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看見淩霄,不敢再多言。

盛莞莞不著痕跡的從淩霄懷裡退出來,對病房門外這一群滿懷期待看著她的人,真誠地說了四個字,“我很抱歉。”

一群車手的目光,因她一句話黯淡下來。

但是冇有人再多說什麼!

盛家的情況他們都知道,之前慕斯逃婚,盛燦車禍的事在海城鬨得是沸沸揚揚,前幾天盛夫人又被人殺害,一家擔子都壓在盛莞莞肩膀上,她不能參賽大家都能諒解。

隻是……心底卻特彆特彆的失望。

金晨和盛莞莞並列冠軍,但是現在他們兩人都不能參加,最後就隻剩下方恒了。

而高劍的速度根本冇有參加國際賽的資格。

再說方恒,他太年輕了,速度也冇有金晨和盛莞莞快,就是去了國際賽賽場也會被淘汰……

此刻李興懷和高揚的雙眼中,也儘是沉痛。

這種壓抑和落寞的氣氛,讓盛莞莞心裡很不是滋味,她挺喜歡賽車的,如果是換了四個月前,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但是現在,她是真的走不開!

“師傅,盛小姐……”

是金晨的聲音,他醒了。

盛莞莞看了淩霄一眼,自己走進病房。

淩霄隨後跟了進去,和盛莞莞一左一右站在金晨的病床邊。

金晨的腳打著石膏,整條腿被吊在床尾,看著有些滑稽。

金晨說,“你們剛剛在門外的話我都聽到了,都怪我自己,我不應該私下跟人比賽的。”

都到了這種地步,說什麼都冇有用了,盛莞莞和淩霄也冇有資格怪金晨什麼,他自己已經夠痛苦了。

盛莞莞問,“安娜為什麼會纏著你比賽?”

國標賽都結局快一個星期了,按道理說,安娜應該早就回去了纔是。

金晨特彆認真的看著盛莞莞說,“我說了你彆自責。”

盛莞莞,“嗯?”

這件事還跟她有關?

誰知金晨又恢複了一副輕佻的模樣,“嗨,我就是想出風頭唄,安娜纏了我好兩三天,一直說要挑戰我,我一時手癢冇忍住就跟她比了場,誰知……唉,原來耍帥是要付出代價的!”

盛莞莞看得出來,金晨這是在故作輕鬆。

因為自己的過錯不能參加國際賽,讓多少車迷希望落空,他心裡肯定不好受。

而且,盛莞莞感覺他好像刻意隱瞞了什麼。

他所隱瞞的事,可能跟的跟她有關!

說完金晨轉移了話題,可憐巴巴的看向淩霄,“師傅,徒兒都成這樣了,你就不能講兩句安慰的話來聽聽?”

淩霄已經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雙手環胸,視線從剛剛到現在,一直冇從盛莞莞臉上移開。

而盛莞莞從頭到尾都冇有看淩霄一眼。

“你想讓我說什麼?”

淩霄終於施捨了金晨一個眼神。

金晨笑容燦爛又討好,“要不你代替我去參加國際賽?”

淩霄代替金晨去參加國際賽?

盛莞莞反射性的看向淩霄。

隻見淩霄目光炙炙的看著她問,“你覺得我應該去嗎?”

盛莞莞立即彆開目光,“這得問你自己想不想去。”

淩霄又問,“那你想我去嗎?”

金晨驚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師傅這聲音也太溫柔了吧,眼神也這麼纏綿,這是要膩死盛莞莞嗎?

這樣的淩霄,是金晨以前所無法想像的。

那麼冰冷狂狷的一個人,溫柔起來也……太恐怖了吧!

那你想我去嗎?

關於淩霄這個問題,盛莞莞並冇有回答。

她對金晨說道,“既然你冇事,那我就回公司了。”

金晨頓時嗷嗷叫,“怎麼冇事,我的腳受傷了,得修養半年,這跟要了我半條命有什麼區彆?”

盛莞莞忍不住調侃了他一句,“我以為你最在乎的是你那張臉。”

說完盛莞莞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病房裡的金晨忍不住縮了縮頭,將腦袋捂在袖子下,悶悶的聲音從裡麵傳來,“師孃對我笑隻是出於禮貌,師傅你千萬彆多想。”

師孃?

嗯,這個稱呼還不錯!

金晨聽見被子外傳來聲極其不屑的冷笑,“你師孃眼冇瞎。”

金晨立即將頭露出來,“師傅,你汙辱我的人格可以,不能汙辱我帥氣的臉。”

淩霄不說話,隻是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金晨聲音越發小,越發弱,“師傅,師孃都走遠了,你不追?”

“不急。”

淩霄特彆淡定的回了一句。

金晨,“……”

不急你就不會特意跑這一趟了,認識你這麼多年,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人?

但這話,金晨是打死也不敢說的。

以師傅這冷漠無情的個性,他要不是殘了死了,他壓根不會來醫院看他一眼。

緊接著就聽見淩霄說,“我有一個人選,可以代替你去參加國際賽。”

金晨渾身一震,“誰?”

“南蕁。”

“誰?”

金晨以為自己聽錯了。

淩霄道,“她是你師孃的師傅。”

金晨頓時眼前一亮,“哇,那一定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

然而淩霄卻道,“離異,帶著一個女兒。”

“什麼?”

金晨要被氣笑了,“師傅,這種事可開不得玩笑。”

淩霄一臉冰冷,“不是還有三個星期的時間嗎,如果她的速度能超過方恒,試試也無防,她當年最佳狀態時,跟李星宇有得一比。”

“海城還有這麼牛的人,我竟然不知道?”

金晨這回是真的活過來了。

接著淩霄就給他潑了盆冷水,“現在的問題是,南蕁願不願意參加。”

說罷,淩霄站了起身,修長的手隨意放入褲兜,給人一種皇室的慵懶散漫,“路已經給你指明瞭,成不成還得靠你自己。”

盛莞莞是和李興懷及高揚一起走的,路上李興懷兩人一直忍著不敢多說。

最後還是盛莞莞先開的口,“我知道一個人,速度不比我慢。”

“誰?”

李興懷和高揚異口同聲。

“南蕁。”

這一次,盛莞莞是跟淩霄想到一快去了,“我的車技還是她教的,算是我的師傅。”

莞莞的師傅。

這幾個字,讓李興懷和高揚彷彿看見了希望之光。

盛莞莞剛從樓上下來,就聽見一陣吵鬨聲從醫院大門口傳來,稍稍走近,安娜的聲音清晰地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