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還在熟睡的顧歡抱回房後,盛莞莞將公司的情況簡單的跟南蕁說了下,南蕁聽得眉頭緊蹙,“陳昊天的保護傘是誰?”

盛莞莞,“是鄭有才。”

陳昊天被警察帶走的時候,對陳英奇交代的那番話,當時不少人都聽到了。

鄭局長,那不就是警察局的鄭有才嗎?

盛莞莞道,“我認識檢察院院長,他是個剛正不阿的人,如果我們能查到鄭有才的行賄證據,直接釋出到網上,檢察院的人自然會立案調查。”

南蕁聽後,立即明白了盛莞莞的意思,“交給我吧!”

下午三點,警察局內。

鄭有才所在的辦公室一片壓抑,此刻他目光緊盯著麵前的電腦,臉色蒼白,汗如雨下,身體在顫抖,“完了,我要完了,是誰……是誰在背後搞我。”

隻見電腦上那張相片裡,鄭有才抱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坐在腿上,嘴正在親吻女孩的臉,一隻手放在女孩大腿上。

照片背景是海城赫赫有名的夜總會。

再往下翻,下麵的照片更加香豔,鄭有才的手直接放在了女孩的胸上,一旁的男人在鼓掌。

這鼓掌男人不是彆人,正是前段時間剛從監獄出來的陳問天。

這個陳問天,是海城有名的混混,曾經跟過雲奇做事,後來不知怎的,被雲奇趕走了,同時他也是陳昊天的親弟弟。

“這些照片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拍的。”

鄭有才努力回想著那天晚上的情景,終於想到是誰拍的這些相片。

陳昊天。

那天陳昊天就是坐這個位置,一直在打電話玩手機。

對,肯定就是他。

“冇想到這龜孫子居然敢恩將仇報,擺我一道。”

鄭有才立即給陳昊天打電話。

陳昊天昨晚在警察局冇睡好,這會兒正在補眠,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鄭局長,昨天的事真是謝謝你,你是冇看見,盛莞莞今天上午那臉色有多精彩,相信過不了幾天她就該滾蛋了,到時一定把人洗乾淨了送到你床上……”

“你說夠了冇有。”

鄭有才咬牙切齒,“陳昊天,你他媽是不是當我白癡?”

他現在烏紗帽都快保不住了,要是上麵查下來,他可能還要麵臨牢獄之災,哪還有心思肖想盛莞莞!

陳昊天睡意瞬間全無,“鄭局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給老子裝傻?”

鄭有才憤怒地拍著麵前的桌子,“我告訴你陳昊天,我要是進去了,你他媽也跟著玩蛋。”

鄭有纔沒跟陳昊天多說,現在拿著錢跑路要緊,他自己做了多少違犯紀律的事,他心裡清楚,若是上麵立案調查,他就隻有坐牢這個下場。

他不想坐牢,所以想帶著錢跑路。

然而,鄭有才萬萬冇有想到,檢查院的人此刻已經站在他辦公室門外!!!

陳昊天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想給周信打電話,這時陳英奇一臉驚慌的推門進來,“爸,出大事了……”

看到那些相片,陳昊天猶如明天霹靂。

“這相片不是我拍的,是你叔叔那馬子拍的,當時她就坐在我身邊,陳局長肯定是誤會了。”

陳昊天臉色鐵青,“我早警告過你叔叔,讓他把相片給刪了,怎麼會被人發到網上去?”

陳英奇焦急地說,“趕緊打個電話給叔問清楚,最好讓他出去避一避風頭。”

陳昊天點頭,立即給陳問天打電話。

陳問天正納悶呢,網上這些照片是怎麼泄露出去的,他當時讓他馬子把相片發給他,之後便看著她把相片刪除了才離開的。

也就是說,這些相片隻有他手機裡有,既然不是他發的,又是怎麼泄露出去的,被誰泄露出去的?

可惜,他冇有時間再去找答案了!!!

盛莞莞動作很快,鄭有纔剛被帶走,她便讓財務部沈楠帶上律師,找上了副局長。

鄭有才這個局長一走,在還冇有新任局長的到來之前,局裡的事自然由副局長說了算。

有了鄭有才這個前車之鑒,副局長肯定會秉公辦理,剛正不阿。

而且,如今陳昊天可不止商業犯罪,還涉嫌收買鄭局長,警察局隻是個過場,檢查院很快就會提審他。

陳昊天將陳問天罵了一通後,越想越不安,讓陳問天趕緊出去避一避,等風頭過了再回來。

掛斷電話後,陳昊天去了更衣室準備出門。

剛從更衣室出來,陳英奇又告訴了他一個壞訊息,“爸,鄭局長被檢查院的人帶走了。”

“怎麼會這麼快?”

陳昊天雙腿一軟,好在陳英奇即時扶住他,“爸,你冷靜點,這事肯定跟盛莞莞脫不了乾係,你趕緊想想法子。”

“對,我得趕緊想想辦法。”

陳昊天勉強站直了身體,嘴角一直嘀咕著,“想想辦法,想想辦法……”

陳英奇見陳昊天無法冷靜,提議他去找周信商量商量。

陳昊天聽見周信的名字,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對,我去找周信,他肯定會有辦法。”

說著,就朝門外走去。

陳英奇急忙喊住他,“爸,你得帶些東西去。”

陳昊天腳步頓住,轉身往回走,“對,你說的對,我不能空手過去,得給周信帶點東西去,英奇……你說我該帶點什麼過去呢?”

陳昊天已經慌了神,滿額頭的冷汗。

陳英奇沉吟,“帶你去年在翡翠市場買的玉石,我看周信很是喜歡,你一直冇捨得給,這次可不能再捨不得了。”

這種時候,陳昊天哪還有心思在乎這些身外之物,“去,快去我書房的保險箱裡把那塊玉石拿來。”

陳英奇點頭,立即疾步進了陳昊天的書房。

片刻,陳英奇抱著個盒子走出來,“爸,拿到了,我們快走……”

話還冇有說完,父子倆就聽到了警鳴聲。

陳昊天腿一軟,直接跪到了地上,顫抖看向陳英奇,“快去,快去看看是不是來我們家的。”

陳英奇飛快地走到視窗,看見三輛警車停在他們門口,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如同被抽了魂一樣走回陳昊天身邊。

陳昊天看著陳英奇失神落魄的樣子,便知道那警鳴聲是衝著他來的,麵如死灰地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悔不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