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誌尚走後,盛莞莞接到一個電話。

是何媽打來的,檢定結果出來了。

惜兒,是淩華清的女兒。

聽到這個結果,盛莞莞很想痛哭一場,惜兒真是淩華清的女兒,證明這件事她做對了。

淩霄知道這個結果後,應該會原諒她的自作主張吧!

想起那天被淩霄趕出來的場影,盛莞莞心頭百般不是滋味,如同一口氣堵在那裡不上不下。

電話裡何媽激動的哭了,“少奶奶,真的謝謝你,老太太都快樂壞了,現在正往府裡趕過來呢,少爺也在回來的路上了。真的謝謝你少夫人,是你給了惜兒新生,讓她從此不用再活在陰暗的角落裡。”

說著,何媽將惜兒拉到身邊,“惜兒,快向你嫂嫂道謝,是她將你從地獄裡拯救了出來。”

接著,盛莞莞聽到了惜兒充滿期盼,卻又小心翼翼的聲音,“嫂嫂,阿姨說我現在有哥哥,有爸爸和媽媽了,是真的嗎?”

聽著惜兒小心翼翼的聲音,盛莞莞忽然感覺堵在她心頭的那口氣一點點下去了,“嗯,惜兒再也不會是一個人了。”

惜兒快要開心壞了,“原來阿姨冇有騙我。”

“惜兒開心嗎?”

“嗯,開心!”

可能是因為太高興,惜兒的聲音大了幾分,不再那麼地小心翼翼,“嫂嫂,你什麼時候回來,惜兒唱歌給你聽。”

惜兒一直被關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室,會的東西少之又少,唱歌是她最喜歡的事。

什麼時候回去?

這個問題把盛莞莞難住了。

如果可以,她倒是希望不要再回去了。

“嫂嫂。”

激動過後,惜兒又變得小心翼翼,“你說哥哥和爸爸媽媽,他們會喜歡我嗎?”

這……

盛莞莞想起惜兒膽怯和單純,還有臉上佈滿紅斑的模樣,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如果惜兒生在盛家,她會毫不猶豫地回答她:爸爸媽媽會很喜歡惜兒的。

可惜兒生在淩家,這個問題她真給不了惜兒答案,不過雖然不知道淩華清和安蘭的態度,但淩老太太和淩霄應該會對惜兒好的。

於是盛莞莞笑道,“惜兒放心吧,奶奶和哥哥,肯定會喜歡惜兒的。”

何媽將手機拿了過去,“少夫人,等少爺回來,我就去求他把你接回來……”

那女孩真是安蘭和爸爸的女兒。

此刻坐在車上的淩霄,想到那天躲在何媽身後瑟瑟發抖的女孩,當時他冇有認真看她,不知道她五官如何,隻知道她臉上長著一片駭人的紅斑。

那天過後,他讓何媽把她帶到彆院去,命令她們在結果出來之前,他不想再看見她。

如今結果出來了,並出乎人預料。

十幾分鐘之前,奶奶親自打電話給他,喜極而泣,“霄兒,你有妹妹了,冇想到她真的是……她真的是我們淩家的血脈。”

聽到這個訊息,淩霄心裡極其複雜。

難以置信,他竟突然多了一個妹妹。

另外一方麵,他心裡並不希望惜兒是淩華清的血脈,基於對安蘭的厭惡,他本能的不想淩華清和安蘭有更深的牽扯。

淩老太太說,“霄兒,我這就去看看惜兒,你也一起回去,這件事暫時不要告訴你爸媽。”

不知出於什麼原因考慮,淩霄冇有拒絕淩老太太這個要求,“好,我這就回去。”

淩老太太接著又道,“一會兒你給莞莞打個電話,這件事多虧了她,我知道你跟她因為這事還鬨得很大,我這兩天忍著冇去管,就是想等結果出來。”

“現在結果出來了,奶奶希望你可以親自去把她接回來,你想想好好,莞莞如果不是在乎你,又就何必去冒這個險?”

盛莞莞被淩霄趕出去後,何媽轉頭就將這件事告訴了淩老太太,所以老太太早就知道了,淩霄知道了惜兒的事,不過她一直冇出麵,就是想等結果出來再處理。

去接盛莞莞?

如果昨天淩華清冇有來找淩霄,淩霄也許真會去接她,可是在知道盛燦和安蘭有過牽扯,淩華清入獄與盛燦脫不了關係之後,他還會去接她嗎?

答案肯定是不會!

至於如何處理他和盛莞莞的關係,淩霄還得好好想想……

回去的路上,淩霄神使鬼差的打開了手機,檢視盛莞莞的手機狀態。

淩霄很早就在盛莞莞手機上安裝了監控軟件,可以進行準確的定位,及監聽和監視。

軟件上顯然,盛莞莞正在接電話。

至於來電號話,淩霄一向過目不忘,一下子就認出了那組數字是何媽的手機號話。

修長的指落在監聽鍵上,過了半晌才按下。

何媽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少夫人,等少爺爺回來,我就去求他把你接回來,惜兒的事是我求你幫忙的,是我連累了您。”

停頓幾秒,盛莞莞的聲音才響起,語氣帶著些許歎息,“何媽,你不用自責,也不用替我求情。”

“為什麼?你放心少夫人,老太太也會替你向少爺求情,少爺肯定會答應接你回來的。”

“謝謝你何媽,但是我現在並不想回去。”

盛莞莞聲音溫和,卻異常地堅定,“如果你真的想要為我做點什麼,那我請你不要在淩霄麵前提起我的名字。”

淩霄聽到這裡,修長乾淨的指,猛地按掉監聽鍵,臉色森冷地將手機扔到一邊。

很好,既然她也不想回來,那就永遠也彆回想來了。

這通話還在繼續,何媽被盛莞莞的那些話嚇到了,急忙地說,“少夫人,我知道少爺那天的行為傷了你的心,但是少爺是在乎你的,否則也不會發那麼大的怒火。”

頓了下何媽又接著說,“如果你是介意藍顏,那更加冇有必要,因為少爺根本不願搭理她。而且我看得出來,你走的這兩天少爺和天宇都很不開心,他們是希望你回來的。”

“何媽,這些話我不想聽。”

她怕自己心軟。

盛莞莞坐在盛燦的位置,盯著桌麵的全家福,爸爸車禍時,淩霄就在車上,這件事一直橫在她的心裡過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