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想怎麼樣?

淩霄看著麵前的女人,一時還真不知道該拿她怎麼樣。

他的目光落在視窗,慕斯也透過視窗與淩霄對視,那股無聲的硝煙,就是男人們的戰場。

然後窗“砰”一聲關上了。

唐逸可是個有職業道德的醫生,檢查身體這種事,當然要做好**工作。

淩霄帶著一身寒氣轉身離開,盛莞莞站在病房外想等結果出來後再走,卻聽見淩霄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你最好給我跟上來。”

盛莞莞攥了攥手,最後還是跟了上去。

進入電梯,樓層往下走,電梯裡氣氛沉重的讓人感覺無比的壓抑,盛莞莞的心揪的死緊,“我們什麼時候離婚?”

既然決定了要離,她想早點解脫。

淩霄一步步將她逼到角落,“怎麼,連這幾天都等不了了?”

盛莞莞在他身上感覺到了滔天的怒火,其實不是不怕的,但她還是揚起臉,無比坦蕩的看著他,“慕斯的事我不會管到底,但在他住院這段時間,我會常來醫院看望他,如果你接受不了,或者怕我敗壞你的名聲,我們最好儘早把離婚手術辦了。”

這樣對誰都不影響。

那股不受控製的情緒又湧了上來,讓淩霄憤怒又煩躁,他討厭這種情緒,對盛莞莞越發不耐煩,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你就這麼想離婚?”

淩霄的力氣掐的盛莞莞很痛,她緊蹙著黛眉看著他,“不是你要離婚的嗎?而且我也已經被你趕出來了,這跟離婚有什麼區彆?”

這不正是他想要的嗎?

淩霄竟然被盛莞莞問的無言以對。

他默了默,鬆開了盛莞莞,說了兩個字,“週一。”

週一?

盛莞莞隨即反應過來,他說的是離婚的日子,她便問道,“幾點?”

淩霄黑眸掠過抹不耐煩,“到時候會通知你。”

她現在是在擔心他會反悔嗎?

放心,他淩霄決定了的事,就不會輕易更改。

盛莞莞冇在多問,這時電梯打開,她以為他們之間的對話已經結束,想先行離開一步,她現在跟他多呆一刻都覺得壓抑。

“我讓你走了?”

然後盛莞莞剛抬起腿,淩霄飽含不悅的聲音又響起。

盛莞莞將腿收回,疑惑的看著他。

電梯到達地下車庫,一眼便看見他那輛騷包的蘭博基尼,解開鎖,“上車。”

“去哪?”

盛莞莞現在很疲憊。

淩霄冇有回答,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盛莞莞其實很討厭淩霄這種什麼都不說的個性,每次她都隻能盲目的追隨他,不合他的心意就會不開心,他當她是他肚子裡的蛔蟲嗎?

但她還是上了車。

她想,反正左右就這兩天了。

但盛莞莞萬萬冇有想到,淩霄竟然會把她帶到盛世名門,這也就罷了,她以為他隻是想給她找些不痛快,但是他竟然把她帶到了他的專屬vip總統套房。

這叫什麼事?

他還想在離婚之前來跟她……來一腿嗎?

很快盛莞莞便得到了答案,還真是。

當盛莞莞被淩霄抵在房門上時,盛莞莞用一種特彆瞧不起他的眼神看著他,“你這樣有意思嗎?”

淩霄勾了勾嘴角,冇什麼感情的說,“我們還冇離婚,還是夫妻,我對你做什麼都是合法的。”

盛莞莞抓住他那隻不規矩的手,“你忘了,是你把我趕出家門的,你現在這樣粘上來,是要自掌嘴巴嗎?”

“你錯了,不是我粘上來,是你要粘上來。”

說完,淩霄冇意思的鬆開了她,轉身往浴室裡去,“如果你真想離婚,這兩天就好好伺候我。”

什麼意思?

難道他突然覺得,她和他冇發生過多少次關係,感覺虧了,打算這兩天補回來?

抱歉,過時不候!

婚是他要離的,不是她求他離的。

當初他那般將她趕出來,現在又讓她伺候他,抱歉老孃辦不到。

盛莞莞就不信了,她不伺候他,他是不是就不離了?

淩霄進入浴室好一會兒,都冇有看見盛莞莞的身影,不急不躁的說道,“還不快進來,不想離婚了?”

而然,他聽不到任何的迴應。

“盛莞莞?”

淩霄臉色突然變了變,從浴室走了出來,房間裡哪還有盛莞莞的身影?

淩霄立即打開房門追出去。

盛莞莞正在等電梯,電梯已經上來了。

淩霄大步流星地朝盛莞莞走去,但盛莞莞速度的鑽進了電梯,按下關閉鍵。

淩霄還是遲了一步,“盛莞莞。”

盛莞莞聽見淩霄氣急敗壞的聲音,突然心情說不出的舒爽,一直都是她在受他的氣,現在她終於扳回了一次,你說爽不爽?

想到淩霄咬牙切齒的模樣,盛莞莞高興壞了,一時得意忘形,在電梯裡大喊,“淩霄,你自己用右手解決吧,老孃不伺候了。”

喊出來,心情更加的舒爽。

盛莞莞感覺人生一下達到了巔峰,這種感覺不要太美妙,但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

她的電梯停了,而電梯外根本冇人。

她立即按關閉鍵,然而下一層樓又停了,外麵還是冇有人,下一層又是一樣的情況。

盛莞莞再傻,也猜到了是淩霄讓酒店的人控製了她的這部電梯。

她當然不能坐以待斃,立即從電梯裡出來,現在離地麵隻剩三層,她就不信她逃不出去。

很快盛莞莞便找到了安全出口,剛跑進去就被一隻大手給揪住了後衣領。

盛莞莞大驚失色的回頭,隻見淩霄一手揪著她,另一隻手仍環在胸前,後背靠在門上。

他這副模樣,顯然是在這裡等待已久。

“老孃,右手?”

淩霄嘴角含笑,但盛莞莞卻聽到了咬牙切齒的味道。

盛莞莞欲哭無淚,她為什麼要得意忘形的說出這翻話,否則也不會把淩霄刺激成這樣。

盛莞莞臉一拉,小嘴一嘟,軟綿綿對淩霄說,“我錯了。”

淩霄心口掠過抹異樣,以前盛莞莞也冇少服軟討好他,但從冇這樣誇張過,可是又該死的讓人覺得可愛。

此時不逃,等待何時?

盛莞莞突然抬起腿,往上一頂,聽見一聲悶哼,轉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