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主要的是,唐元冥當過兵,在部隊呆了十年,後來被部隊開除了,具體因為什麼事我不知道。”

盛莞莞觀察著何榮的神色變化,一邊繼續說道,“我猜測那次被開除的人不止他一個,而且他們出來後,好像都跟著唐元冥。”

也就是說,唐元冥身邊跟著一群身手非常了得人。

何榮聽後,不慌反笑,“你現在告訴我這些,是想讓我知難而退嗎?”

盛莞莞道,“我是想說,從此刻開始,我的安危,就交到你和你兄弟們的手上了,讓我看看你們是否值這個價錢。”

此刻的盛莞莞不怒自威,何榮很少在一個女人身上,尤其是這麼年輕的女人身上,看到這麼強大的氣場。

如此更加讓何榮確定,盛莞莞將來成就不可能平凡。

其實此刻,盛莞莞真的有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大膽到讓她惶惶不安。

但每每想到肚子裡的孩子,就像打了一枚鎮定劑一樣,讓她像火炭置水一樣冷卻下來。

何榮拿出手機,對她揚了揚,“唐元冥及他手下的詳細資格,很快就會發到你手機上。”

說完,何莞就退到一邊打電話去了。

盛莞莞的目光,重新回到賽道上。

此時,南蕁和瑞英的比賽,已經接近尾聲,但兩人的距離並冇有拉開。

盛莞莞蹙了蹙眉,不應該啊!

經過三個星期的訓練,南蕁的速度已經達到了當年的巔峰,出國前她們還特地測過速度,瑞英這種在國際賽車界上排不上名號的人,應該不是南蕁的對手。

很快,盛莞莞看出了其中的問題,嘴角多了抹笑意,蕁姐姐太調皮了!

其他的車手,也看出了其中的問題。

“怎麼回事,馬上就最後一圈了,瑞英怎麼還冇有拉開距離?”

“是啊,不應該啊!”

這是瑞英的隊友發出的疑問。

很快,他們就被M國的車手打臉了,“你們眼瞎嗎,那個華夏的女人在逗瑞英呢!”

另一個圍觀的車手說,“看來這場比賽出乎我們預料啊,華夏今年來了個不錯的車手。”

又一個車手諷刺道,“這批h國車手素質大不如前,欺軟怕硬,這次怕是要被打臉了!”

瑞英的隊友聽著身邊的諷刺,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再看看賽道之上,瑞英被南蕁死死的壓製著。

每當瑞英想超車,南蕁就加速,一來二去,大家都看出來了,南蕁就是在逗瑞英玩呢!

在賽場之上,南蕁這種行為,是對對手的一種侮辱,是會受到譴責的。

但南蕁就是要侮辱瑞英,就是要給他難堪,誰讓他侮辱她們,還喊她“大姐”,最讓她不能忍的是,這龜孫子居然敢調戲莞莞。

南蕁在盛莞莞一群發小間,身份就跟長姐一樣,她不能容忍,有人在她眼皮底下,欺負她的人。

賽車內的瑞英,快要被南蕁氣死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後理智儘失,想開車撞南蕁,但是以他的速度,根本夠不到,夠不到……

最後半圈,南蕁才大發慈悲放過瑞英,速度飛快地衝過了終點!

“啊……贏了贏了……”

“南蕁姐真棒!”

當南蕁越過終點線時,華夏隊的人一個比一個興奮,高揚這種年紀的人,都跟陳威方恒一樣激動的尖叫。

h國隊的人,個個都憤怒又不甘。

韓傑道,“有什麼好得意的,贏了瑞英不代表就能進前十甲,華夏泱泱大國,人口比我們多了幾十倍,你們也好意思?”

“為什麼不好意思?”

盛莞莞反問,“除了賽車,我們有很多項目都領先全世界,你們呢?不防數幾個讓我們聽聽。”

韓傑頓時被盛莞莞問的啞口無言。

這時南蕁朝他們走了過來,而她身後的瑞英,跟比賽之前判若兩人,整個人消極頹廢。

方恒和高揚等人那叫一個解氣。

直到瑞英回到h國隊,南蕁才冷漠的看著他,“願賭服輸,道歉吧!”

韓傑對瑞英搖了搖頭。

然而瑞英卻看了看一臉淡然的盛莞莞,身體彎了下來,對盛莞莞一行人鞠了個躬,然後說道,“對不起。”

方恒蹙眉,“大聲點,聽不到。”

方恒可不解氣,剛剛他跟陳威是狠不得揮拳過去打掉他一口門牙,他把整個華夏的車手都侮辱了,隻是一個鞠躬,何以解氣?

四周圍觀的車手不少在嘲笑。

瑞英咬了咬唇,大聲吼道,“對不起,對不起。”

也完,瑞英就跑了。

h國隊的人臉色都跟吃了蒼蠅似的,韓傑說了一句“彆得意太早”,然後帶著一隊人走了。

至此,南蕁也算是一戰成名,讓很多車手記住了這個名字。

接下來,方恒和南蕁繼續熟悉賽道,盛莞莞這些“家屬”,找了個舒服的草坪坐了下來。

墨爾本這個賽道位於阿爾伯特湖公園,賽道圍繞著一個巨大的湖泊,由於設置在公園內,四周的風景非常優美。

微風從臉上刮過,盛莞莞聞到了青草香氣,都說墨爾本是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空氣果然清新。

看著寬闊的湖麵,那個荒唐的念頭,再次湧上了腦海,她不禁問站在她身旁的何榮,“你對南非瞭解多少?”

何榮沉吟,“礦產資源豐富。”

“還有呢?”

“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還有呢?”

“艾滋病高發地區,警力太弱、政府……”

隨著何榮越說越多,盛莞莞眼底的震驚也越發濃烈,“你去過南非?”

何榮說,“在跟安蘭之前,在南非混過,早些年,多少有野心的人想在那打下一片江山,可留下來的,隻有真正的強者。”

盛莞莞問,“當年你隻有二十出頭吧,這些年有冇有想過再去?”

何榮笑了笑,他對盛莞莞搖頭,“蛋糕早被分完了,想從彆人手裡搶飯碗,哪有那麼容易?而且太危險了,年紀越大越惜命,子彈不長眼,冇那膽量去拚了。”

“如果現在有塊大蛋糕擺在你眼前,你敢不敢動?”

“……”

何榮看著盛莞莞嚴肅的臉,遲鈍的反應過來,她不是隨便問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