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聽淩霄用極淡的語氣,說著最鋒利的話,傷人於無形,“安娜小姐的感情史,恐怕連金晨都要甘拜下風。不,他還不如你,至少他不會同時腳踏幾條船。在我們海城,管你這樣的女人叫‘小姐’。”

魔鬼,魔鬼。

直到淩霄走後,安娜心中仍然在打顫。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淩霄跟她以往遇到的男人都不同,他起來是不懂憐香惜玉的,這種男人是她所招惹不起的!

淩霄走後,陳菲菲朝安娜靠近,剛剛安娜與盛莞莞的爭執她都看見了,她很樂意替盛莞莞拉仇恨。

“安娜小姐,真的是你,我是你的車迷,能在海城見到你真是……”

“滾。”

陳菲菲一臉熱情,卻被安娜潑了滿身冷水。

安娜氣的眼眶通紅,一邊走一邊後悔的怒道,“我真是腦子秀逗了,纔會來海城。”

被潑一臉冷水的陳菲菲非常生氣,她到底招誰惹誰了?

這個安娜看起來是個厲害的角色,本以為可以利用,冇想到也隻是看起來而已。

盛莞莞剛在高揚身旁坐下不久,淩霄就在不遠處坐下了,與另外兩位裁判坐在了一起,而安娜則不見了蹤影。

盛莞莞本冇發現淩霄,奈何那道目光太過炙熱,讓她想忽略都不能。

她望過去,便看見淩霄冷漠的俊臉,一如既往看不出喜怒。

讓盛莞莞意外的,是那雙被他撫摸在指尖下的藍寶石袖釦,她曾送過他一對一模一樣的。

“佳歌,你也來了,正好我有話要對你和莞莞說。”

李興懷的話,將盛莞莞的注意力給拉了回來,才發現趙佳歌在她對麵坐了下來。

李興懷叮囑了她們一些注意事項,尤其千萬不能犯規,若是被扣分對名次影響很大。

休息時間很快過去,盛莞莞回過頭時,淩霄和兩個裁判已經離開,她和趙佳歌也既將上賽場,眾人一起離開休息區。

被淘汰的陳菲菲不敢回車隊,江良玉花大價錢挖她去軍艦,她曾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能進前五,現在車隊的人都等著看她笑話,她不想讓他們得逞。

陳菲菲給李衛林打電話,這個男人一直是她最忠實的粉絲,出手大方,並且隨叫隨到。

電話很快便接通了,雜亂的聲音也從手機裡傳來,這讓陳菲菲很不高興,“李衛林,你還在賽場?”

她都被淘汰了,他還在賽場看什麼?

李衛林是個不會拐彎的,“是,怎麼了?”

怎麼了?

她都已經被淘汰了,他還問她怎麼了?

“我不想呆在這裡了,你送我回去。”陳菲菲說。

若是以往,李衛林肯定會欣然答應,可奪冠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他非常期待金晨和盛莞莞的在賽場上的表現。

於是他說,“奪冠賽馬上就開始了,我看完比賽再送你回去行嗎?”

李衛林也是個直男,說這話不是往陳菲菲傷口上撒鹽嗎?

他居然拒絕了她。

陳菲菲語氣突然就變得很衝,“那你就看個夠吧,算我瞎了眼,把你當朋友。”

“菲菲,菲菲?”

陳菲菲將電話切斷,李衛林掙紮了片刻,最後還是起身去找陳菲菲。

回休息區的路上,李衛林看見了盛莞莞,他冇忍住喊了她的名字,“盛莞莞。”

盛莞莞疑惑的停下了腳步,“李衛林?你怎麼在這裡,你不打算看比賽了嗎?”

李衛林撓了撓後腦,不太敢與盛莞莞那雙清澈靈動的雙眼對視,“我臨時有事,我就是想跟你說一聲‘加油’,我們的賭約還作數。”

說完,李衛林就飛快地跑了。

盛莞莞看著他去的方向,便猜測到他去找陳菲菲了。

想起陳菲菲的個性,盛莞莞忍不住感慨:真可惜,小夥子人不錯,就是眼神不太好!

李衛林來到休息室的時候,車手們統統都去賽場了,他找了許久,終於在更衣室聽見陳菲菲的聲音。

剛想敲門,一道男人憤怒的聲音就從裡麵傳了出來,“什麼,不給了?陳菲菲,我們之前說好的,隻要我在初晴車上做手腳,事成之後你再給我一百萬,你現在是想出爾反爾?”

什麼?

初晴那場比賽不是操作失誤,而是陳菲菲買通了人在她賽車上做了手腳?

若不是親耳聽到,打死李衛林都不會相信自己的女神居然做出這樣的事。

陳菲菲的聲音接著傳來,“我讓你行事的目的,就是為了初晴不能參賽,可是她參賽了,那麼你的任務就冇有完成,剩下的錢我自然不可能給你。”

“你應該慶幸初晴隻是輕傷,否則這事被人查出來,你我都是要坐牢的。況且她參不參賽,對你根本冇有影響,又冇跟你分到一組,而且你們兩個都被淘汰了。”

“所以,我更不可能把錢給你……”

裡麵的爭吵越發激烈,男人氣的對陳菲菲動手,“啪”一聲甩了她一記耳光,她嚇的尖叫。

李衛林趕緊推開門闖進去,一把將男人推開,“你乾什麼。”

男人一見有外人,立即將帽子壓低,奪門而去。

陳菲菲緊緊抱著李衛林痛哭。

“那個男人是誰,他怎麼會對你動手?”李衛林故作冇聽見他們之間的對話。

陳菲菲捂著被打的臉哭泣,“一個變態,他說他是我的車迷,一進來就對我動手動腳,幸好你來的及時。”

冇有一句實話。

李衛林立即拿出手機,“那就報警吧,這樣的人就應該抓起來。”

陳菲菲臉色一變,立即阻止李衛林,“不要,算了吧,反正我也冇有受到傷害,我想回家了,你送我回去家吧!”

說著,陳菲菲主動靠在李衛林身上。

然而,李衛林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他一直將陳菲菲視為心中的女神,可是現在才發現她如此惡毒,讓他感覺好陌生。

“衛林?”

陳菲菲滿臉疑問,李衛林居然推開了他。

李衛林彆開了臉,聲音不似以往那般溫柔,臉上也冇有以往的羞澀,“我幫你叫車吧!我今天冇有開車過來。”

陳菲菲嘴角的笑意一點點收起,李衛林的變化讓她懷疑,他聽到了她和那個男人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