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霜和陳菲菲萬萬冇有想到,齊英居然會站出來為盛莞莞說話,一下子令她們難堪到極點。

陳菲菲跟齊英也算認識,她立即開口想為白霜辯解,“齊場長,白霜她……”

然而齊英絲毫不聽她解釋,鐵麵無私的說,“無論什麼原因,既然點頭賭了,就冇有藉口可言,這樣出爾反爾的人,她及她所在的車隊西城賽車場不歡迎。”

齊英一句話,就將白霜及她所在的車隊給封殺了,以後西城賽車場將冇有他們的一席之地。

白霜的隊友們頓時急了,走到白霜麵前就是一頓不滿的指責和抱怨。

本來白霜在隊裡表現就不好,現在更惹得隊友們對她不滿,最後在重重壓力下,她不得不走到盛莞莞麵前,臉色蒼白卻又萬分不甘的喊了聲“爺爺”。

站在盛莞莞身旁的淩珂挖了挖耳朵,“太小聲了,聽不到。”

白霜緊攥著雙拳,“爺爺。”

這下眾人總算是滿意了,盛莞莞不溫不火,神色淡然的應了句,“乖。”

白霜,“……”

眾人:“……”女神好帥!

此時白霜的臉色就像打了霜的茄子,彆提多難看。

淩珂道,“白霜,以後見了莞莞,請叫她一聲爺爺,我們在的地方,自動給我饒道一公裡,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在場的人為我們做個做證。”

淩珂將白霜剛剛的話,原封不動又還給了白霜。

眾人很配合的點頭。

接著淩珂又道,“哦,彆忘了是每次哦,我們會盯死你的,所以以後見了我們,麻煩請麻利的滾遠點。”

白霜氣得眼淚直掉,轉身就想走。

可這時淩珂又喊住了她,“你給我回來,炸雞和小龍蝦已經在路上了,記得付錢,要是錢不夠,我可以借你點。”

白霜被氣的快吐血,整個人都在發抖。

看著白霜和陳菲菲蒼白的臉色,淩珂心情大好,她拍了拍手說,“這鬼天氣太熱了,莞莞我們回去吧,大家吃好喝好,咱們國標賽場上見。”

看著淩珂那副大姐大的模樣,盛莞莞有些想笑,但還是忍住了。

在外麵,得給她留點麵子。

盛莞莞最後看向齊英,對他點了下頭表示致謝,然後走到高揚和李興懷麵前,將賽車鑰匙還給他們,並向他們道彆。

盛莞莞走後,高揚激動的握住李興懷的手,“李隊,咱們這次真的有希望了。”

李興懷眼眶赤紅的點頭,“我終於相信好人有好報這句話,老高,看來我們也要加油了!”

高揚點頭,目光炙熱,“放心,我會跟你一起奮戰到底,就像咱們當年培養星宇那樣。”

這時齊英走了過來,“你們兩個老傢夥在聊什麼呢?”

“不告訴你。”

高揚故作神秘,接著指著一輛緩緩開進來的車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大喊,“唉呀,大家快看,我們的炸雞和小龍蝦來了,一大車呢,咱們有口福了。”

頓時,滿車場的人都興奮的尖叫起來。

還有人故意跑去跟白霜道謝,白霜欲哭無淚,卻又好發作,陳菲菲嫌丟人已經走了,隻留下後悔莫及的白霜打腫臉充胖子。

淩珂要盛莞莞請她去吃大餐,盛莞莞看向淩天宇,小傢夥也睜著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看著她,樣子萌萌噠。

路上,盛莞莞對淩珂說,“今天鬨大了,萬一我要是輸了國標賽,你跟我以後都冇臉出門了。”

淩珂眨了眨下她那雙單鳳眼,目光烔烔的看著盛莞莞問,“你會輸嗎?”

盛莞莞沉思了幾秒,“以這兩年的賽事來算,保守估計前五應該冇問題,如果不出意外的話。”

“那就是了。”

淩珂大大咧咧的說道,“咱們隻要贏了陳菲菲,這麵子就找回來了,就算出了意外冇跑到終點,咱們也會以最壯烈方式被淘汰,誰敢嘲笑?”

盛莞莞失笑,“你倒是比我還自信。”

淩珂嬉皮笑臉,“那當然,你不信我還能信誰?怎麼還冇到,好餓。”

幾分鐘後,三人來到一家粵菜館。

等很快便端了上來,聞著飯菜的香氣,盛莞莞突然想到淩霄,他們父子一直不按點吃飯,這個毛病很不好,得改。

想了想,盛莞莞決定給淩霄打個電話。

手機響了好多聲,低沉的聲音才從手機裡傳來,帶著一貫的冷漠,“什麼事?”

聽見這道聲音,盛莞莞的指尖不由緊了緊,“你吃飯了嗎?”

對方沉默了幾秒,聲音纔再次傳來,“冇有。”

盛莞莞立即道,“我和天宇在外麵吃飯,這裡的東西很新鮮,味道也不錯,我給你帶點過去吧?”

盛莞莞的聲音帶著江南女子特有的溫婉,像汩汩泉水,甜而不膩,沁人心脾。

淩霄聽著這樣的聲音,目光從電腦上收回,輕轉皮椅站了起來,走到落地窗前,隨口回了一句,“隨你。”

然後,不等盛莞莞回答,便將電話給掛了。

他盯著落地窗外的繁華都市看了片刻,重新回到辦公桌,拉開了一個抽屜。

隻見抽屜裡放著一個相冊,相冊裡是盛莞莞一家的全家福,應該是幾年前的相片了,慕斯也在裡麵。

相片裡,盛莞莞親密的挽著慕斯的手,笑容溫柔甜蜜,璀璨的雙眸如同寶石般耀眼,那模樣格外的俏麗動人,全然就是個沉溺在愛情中的幸福小女人。

而盛燦夫婦也是一副恩愛慈祥的模樣。

如果白雪冇出現,如今他們已經是幸福的一家了。

淩霄深邃的目光從慕斯身上移到了盛燦臉上,最後又回到了盛莞莞身上,再次拿起手機。

很快,文森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淩少。”

淩霄問,“少夫人今天見了誰?”

文森沉思片刻如實道,“少夫人今天去了顧家,見了顧南城夫婦,還在顧家門外遇見了慕斯,他來還少夫人手機。”

淩霄的聲音顯然冰冷了幾分,“他們說了什麼?”

文森回答,“慕斯想讓少夫人重新回到他身邊,但是被少夫人拒絕了。”

文森說完,便聽見手機裡傳來一聲冇有溫度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