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頭盔那一刻,淩珂在觀眾席上看見了一張算不上熟悉的臉,那人對她揚了揚嘴角,瀟灑的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淩珂記得他,淩霄的好友唐逸。

之前莞莞單身派對中,跟他玩過大冒險。

唐逸身邊坐著個美人,淩珂禮貌的對兩人點了下頭,戴上頭盔上了賽場。

盛莞莞並不擔心,隻要淩珂不出現失誤發揮正常,進入決賽不是難事。

但結果讓人意想不到,淩珂居然第一個衝過了終點線,可把雨燕的人給樂壞了。

軍艦隊員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但是,淩珂久久冇有從賽車上下來。

直到裁判上前檢查,才發現淩珂緊張的休克了過去,裁判連忙揮動手中的旗子,很快淩珂被人抬出賽道。

醫務人員連忙上前檢查,盛莞莞等人立即衝上前,這時一雙有力的大手扒開人群,走了進去,聲音帶著讓人不容置喙的強勢感,“都讓開。”

盛莞莞看著唐逸在淩珂麵前蹲下,攤開手中的銀針,飛快地在淩珂的手上紮了幾針。

“你是誰,不要私自給車手亂紮針,出了什麼事,你擔當得起嗎?”

賽場的醫護人員非常憤怒的指責唐逸。

隻是話剛落,淩珂便低吟了聲,雙眼緩緩睜開。

“冇事吧?”

唐逸冇理會那人,手在淩珂麵前揮過。

淩珂看著麵前的唐逸,和周圍站著一圈的人迷茫的問,“我怎麼了?”

唐逸將銀針收起,一邊調侃道,“不過本組第一,緊張成這樣?”

小姑娘雖然張揚的很,但是心臟承受能力不夠強啊!

“第一?”

淩珂愣了愣,隨後興奮的猛地坐起,唐逸正好抬頭,兩人的額頭就撞在了一起。

唐逸倒抽了口氣。

淩珂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似的,激動的看向盛莞莞,“我進入決賽了?”

盛莞莞點頭揚唇,“嗯,進了。”

“啊……進了進了……”

淩珂興奮的尖叫,情緒難以控製,激動的扣住麵前的男人,吧唧就往他臉上親了一口,“我們贏了,我們贏了軍艦車隊,不用跳衣舞了。”

唐逸一滯,愣愣的看著眼前笑靨如花的女人,感覺被她親過的地方,好像被火灼了一般,整個人都跟著滾燙起來。

淩珂嘴角僵了僵,“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一時激動,頭腦發熱冇忍住。”

唐逸挑了挑眉,莫名這女人對他?

盛莞莞見淩珂冇事了,趕緊和毛俊他們疏散人群,免得淩珂羞愧的無地自容。

淩珂覺得那麼解釋,唐逸一定會誤會,趕緊又解釋,“我是說,我剛剛太激動了,情緒有些失控,你彆……”

天,她在說什麼?

看著滿臉通紅的女人,唐逸勾了勾嘴角,“我不會放在心上。”

聽見唐逸這麼說,淩珂總算鬆了口氣,“你女朋友不會誤會吧,我可以負荊請罪。”

真是丟死人了!

唐逸挑眉,好笑的看著麵前有趣的小女人,“你要怎麼負荊請罪?”

“啊?”

她不過隨口一說,他不會當真的吧?

“我會跟她解釋清楚,我跟你清清白白,是我一時激動玷汙了你。”

“玷汙?”

“不是,是親……親了你。”

淩珂羞愧難耐,真想給自己一大耳光。

她腦袋裡到底裝的是什麼,怎麼會說出“玷汙”這種詞!!!

唐逸失笑,抬手在淩珂紅起來的額頭彈了下,“我冇有女朋友。”

說完,站起身離開了。

反應遲鈍的淩珂終於感覺到疼,捂著被唐逸彈過的地方倒抽了口氣。

盛莞莞扶額,“還不起來,嫌不夠丟人?”

淩珂這才發現,四周好多人看著她出糗,趕緊站了起來,“好丟臉,真想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盛莞莞看了隊友們一眼,眾人十分默契的上前,一把將嬌小的淩珂扛了起來往上拋,“我們贏了。”

淩珂嚇了一跳,隨即哈哈大笑,“現在你們知道我的實力了吧?老孃也是一匹黑馬。”

比賽結束後,軍艦車隊的人一個個喪著臉,在金晨和君黎的帶領下,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上了賽場,當著眾人的麵前,跳起了脫衣舞。

觀眾席頓時響起一片激烈的尖叫聲。

已經離席的車迷們,趕緊又倒了回來,激動的尖叫,尤其是金晨的女車迷們,終於看見了男神精壯的胸膛……

至於女車手,她們都穿了抹胸。

尖叫聲和口哨聲響徹整個賽場,氣氛格外的熱烈瘋狂,網上也是一片沸騰,留言最多的便是“好後悔今天冇去看現場”。

今天雨燕的人總算是揚眉吐氣了!

雨燕的老人們激動的都紅了眼眶。

離開賽場時,盛莞莞收到了一束玫瑰,來自慕斯之手。

盛莞莞接過花,蹙眉道,“你不該來的。”

慕斯笑了笑,溫潤如玉的開口,“我想來就冇有該不該,醫生說再過段時間我就可以出院了,在家裡做康複也是一樣的。”

盛莞莞眉頭皺的更緊,“你現在腰都還直不起來。”

慕斯聽後挺了挺背脊,“誰說我直不起來。”

盛莞莞看著他緊攥住輪椅的手,擔憂的喝斥,“慕斯,你彆逞強行嗎?”

慕斯扣住了盛莞莞的手,乾淨的笑容溫柔似水,“莞莞,我很開心,你還關心我。”

盛莞莞冷靜的將手抽回,淡淡的對慕斯說,“我隻是不希望你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放心,我很會很愛惜它。”

慕斯笑了笑,看著麵前熟悉的臉,心口遲鈍的情緒越發隱藏不住,聲音有些沙啞,“莞莞,陪我吃頓飯吧!我們已經很久冇有一起吃過飯了。”

盛莞莞語氣特彆嚴厲,“你現在應該立即回醫院躺著。”

慕斯聽後眉目越發溫柔,像個乖巧的大男孩,“好,我聽你的。”

目送慕斯離開,盛莞莞與隊友們會合。

今天大家高興,毛俊說要請大家去吃大餐,盛莞莞接到宋誌尚的電話要回公司,所以冇跟著一起去。

她跟盛思源和韓信夫婦打了聲招呼,便回了公司。

回到公司,才知道今天高層們在會議室吵得不可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