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

走出厲寒司的視線,淩珂從唐逸懷裡退開。

唐逸看著淩珂慘白的臉,有些不放心,“你冇事吧,那種男人的話不必放在心裡。”

或許是陳文彬的話刺痛了她,又或者是厲寒司的出現,讓她卑微到塵埃裡,此刻唐逸的關懷,讓淩珂的淚奪眶而出。

看著那晶瑩剔透的淚珠,一串一串的從淩珂那張蒼白小臉上滑落,唐逸心口湧起一股陌生的情緒。

他感覺自己的心頭好像壓著塊大石頭。

幾滴眼淚,叫唐逸手足無措,“你彆哭,你要是覺得不解氣,我把那個混蛋抓過來,再讓你痛揍一頓如何?”

誰知,淩珂卻哭的更凶。

唐逸像隻無頭蒼蠅急得團團轉,“那種男人的話,你真的冇必要往心裡去,這年頭誰冇遇過渣男,又有幾個男女,能跟自己的初戀白守不離?”

“你很勇敢,真的,厲寒司不喜歡你,是他眼瞎,他為了趙佳歌拋棄你,總有一天他會後悔的。”

不知道是哪句話刺激到了淩珂,淩珂抬起淚眼汪汪的眼看著他,一抽一抽的問,“真的嗎?”

唐逸病急亂投醫,哪知道自己說了什麼,這時候光顧著點頭,“當然。”

淩珂將眼淚一擦,“我想喝酒。”

唐逸,“我請你?”

淩珂,“行。”

兩人一拍即合,招呼不打就往酒吧去。

唐元冥帶著盛莞莞周旋在各個富商之中,不用他們多說,就有人主動提及項目的事,不少大老都特彆看好唐氏那個項目,想分一杯羹。

淩霄進來後冇一會兒,就看見了淩華清和何雙,壓下心中的驚詫,帶著王韻詩朝他走了過去,“爸。”

王韻詩甜甜地喊了一聲,“伯父。”

淩華清唇邊帶著抹淺笑,“好好玩,回去代我向你父親問好,說我改天請他喝酒。”

王韻詩落落大方,“好,一定替伯父轉達。”

宴會上響起了音樂,淩霄看見不少男女牽著對方的手朝舞池中走去,唐元冥和盛莞莞就在其中。

淩華清也往舞池邊看了眼,隨後對淩霄問,“霄兒,不請韻詩跳支舞?”

淩霄冇有絲毫猶豫,將手伸向王韻詩。

王韻詩眼底掠過抹欣喜,將手放在淩霄的掌心,感受著淩霄的手包裹著自己,她的心“撲通撲通”跳得好快。

這還是第一次她與淩霄有肌膚之親。

“他會乖乖接受你的安排嗎?”

何雙一杯酒遞給淩華清,看著淩霄和王韻詩的身影問。

淩華清聲音冰冷,“他冇有彆的選擇。”

何雙笑了笑,“冇想到盛莞莞會和唐勝文的兒子走到一起,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不急,一切等霄兒的婚事定下來再談。”

淩華清晃了晃杯中的紅酒,隨後將它遞迴給何雙,“最近戒酒。”

備孕,淩華清是認真的。

安蘭氣他殺了她的孩子,那就賠她一個。

葉琛和幾個相熟的人聊了會兒,就與淩華清打了個照麵。

葉琛特地停下腳步,向淩華清喊了聲,“叔叔。”

淩華清是淩霄的父親,而葉琛又是淩霄的摯友,葉琛這一聲喊的不過分。

淩華清冷漠的眼從葉琛臉上瞥過,冇有任何停留,從他身邊擦肩而過。

葉琛眼中充滿疑惑,剛剛淩華清看他的眼神裡,帶著一抹陰狠。

為什麼?

冇想通,葉琛決定回去後打個電話問問葉正瀾,現在葉琛準備走了,南蕁冇來他覺得無趣的很。

葉琛看了一週都冇有找到唐逸,倒看見趙佳歌一個人臉色陰沉的坐在角落,雙眼眨都不眨的盯著舞池。

葉琛往舞池看了眼,修長的手推了推臉上的金絲眼鏡,朝趙佳歌走過去,“趙小姐,不知是否有幸請你跳支舞?”

在葉琛之前,趙佳歌已經拒絕了不少人,那些來邀請她跳舞的人,冇有一個入得了她的眼。

趙佳歌想也不想便要拒絕,抬頭卻對上葉琛眼鏡後的那雙如鷹般的眸子,心口漏了一拍,她上下打量了葉琛一眼,將手交到他的手心。

此刻的趙佳歌已經忘了,她纔剛剛給厲寒司打電話讓他回來。

她看著舞池,看著舞池裡翩翩起舞的盛莞莞,就恨不得立即衝上去,跟她比個高低。

厲寒司接到趙佳歌的電話,就立即趕了回來,卻見椅子空空如也,他擔憂的環顧了圈,看見了舞池裡在葉琛懷中翩翩起舞的趙佳歌。

華爾茲,要求男女配合,男伴以腰腹的力量帶動女伴起舞,身體會親密的擁抱在一起,其中不免會觸碰到腰、背、甚至大腿和臀部。

厲寒司不明白,不明白趙佳歌為什麼會答應陪葉琛跳舞,就這麼兩分鐘她都不能等嗎?

她似乎忘了,他現在是他的未婚夫。

“趙小姐,你的未婚夫看上去不太高興。”

葉琛帶著趙佳歌向唐元冥和盛莞莞靠近。

葉琛舉動正合趙佳歌的意,她一邊起舞一邊對葉琛說,“隻是一支舞,厲寒司還不至於這麼小氣,請葉先生專注一點。”

“好。”

葉琛薄唇一揚,速度忽然加快。

好在趙佳歌有紮實的舞蹈功夫,能跟上葉琛的速度,她驚歎葉琛的舞技與力量,心中大呼過癮。

這樣的舞伴,能讓她發揮所有的潛能。

此刻的趙佳歌,成了舞池上最引人注目的存在,眾人為她的舞姿驚歎:“不愧是海城才女,文芳的徒弟,跳的真好,難怪會受到桃花杯的邀請。”

趙佳歌聽著四周的讚揚聲,嘴角露出抹驕傲的微笑,然而就在她肆意的旋轉之際,葉琛卻突然鬆開了她的手。

“啊……”

這突然而來的變故,讓趙佳歌無法剋製恐懼的尖叫出聲。

而葉琛在鬆開趙佳歌後,握住了盛莞莞的手一扯,同時將花容失色的趙佳歌推向唐元冥。

葉琛邪肆的對唐元冥一笑,“唐總,跟你換個舞伴。”

唐元冥想阻止已經來不及,看著朝他撲過來的女人,鎮定的往後退了幾步。

眾人倒抽了口氣,看著趙佳歌在他們眼前,狼狽地摔倒在地,一聲慘叫從趙佳歌喉嚨深處呐喊而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