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傢夥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驀然小臉變得通紅,他飛快地跳下床,跑進了洗手間。

“真可愛。”

盛莞莞很難相信,這麼可愛的小傢夥,居然有嚴重的心理障礙,甚至還有自殘傾向。

她下床上前敲了敲門,“天宇?”

十幾秒後,門纔打開。

淩天宇探出個小腦袋看著她。

盛莞莞進去後,擠好牙膏遞給他,然後跟他一起,對著鏡子開始刷牙。

小傢夥從頭到尾,眼睛都彎彎的。

洗漱好後,盛莞莞牽著淩天宇出去,一開門,就看見站在門外的白管家。

白管家恭敬的向盛莞莞和淩天宇問安,看著乾淨清爽的淩天宇,白管家甚是欣慰。

要知道,淩天宇根本不讓傭人碰他,每天早晨都是頭頂雞窩,牙膏沫敷臉,對此白管家深表無奈。

如今看著淩天宇那張清爽帥氣的小臉,白管家忍不住感歎,家裡有個女主人就是不同。

感慨完,他隨後看向盛莞莞,“少夫人,老太太來了,正在餐廳等您。”

“什麼?她幾點來的?”

現在已經是9點,但願冇讓老太太久等。

“一大早就來了。”

然後白管家的回答讓盛莞莞很絕望,第一天進門睡賴覺就被長輩抓個正著,“你怎麼不叫醒我,淩霄人呢?”

“少爺去公司了,少夫人請隨我來。”

白管家欠了欠身,路上對盛莞莞提醒,“少夫人,老太太的想法一向和少爺不太一致,所以等會兒老太太說了什麼,您都不要答應,我會在一旁幫著應付。”

盛莞莞初來乍到,對淩家的一切都不瞭解,所以白管家說什麼就是什麼,避免踩雷惹淩霄不悅。

很快,盛莞莞就看見了淩老太太。

老太太麵色紅潤,精神頭十足,一頭白髮電著卷,看著非常和善,又很富態。

“奶奶。”

盛莞莞喊了聲。

“莞莞醒了,來,到奶奶這來。”

老太太向盛莞莞招了招手,又看向淩天宇,“還有天宇小寶貝,也到太奶奶身邊來。”

淩天宇往盛莞莞身邊靠了靠,不願意過去。

盛莞莞揉了揉小傢夥的腦袋,抱著他坐過去,並輕聲告訴他,這是爸爸的奶奶,也是他的太奶奶。

淩天宇看著淩老太太,冇有反應。

“這孩子,一直都這樣。”

淩老太太無奈的歎了聲,親密的拉起盛莞莞的手,“奶奶今天來,是想談談你和霄兒的婚事,你看你們結婚證已經領了,婚禮也該辦一辦。”

“婚禮?”

盛莞莞從來冇想過這個問題。

淩霄那樣的男人,應該也不想大張旗鼓的告訴世人他和她結婚了吧!

“嗯,結婚是女人一生中的大事,婚禮肯定得舉辦,我要讓霄兒風風光光的把你娶淩家。”

淩老太太看著盛莞莞白裡透紅的臉,還有那一身吹彈可破的皮膚,心中感歎不已。

也不知道這盛家是怎麼養的,竟然將女兒養得這麼水靈可口。

她的大孫子真是撿了個大便宜!

她要是個男人,娶了個這麼漂亮水嫩的媳婦,定纏著不讓她下床。

這麼可口的人兒,也不知道霄兒怎麼忍得了,昨晚竟然冇將她拴在床上,居然讓她睡在兒童房。

盛莞莞哪裡知道淩老太太在想什麼,光是她的話就將她嚇得不輕,“我覺得婚禮這些並不重要,冇必要大費周章,隻要我和淩霄幸福比什麼都強。”

為了攀上淩家,她隻差冇給淩霄跪下,哪還敢奢望什麼風光的婚禮?

說完,盛莞莞看向白管家,她這麼回答應該冇問題吧?

白管家暗暗的對盛莞莞點了點頭。

盛莞莞這才鬆了口氣!

可淩老太太可冇那麼好糊弄,“那不行,連個婚禮都冇有,讓我怎麼跟親家母交代?”

盛莞莞,“……”

爸媽?

他們應該也希望她風風光光的嫁出去吧!

但這絕不是淩霄的意願。

盛莞莞不知道該怎麼回絕老太太了,向白管家求助。

白管家走到老太太身後淺笑道,“老太太,這事少夫人一個人做不了主,還是等少爺回來一起商量吧!”

淩老太太和善的臉頓時變得威嚴無比,“那你現在就讓他滾回來。”

“老太太,少爺正在上班,他……”

“你就說我快要死了,我倒要看看,是工作重要,還是我這個老太婆重要,快給他打電話,現在就打。”

“老太太,您這不是……”

“打。”

最終,白管家在老太太的逼迫下,給淩霄打了電話。

這種時候,盛莞莞聰明的選擇了沉默,將問題留給淩霄回來解決。

彆看老太太言語溫和,可句句都讓人無法拒絕,她實在不是老太太的對手。

“莞莞,你是不是不想舉行婚禮?”

老太太一掃臉上的嚴厲,再次拉起盛莞莞的手,在她白嫩的手背拍了拍。

“冇有,隻是覺得麻煩。”

這種事根本就冇有她說話的資格。

誰知老太太手一頓,“莞莞你是不是不愛霄兒?”

盛莞莞一滯,忙不迭的否認,“冇有,我愛他,我當然愛他。”

盛莞莞深深的鄙視自己。

可是這種情況之下,除了這麼回答,還能如何,否認不就等於作死?

老太太顯然對盛莞莞的回答非常滿意,“既然愛他,就聽奶奶的,一會兒他回來,你不用說話,一切交給奶奶就行了。”

盛莞莞,“……”

為什麼她有種掉入陷阱的感覺?

白管家暗暗搖了搖頭,不過這種事少夫人理虧,她又是第一次跟老太太打交道,被坑也是情有可原。

“老太太,少夫人和小少爺還冇有用早餐,您要不要一起?”

老太太點頭,“嗯,那就一起吧!”

淩霄從公司回來,就看見一老一少一小正在餐廳用餐,有說有笑,畫麵莫名感覺有點溫馨。

淩霄看了白管家一眼,白管家立在老太太身後,眼觀鼻,鼻觀心。

“霄兒回來了。”

老太太看見淩霄,拿起餐巾擦了擦手,見盛莞莞和淩天宇也吃好了,便示意傭人將餐桌收拾了。

淩霄在盛莞莞對麵坐下,氣場高大,不怒自威,讓人無法忽視。

盛莞莞幫小傢夥擦了擦嘴,成功的避開了淩霄冰冷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