明,你根本就不值得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