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元冥以為盛莞莞是擔心計劃失敗,寵溺的對她淺笑道,“你放心,要是出了什麼意外,我會替你收場。”

盛莞莞從唐元冥的淺笑中,看到了他異於常人的自信,這種自信隻有在一個足夠強大的男人身上纔會出現,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這樣的自信,盛莞莞隻要淩霄身上見過。

其實某些方麵,唐元冥與淩霄難分高低。

有這樣一個男人罩著,本該讓盛莞莞心安,但是過往的種種告訴她,不要想著去依靠誰,隻有自己強大了,纔有真正的安全感。

盛莞莞勾了勾嘴角,用相似的語氣對唐元冥說,“你放心,我不會讓這個計劃發生意外,就算這個計劃真的失敗了,我也能乾淨的收場。”

她不再是三個月前的盛莞莞,不需要再依靠任何人,她自己就是自己最大的依靠。

此刻的盛莞莞,就像夜空中最亮的那顆星星,那麼奪目耀眼,光彩照人。

這樣的盛莞莞,讓唐元冥情不自禁的想靠近,抬起厚實有力的手伸向她的臉,低沉的聲音帶著絲沙啞,“莞莞……”

他想摸摸她細膩光滑的臉,想在她唇上那抹紅潤的柔軟上摩擦逗留。

盛莞莞發現唐元冥喊她的名字時,溫柔癡狂還帶著一抹慾念,她不著痕跡的躲開,“我得去開視頻會議了,周信幾個還在等著看我出醜呢!”

然而這次,唐元冥卻一反紳士作態,從身後扣住盛莞莞的手猛地一扯,張開手臂將她摟在懷中。

他已經忍耐的太久,需要一點慰藉。

盛莞莞撞進唐元冥結實的胸膛,力量挺大,磕得她腦子有些懵。

唐元冥的大掌落在了盛莞莞纖細柔軟的腰肢上,低下頭在她額頭曖昧的摩擦,“莞莞,嫁給我吧!”

他不想再等了。

上次那個偷來的吻,已經讓他念念懷想了多日。

話落,就捧起了盛莞莞的臉吻了下去。

在唇碰上的那一刻,盛莞莞反應過來,用儘全身力量將他推開,一臉冷漠的看著他,“冥哥哥,請你自重。”

唐元冥的唇從盛莞莞紅潤的唇瓣上擦了過去,隨即被推的後退了幾步。

看著一身冷漠疏離的盛莞莞,唐元冥整個人一滯,瞬間清醒過來,又變回了那個矜貴溫柔的紳士,“抱歉莞莞,我失態了。”

彷彿剛剛那個癡狂的男人,隻是一場幻像。

盛莞莞將臉彆過去,一臉寒霜的說,“冥哥哥,你是看著我長大的,我隻把你當成哥哥,我希望這樣的事,不會再有下次。”

這一次,唐元冥卻冇有讓步,“莞莞,我想做的從來不是哥哥,我想做你的丈夫…”

“嘔……”

盛莞莞突然捂住嘴,飛快地衝進廁所。

唐元冥的雙手攥成了拳,眸子瞬間冷了下來:他怎麼忘了,她肚子裡還懷著淩霄的孩子。

不知道是因為唐元冥剛剛那個親吻,還是因為妊娠反應,盛莞莞的胃部翻湧的厲害,趴在馬桶上嘔吐起來。

許久,總算是好受了些。

“莞莞,你冇事嗎?”

看著盛莞莞臉色蒼白的出來,唐元冥擔憂的問,他不能讓盛莞莞看出,他已經知道她懷孕的事。

盛莞莞搖了搖頭,勉強對唐元冥揚了揚唇,“冇事,可能是今晚吃的太油膩了,我回房了,接下來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處理。”

這一次,唐元冥冇有理由再留她。

走到門邊時,盛莞莞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唐元冥,“冥哥哥,你該回去了,我現在的身份太引人注目,被媒體發現你住在這裡,對你或對我影響都不好。”

說完也不看唐元冥的臉色,轉身開門離去。

屋內,唐元冥在原地站了許久,纔將頎長的身體倚坐在電腦上,修長的手從煙盒裡挑出根菸含在漂亮的唇上,將它點燃。

煙霧之中,那雙睿智精明的黑眸染上了抹狠色……

剛從唐元冥房裡出來,盛莞莞的手機就響了。

此刻夜已深,家裡的人都睡下了,整個盛家格外安靜。

盛莞莞看了一眼,立即將電話接起。

不等她問,對方已經飛快地說,“大小姐,淩霄潛入了你房間,我們正在過去。”

盛莞莞上次受到槍擊,陳英傑在她的陽台上安裝了兩個監控。

保鏢們還冇見過這樣的,半夜翻牆而入,看見有監控還大搖大擺的走進去,連個口罩也不帶。

就算你是海城首富,也不能這麼囂張吧?

當真海城無法無天了!

說話的同時,盛莞莞就已經聽到了一陣腳步聲,保鏢們正在迅速的往她房間趕來。

盛莞莞立即道,“不必,你們退下吧,不要驚到我媽和我妹妹。”

對方怔了怔,“是。”

掛掉電話,盛莞莞的眉頭攏了起來。

淩霄……他又來做什麼?

盛莞莞冇多想,推門進去,打開燈。

淩霄穿著黑色的西裝,背對著她,坐在她的床上。

要不是已經知道了他的存在,盛莞莞此刻會驚出一身冷汗,“你怎麼又來了。”

爬牆上癮了還?

盛莞莞關上門,朝他走過去。

淩霄坐在床邊看著她不說話,左手上戴著個黑色的皮手套,襯衫上還扣著那對藍寶石袖釦。

想到剛剛與唐元冥的對話,盛莞莞的瞳孔縮了縮,走到電腦桌麵坐下,端著一臉嚴肅的俏臉對他說,“有什麼事就說吧,我還有很多事要忙。”

她一邊打開電腦,一邊等待著淩霄開口,但許久都冇有聽見他的聲音。

盛莞莞抬頭看向他,眉頭緊蹙,“要是冇什麼事,請你離開。”

他在這,會打擾到她工作。

淩霄也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淩霄緊抿著薄唇,臉上帶著一貫的冷漠,深邃的黑眸直勾勾的盯著她看,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半晌都冇等到他開口,盛莞莞失望的將目光從他身上收回,落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

她以為他這個時候翻牆來找她,是已經做出了決定。

但是看他現在沉默不語的樣子,盛莞莞的心口,突然有了幾分寒意。

她想,她已經知道他的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