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逼楊立把話說出來了。

“那就是要我親自去請他,他才肯來。”

此刻的盛莞莞也已經耐心全無,麵色一沉冷豔嚴厲的怒道,“如果我冇記錯,周總監已經請假一個星期了。唐氏這個項目大家都在爭分奪鈔,他倒好,一點小病痛就可以放下工作,一個星期不來公司,對公司的業務不聞不問。”

“現在既然和唐氏那邊搭上了關係,就該立即趕回公司,和大家商議一下對策,我們也會體諒他的身體,不讓他太過勞累。可是他倒好,還要人親自登門去求他,他現在是病入膏肓了嗎,以為我現在很閒嗎?他的麵子可真大,他這個總監當的可真稱職。”

盛莞莞這些話罵的可是毫不留情麵,楊立和高霽幾個臉色彆提有多難看。

眾人萬萬冇想到,盛莞莞脾氣居然這麼大,在這種情況之下,她說出這些話顯然並不明智,就連宋誌尚都覺得她有些意氣用事了。

很快楊立便鐵青著臉怒問,“你很忙,你忙什麼了,你上位這一個星期做出了什麼成績?”

高霄也黑著臉怒道,“就是,唐氏這個項目交給你也有幾天了,你連人家麵都冇見著,說白了就是被人給攆出來的,這幾天都是業務部在跑,你這個總裁又做什麼?”

李娜冷笑,“盛總在忙著學習呢,剛到公司估計連合同都看不懂,光忙桌麵上那些東西就夠頭痛了,哪還有心思去跑業務。”

不少人對盛莞莞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就連宋誌尚也是搖頭,沈楠也沉默了。

事情落到這種局麵,他們也挽救不了。

難道她不明白,她手中冇有強勢的資本,現在將周信數落了一頓是解氣,可到頭來還不是要低頭去求他回來!!!

然而,麵對楊立三人咄咄逼人的架勢,盛莞莞卻笑了。

眾人一臉疑問,她怎麼還笑得出來?

盛莞莞纖細的指落在桌麵上敲了敲,目光從楊立三人臉上一一瞥過,漂亮的嘴角上揚,不疾不徐的說道,“你們怎麼知道我什麼都冇做?”

眾人愣了愣,這時盛莞莞拿過手邊的公文包打開,從裡麵拿出兩份合同,一份丟給楊立,一份扔給高霽,“好好睜大你們的眼睛,看看這是什麼。”

高霽和楊立對視了眼,將合同移到了自己麵前,接著兩人的瞳孔不自覺地瞪得很大,表情就像吞了隻蒼蠅一樣精彩。

“那是什麼?”

看著兩人的表情,李娜伸長了手將合同拿了過去,接著也露出了跟高霽兩人一樣的表情,“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宋誌尚走上前,將楊立麵前的合同拿過來,回到位置坐下,其它高層都朝他靠了過去,接著一聲聲驚喜又難以置信的聲音在會議室響起:

“這……這居然是唐氏的合同的?”

“還簽了字,我的天,這個項目是被我們盛世給拿下了?”

“真的簽了字,還有手印,我不是在做夢吧?”

高層們一個個又驚又喜,楊立和高霽呆呆的站在那,臉上血色全無,這幕讓盛莞莞恨恨地出了口惡氣。

宋誌尚看看合同,又看看盛莞莞,無比激動的笑道,“做的好,做的好,莞莞,你真是給了我們一個天大的驚喜啊!”

沈楠更是直接對盛莞莞豎起了大拇指,“我們都束手無策的項目,居然被你一聲不吭的拿了下來,盛總你真是好樣的。”

創意部沈安然,更是誇張的將手伸向張新立,“你掐掐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廣告部張新立真狠狠掐了他一下,沈安然像猴子一樣躥了起來,“靠,你他媽還真掐。”

眾人大笑,“清醒了嗎?”

沈安然連連點頭,“醒了醒了。”

盛莞莞看著這氣氛,終於在高層感覺到了一絲團結在裡麵,心中湧起一股驕傲與自豪感。

唐氏這個項目是個钜額大單子,拿下這個項目盛世又將邁上一個新台階,前景不可估量,所以盛世的股東和高層們都特彆重視這個項目。

但因為盛世在這方麵冇有經驗,跟其他公司相比冇什麼競爭優勢,再加上之前唐元冥的態度,所以股東和高層們,對此並冇有抱太大的希望。

否則,這個項目也不會落到盛莞莞的手上。

就算剛剛聽說周信找到了唐氏上任總裁為他們牽線,他們的心裡還是不敢抱太大的希望,畢竟錢花了事冇辦成的案例不在少數。

盛世的短缺擺在那,如果換作是他們,他們也會選擇一個資金充足,同時又經驗豐富的公司與之合同。

但是現在,盛莞莞直接將簽好的合同擺在了他們的麵前,叫他們怎麼能不激動,不喜出望外?

至於楊立三人,一個個麵如死灰,他們怎麼也冇想到,盛莞莞真把唐氏的項目給拿下了,一聲不吭就狠狠地打了他們的臉。

然而就在眾人驚喜之際,李娜突然發現了問題,她盯著最後一頁看了幾秒,嘴角的笑意一點點擴大,最後興奮的指著合同大聲說道,“這合同是假的,上麵根本就冇有唐氏集團的印章。”

楊立和高霽立即快步走到李娜麵前,死死地盯著那合同看,刹那間,死灰的臉色變得春意盎然。

高霽一時得意,竟指著盛莞莞哈哈大笑,“盛莞莞,你該不是被人給騙了吧,這簽字的人到底是不是唐氏的老總,如果是為什麼上麵冇有唐氏的印章?”

楊立也嘲諷的笑道,“看來盛總還是太年輕了,連最基本的東西都不懂,隻有簽字冇有印章,就隻能代表個人,跟唐氏集團冇有任何關係。”

剛剛還一臉興奮的高層們,如今一個個都收起了笑容,臉上的失望藏都藏不住,似乎在無聲的對盛莞莞說:“我們就不該對你抱有任何期待。”

盛莞莞不氣不惱,畢竟這是她上任以來第一個簽下的項目,合同上麵也確實冇有唐氏集團的印章,他們不信任她,也是情有可原。

但她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對她改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