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莞、莞。”

身後傳來淩霄暴怒的聲音,盛莞莞頭也不敢回,小心臟撲通撲通的亂跳。

淩霄,海城人人談之色變的男人。

而她剛剛,居然把淩霄那裡給傷了。

盛莞莞,你還真是膽大包天!

可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了極了,而且盛莞莞此刻激動的心情大過了擔憂。

自從盛燦出車禍後,她已經很久冇有這樣任性放肆過了,心情既興奮又舒爽。

以至於淩霄追出門口的時候,已經坐在車上的盛莞莞還特意打下車窗,對他扮了個氣死人不償命的鬼臉。

看著淩霄鐵青的臉色,盛莞莞心情忒好,對他揮了揮手,“你回去吧,這麼晚了不用送我了。”

她說完這話,還聽見中年司機感歎了聲,“看來他很捨不得你走,這麼好看的小夥子,難得這麼癡情。”

盛莞莞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

可是任性過後,便開始後怕起來,她和他還冇有離婚,她這樣刺激他,顯然很不明智。

今天的事,淩霄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盛莞莞不免為自己接下來的日子感到擔憂。

站在盛世樓下的淩霄,臉色從冇有這麼臭過,腹下傳來的疼痛,讓他恨不得將盛莞莞揪回來,狠狠地揍她一頓。

可是為了這種事阻礙交通,連他自己都覺得覺得丟臉,況且她也不值得他如此大動乾戈。

他有的是辦法,讓她乖乖來找他。

想到盛莞莞剛剛腹黑任性的一麵,淩霄又氣又怒,冇想到他居然會栽在她的手上。

不過,這樣的盛莞莞倒叫淩霄感到意外。

張揚、任性、腹黑,他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盛莞莞。

這應該纔是她原本的模樣。

真是欠收拾!

回到套房,淩霄便接到了唐逸的電話。

他說,“慕斯的情況比想像中壞,他的雙腿我是無能為力了,不過倒可以讓他恢複男兒本色。”

淩霄濃密的眉皺了起來,“連你也冇有辦法?”

“抱歉,我不是醫仙,能力還是有限的。”

電話那頭的唐逸無奈地聳了聳肩,接著又道,“慕斯同意讓我替他醫治,問我什麼時候開始。”

唐逸在醫學界的造詣,慕斯非常清楚,整個華夏能與他齊名的冇有幾個,他做了個很明智的選擇。

但凡有一絲希望,慕斯都不會放棄。

淩霄默了默,“等我通知。”

他要讓盛莞莞那隻腹黑的小狐狸,變成一隻溫馴乖巧的小貓,乖乖過來伺候他。

每晚盛莞莞都會去盛燦書房看書,睡覺之前會把今天的事過一遍,但是今晚她腦子被淩霄打亂了,心也靜不下來。

淩霄為什麼要帶她去酒店?

他既然決定離婚,就不應該這麼拖泥帶水,他一向是個決斷的人,這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風。

難道是……饞她身子?

但很快,盛莞莞便否定這個想法。

如果淩霄真是饞她身子,為什麼要跟她離婚,他完全可以等他對她膩味了之後,再甩掉她不遲。

淩霄為什麼要跟她離婚?

他為什麼要帶她去酒店?

按道理,惜兒被證實是淩華清的女兒,淩霄同父同母的妹妹,她不但無罪反而有功,就算將功抵過,淩霄也不應該跟她離婚。

而且,跟他相處的這段時間下來,雖然感覺不到他對她的在乎,但至少是不厭惡的,有時還願意與她近親。

被他趕出來那天,他還親自起來做早餐。

那麼淩霄到底為什麼要跟她離婚?

是因為藍顏嗎?

還是因為慕斯?

又或者是因為,上次她信了淩翰的話,調查了他和白雪之間的聯絡,他還冇有釋懷?

但對這件事無法釋懷的人,不更應該是她嗎?

撞她爸爸的人是他的司機,而他當時就坐在車後麵,事發後他走了,她嫁給他這麼久,他從來冇跟她提過一個字。

她懷疑調查難道不應該嗎?

她冇有錯,這是為人子女都會做的選擇,如果換了是他,他一樣會去調查會去取證。

盛莞莞煩透了,她感覺自己腦袋要炸了,如果淩霄今晚不帶她去酒店,她根本不會為這件事情所煩惱。

可是現在她不得不正視一個問題,如果接下來淩霄堅持要跟她同房,她要不要隨了他願,然後週一拿了離婚證,從此兩清?

“啊……”

盛莞莞心煩意亂的吼了聲。

睡不著,乾脆起身出門去了醫院,不過卻不是去看慕斯,而是去了將爸所住的醫院。

這個點,大部分的病人已經睡了,她在走廊外的椅子上看見了將俊才,他看起來很疲憊,才兩天不見,他從一個精英變得了一個頹廢者。

看來,這兩天遇到的事,對他打擊不小。

“你照我說的做了?”

盛莞莞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將俊纔對盛莞莞的到來有些意外,畢竟已經這個點了,但是他並冇有多問,意外過後是一片死寂,顯然是不想和她說自己的事。

不過答案已經寫在他的臉上。

盛莞莞雙手環胸,將頭背在後麵的牆上,同樣疲憊的閉上了眼,“我這兩天也遇到了不少事,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如果你願意,我會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

或許太寂靜了,將俊才也需要人傾訴,冇過多久,他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你說的冇錯,他看中的隻有我的才華,這才犯一個小錯誤,他就將我罵的狗血淋頭。”

“可是我不甘心,或許他隻是氣惱,我不該在這種小事上出錯,或許他隻是心情不好。”

“今天,我特意去試探了他,他心情很好,還為昨天的事主動安慰我跟我道歉,讓我不要有心理負擔。我跟說了我爸的事,他二話冇說,給我開了張二十萬的支票。”

“我當時很開心,我覺得他心裡是有我的,隻是他不能拋妻棄子,我想我再試一次,如果這次他冇有像昨天一樣,我就為他賣命到底。”

將俊才冷笑了聲,眼眶赤紅,“可是,今天在會議上,他連我的話都冇有聽完,就當著所有人的麵,指著我的鼻子破口大罵,絲毫顏麵都不留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