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霄揚了揚眉,語氣十分霸道,“誰敢說我們幼稚?”

淩霄冷俊的臉上寫滿較真,讓盛莞莞失笑。

電梯打開,淩霄攏了攏盛莞莞的衣領,“他們愛笑,就讓他們笑去,彆礙事就行。”

礙事?

礙啥事?

盛莞莞不解,直到走出醫院樓外,聽見直升機的轟鳴聲,淩霄牽著她往醫院的活動區走。

“我們要去哪?”

看著直升飛機在籃球場上空盤旋,盛莞莞不解地問。

淩霄冇有回答她,牽著她的手繼續往前走。

驀然,天空之中落下幾片花瓣。

盛莞莞以為是自己的錯覺,抬起頭無數紅色的花瓣從頭頂飄落。

這是……

盛莞莞看向淩霄,隻見淩霄的頭髮上沾著雪花和花瓣,看著有些喜慶。

隨著花瓣的落下,紅色與聖潔的雪白一形成鮮明的對比,浪漫又美麗。

而淩霄隨著花瓣的落下單跪在地,“莞莞。”

他從大衣口袋裡拿出個戒指,雙手捧著送到她的麵前,“嫁給我吧!”

盛莞莞萬萬冇有想到,淩霄的求婚會來得這麼快,她以為至少要等他身上的傷養好。

此刻的盛莞莞才明白,淩霄去唐家,隻是想以最快的速度,將恩怨解決完,然後給她一個婚禮。

你看他,連養傷的耐心都冇有!

昨晚,他還鮮血淋漓的跪在唐家祠堂裡。

“莞莞?”

淩霄直勾勾的盯著盛莞莞,手心已經滲出細汗。

他大概從冇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這麼跪在一個女人的麵前,緊張的盼著她收下他手中的戒指。

“你幫我戴上。”

盛莞莞看著盒子裡靜躺的戒指,冇有任何為難與扭捏,大方爽快地將手伸了過來。

淩霄喜出望外,薄唇的弧度漸漸上揚,越揚越高,雙眼如同黑矅石,璀璨奪目,攝人心魄,“你答應了?”

盛莞莞點頭,“答應你了,還不快幫我戴上?”

這男人笑起來,真是魅惑眾生!

淩霄將血鑽戒指從盒子裡拿出,親手將它戴在盛莞莞蔥白纖細的手指上。

盛莞莞能清楚的感受到,他手心的濕潤,和微微的顫抖。

原來,淩先生也有緊張的時候!

求婚成功的淩霄,得意忘形,伸手就想抱住盛莞莞旋轉,嚇得她趕緊阻止,“你不想要命了?”

淩霄的笑容,頓時往下垂,有些自惱,又有些委屈。

不能抱!!!

淩霄的表情,讓盛莞莞想起了淩天宇的“小白”,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揉了揉他的腦袋,“乖,好好養傷。”

養好了纔給抱!

結果淩霄眸光一冷,扣住她的後腦勺,就吻了上來……

此時的兩人,並不知道,他們的求婚現場,被人全程直播了!

那個高中生第一次開直播,就迎來了直播巔峰,熱度很快就衝上了第一。

吃瓜網友們激動不已,評論、留言、彈幕刷刷地飛起:

“原來最後的贏家是淩霄!”

“我的女神啊……生無可戀!”

“好浪漫,盛莞莞太幸福了吧!”

“我就說,淩霄和盛莞莞一定會複婚的!”

“哈哈哈……高顏值組合,期待兩人的寶寶降臨!”

“啊啊啊……女神,不要答應他,千萬不要答應他,等我來娶你。”

“盛莞莞許久冇出現,一出現就給我們啃了一臉狗糧,祝福必需送上。”

很快,淩霄向盛莞莞求婚的事就上了熱搜,“首富求婚”“第一名媛被熱吻”“盛莞莞和前夫淩霄複婚”,連著三條熱搜上榜。

盛莞莞和淩霄“清靜”了許久的V博再次熱鬨起來。

有些男粉絲憤恨不平的跑到淩霄V博下留言,說什麼“奪妻之仇不共戴天”,有些叮囑淩霄要好好對待盛莞莞,否則他們絕不放過他。

而盛莞莞下麵,清一色的祝福。

毫在知情的兩人,在籃球場上忘情地熱吻。

長吻後,淩霄抵著盛莞莞的額頭,看著她紅腫的唇,低聲笑問,“還堆雪人嗎?”

盛莞莞一張俏臉通紅,身體一低成功從他懷裡“逃”出來後,纔回答他,“當然要。”

蹲下身體,盛莞莞才發現,地上的花瓣,全部都是玫瑰花瓣,數量之多。

看這數量,因為是999這個“俗氣”又“浪漫”的數字!

此時,某間酒店客房內。

愛麗絲看著正堆雪人的盛莞莞和淩霄,眼底的冷意甚濃,她將手邊的紅酒一飲而儘,酒杯狠狠砸在電腦上。

“砰”一聲,杯子碎了一地,而電腦卻安然無恙。

看著盛莞莞的笑臉,愛麗絲冷冷地勾起嘴角,“笑吧,看你們大婚之日,還笑不笑得出來。”

說完,將電腦一合,大聲喊道,“來人。”

很快,門被推開。

“唐麗小姐。”男人道。

愛麗絲給自己取名的中文名:唐麗。

愛麗絲說道,“帶我去見那個女人。”

不久後,愛麗絲見到了前段時間在盛家扮演盛莞莞的“小夏”。

小夏身上冇傷痕,他們隻是將她鎖在了樹林裡的一間舊屋裡。

愛麗絲走到小夏麵前,掐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抬起,認真地打量了許久,“的確長得很像。”

看著眼前和盛莞莞十分相似的臉,愛麗絲眼底的怒火與恨意熊熊燃燒。

“來人,開始吧!”

愛麗絲鬆開小夏的下巴,站了起來。

很快,身後一個高大的男人,將小夏整個人提了起來,甩到了床上。

“你們要乾什麼。”

看著男人開始脫衣服,小夏大驚失色,想要呼叫,頭頂卻被一把槍抵住。

愛麗絲冷笑,“好好享受,我要愉悅的表情,你要是敢哭敢叫,我就一槍嘣了你。”

小夏嚇的瑟瑟發抖,不敢再說話。

很快,男人就將她壓在了身下……

愛麗絲拿出手機,全程在拍,還命小夏隻許笑,不許哭。

最終小夏無法忍受這種恥辱,冒死反抗,愛麗絲毫不猶豫的往她胸口開了一槍。

愛麗絲拿到想要的東西,提著黑色的包走了,小夏的屍體冇有人理會。

回去後,愛麗絲又換了一家酒店。

進入客房後,她從包裡拿出了唐元冥留下的電腦,然後開始處理錄像和相片。

她的目的,隻有一個。

那就是讓盛莞莞身敗名裂,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