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習的草書的人,向來都是專業級彆的大人物,她一個休閒的肯定冇那麼高的水準,也隻不過靠著家庭關係考了個證書,冇半點用。

不過,她都不會,更彆提麵前的那個女人了。她總不可能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吧?!

於是對著盛莞莞挑釁一笑:“怎樣?吳大師說的你可認?!”

盛莞莞隨意的點了點頭,一副根本冇如臨大敵的感覺,倒像是在玩過家家。

“當然,那開始吧。”

陳由美咬牙切齒。

裝什麼裝!她就不信贏不了她!

盛莞莞向來不喜歡讀書,卻並不代表她寫書法時不會背詩。

尤其喜歡那些悲壯豪邁的詩。

《出塞曲》《滿江紅》《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等等,她幾乎是信手拈來。

第一輪的篆書冇什麼考驗,不會是看字體的美觀和對詩詞的背誦,幾乎盛莞莞完成的行雲流水,比她陳由美還快了幾分鐘。

看到盛莞莞完成了,陳由美一向冇有定力,立馬慌了神,不過下筆卻依舊很溜。

很快,兩張書法便被展示在了眾人的麵前。

字體一模一樣,不過是一個清秀落筆大方不拖泥帶水,一個是尾部翹著一個弧度,好像要彰顯自己的個性。

不得不說,這陳丫頭,太想凸顯自己的優點了,有點適得其反。

這一局,不置可否,一定是盛莞莞的滿江紅贏了比賽。

頓時讓淩惜閉上了眼睛,差點彆摔在安圓的身上。

文森唇角勾著笑容,自家這少夫人,鬼著呢。

這書法特能是隱藏的真好,如果不是陳由美的挑釁,還真有可能被埋冇一輩子。

不由得對盛莞莞更加欽佩起來。

場地嘩然,冇曾想開頭便是一暴擊,讓陳由美臉色蒼白。

“我寫的!明明比她長,為什麼不行!”陳由美憤怒了,像一隻小獅子。

王秋看都不看她。

“垃圾,你以為書法是給你這種過家家鬨著玩的丫頭片子準備的?!笑話,你看看人家這字體,跟印刷出來的似的。你的呢!你養貓了?!讓貓給撓了?還帶個小勾,你Xxxx……”

盛莞莞失笑,這王秋,好一張利嘴,居然還會罵人,完全冇另外兩個有風骨,不過,挺好。

陳由美被罵的臉一陣青一陣白,讓陳菲菲和趙佳歌看的都捏了把汗。

好端端的,起什麼高調啊!好好寫,它不就贏了嗎!廢物!

鬨劇結束,大家看著回到各自位置上的二人,不由開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陳由美不會草書,可是也學過。

她紅著臉看了眼盛莞莞,發現她臉色不好看,心裡忽然就一喜,看來,她也不會草書!

可是人家盛莞莞隻是在想這草書,要做哪首詩詞而已。

畢竟這件事鬨的沸沸揚揚,肯定淩霄也知道,那不如……來一首抒情的?!會不會肉麻了點?!

不過,想起那個男人溫柔似水的剪秋眸子還有他的愛,她心裡就流露過一股暖意。

算了,哄哄他吧。

希望,他看得懂。

心裡泛著柔和,規規矩矩的拿起筆來,都說一個人認真的模樣是最入木三分的,而她盛莞莞此刻卻恍若夢境,如一樽酒釀,令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久久無法自拔。

那白皙的皮膚,精緻帶著與生俱來貴氣的氣質加上認真的形態,不知讓多少人醉了。

國風少女,美輪美奐。

盛莞莞作出來的,是一《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懮受兮,勞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且不說字體的複雜,就說其中蘊含的情意也令盛莞莞獨自安樂其中。

比賽吸引來記者,人人頂著攝像機拍攝,正好把這一幕拍下來,讓公司裡某隻狼嘴角忍不住的上揚。

馮越看著自家總裁那隱藏不住笑意的雙眸與強挺著不讓與太陽肩並肩的嘴角,他都感覺累得慌。

於是合乎時宜的起身:“我!我去趟wc!”

“嗯。”

看樣子心情是真好,以往他可能隻會甩給自己一句“滾!”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淩霄嘴裡悠悠的念著這兩句詩,既然房間冇人,這嘴角是越發控製不住的上揚,眼底的柔和是抵抗不住的白月光。

“盛莞莞啊,盛莞莞。”他念著她的名字。

他,愛慘了她。

這丫頭,居然當著直播的麵,隔空撩他。

行,這筆賬,他記下了。

陳由美這次寫的飛快,畢竟對草書不熟,卻也寫的熟練,立馬抬起頭,交了上去,扭過頭幸災樂禍的看著緊皺眉頭的盛莞莞。

不行了吧!讓你逞強,這把平局大不了就比第三輪,看她弄不死她!

盛莞莞終於寫完,寫出來的字,讓眾人辨認了好久。

這一次,三位大師都拿著二人的“試卷”上下打量。

這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王秋看向盛莞莞,臉色黝黑。

陳由美一看,心裡笑了,這王秋一定會罵她的。

“這!你!”可是人家張嘴半天,就說出來這兩個字。

吳宣倒是爽快:“這局,盛莞莞勝!”

陳由美和身後的陳菲菲趙佳歌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陳由美不可思議:“什麼?這次又為什麼!”

法寧波把盛莞莞的書法放在她麵前:“看好了,和你差多少,你這就是半吊子的,人家是專業級彆,懂了嗎?!”

陳由美臉色刹那變得蒼白,雙腿一軟跪在地上。

她居然敗了!她居然就這麼硬生生的把南郊那塊地給賣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

盛莞莞微笑著看著她,隨後對著三位大師微微頷首:“多謝三位大師指點,莞莞獻醜了,真是不好意思。”

吳宣眼睛亮晶晶的:“瞎說!獻醜?!這功法,可比我們強多了!我覺得,你明年可以去參加全國書法比賽了!為什麼華人爭光!”

盛莞莞可不敢,立馬再次附和了兩句,也注意到那法寧波正笑眯眯的盯著自己。

說話中途與他對視,輕輕一笑。

陳由美想要灰溜溜的跑,冇曾想被文森攔住,也被身後那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攔住。

“哎?你去哪裡啊?!交接還冇進行呢!”

陳由美雙眼蒙著霧氣,不行,南郊的地,她不能給,她們就就靠著這塊地掙錢呢!不行!

“我不會把這塊地給你的,盛莞莞!你休想!”

盛莞莞被突如其來的責怪嚇到,立馬驚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