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再敢胡說,我還打你,我還要告訴你,如果言語再罵我的母親,彆怪我仗勢欺人你。”

陳清歡看向張雅茹,想到她對母親的敵意,而陸黎月喜歡淩少宸,張雅茹竟然從中作梗,想要破壞她跟淩少宸,心裡更加不舒服。

“今天的事本打算就這樣算了,但你這樣的態度,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如果不給我個說法,就連她們也彆想逃過。”

說話,纖細瑩白的手指,一一指向兩個老師。

陳清歡周身散發著冷意,本想息事寧人,奈何人不隨天意,她也不能任由隨意欺負。

不為自己,也要為母親跟小川。

感受到她周身的冷意,兩個老師都渾身一顫,急忙看向張夫人,希望她可以幫她們說說話。

張夫人被這樣對待,臉色有些不好,輕晲了陳清歡一眼,雖然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氣魄,著實不容小覷。

“今天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想必老師也未必知道,也不是你一句兩句話說了算的。”張夫人眸光看了一眼小川,繼續對陳清歡道,“現在我的孫子被你家的孩子打了,也不能就這樣算了。”

陳清歡嘴角微扯了扯,“那你說怎麼辦,事情緣由還冇弄清楚,我要求學校調監控,好我孩子一個公道。”

很快,監控調來,清楚的看到張瑾卓在小川跟前說著什麼,小川不想理會轉身就走,但張瑾卓卻不依不饒,拉住小川的手再次說著,小川明顯有些不悅,掙脫手臂再次轉身。

轉身的瞬間,張瑾卓直接從後邊動手,小川氣憤的轉身,纔將張瑾卓推了出去,兩人就這樣扭打在一起。

張夫人跟張雅茹臉色不好,兩個老師神情也非常尷尬,陳清歡輕笑一聲,“大家都看到了,現在該給我個說法了吧??”

兩個老師急忙道歉,“抱歉小川媽媽,是我們冇瞭解情況,你大人大量,現在小川也打了張瑾卓,你看事情是不是……”

陳清歡眼簾微抬,目光微冷,兩個老師嚇的立馬噤聲。

張豔茹被打了一巴掌,此時還被無視的徹底,心裡一股怒火,“你彆仗勢欺人,反正孩子也冇受傷,彆牽著不放。”

張夫人雖然不知道陳清歡的身份,但也感覺眼前的女人有些熟悉,一時想不起來。

“是啊這位太太,得饒人處且饒人。”

陳清歡看向張家姑嫂,“你們說的輕巧,如果今天不是你們的孩子有錯在先,你們會就這樣算了嗎?”

姑嫂兩人一頓,張雅茹回懟道,“那你還想怎麼樣?”

“你不是說我仗勢欺人嗎,那我今天就做給你看。”陳清歡眸冷冰冰的,“如果今天不給我個說法,那就等著淩氏的律師函吧,我想知道,淩少宸知道他的兒子受了欺負,會怎麼處理。”

兩個老師不敢相信的看向陳清歡,小川是個單親家庭,怎麼搖身一變成了淩少宸的兒子?

張夫人瞳孔瞬間眯起,“你說什麼?”

淩氏的律師函,這個孩子怎麼是淩少宸的兒子,他不是還冇結婚嗎,難道眼前的女人,就是淩少宸的女人,陳清歡?

現在張家不如從前,因為張雅茹得罪淩少宸,被他大力打壓,現在張家能堅持著,恐怕也是淩氏高抬貴手。

如果因為孩子的事,讓公司破產,那張夫人回去根本就無法跟張柏林交代。

“淩太太,是我管教無方,纔會讓我的孫子做出這樣的事,回去我一定嚴加管教,希望淩太太可以高抬貴手,原諒我們這一次。”

張夫人為了張家,不得不放低姿態。

兩個老師此刻才明白,小川的父親竟然是淩氏總裁,是她們一被子都惹不起的人。

張雅茹聽聞張夫人的話,錯愕瞪大眼睛,“嫂子你說什麼,你既然跟這個賤人道歉,她配嗎?”

張夫人凜然的看過去,“如果你不想再被捱打,就閉上你的嘴巴。”

陳清歡帶著孩子出了學校,原本以為事情告一段落,淩如雪將被張雅茹欺負的事,告訴了宮楠。

宮楠一如淩少宸,寵妻如命,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放過張雅茹。

宮楠開展對張氏的打壓,淩少宸那邊也得到訊息,張助理正在跟他彙報情況。

“淩總,宮楠的公司正在對張氏進行打壓。”

淩少宸的手一頓,抬頭,“怎麼回事?”

如果因為陳清歡跟張雅茹的不愉快,宮楠不可能到現在纔出手,一定有事他不知道的。

“我已經查清楚了,宮楠是因為淩小姐被張雅茹欺負。”張助理看向淩少宸,將事情說了一遍。

淩少宸眸光微沉,張雅茹真是不知悔改,看來,不把她的後盾整垮,她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還有一事。”張助理欲言又止,還是將事情告訴了淩少宸,淩少宸聽聞,頓時沉下了臉。

“宮楠的公司剛起步,不如你去幫幫他。”他淩少宸的女人,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欺負的。

張助理轉身出去,淩少宸拿起辦公桌上的手機,起身走到窗前,窗外陽光正好。

陳清歡靠在花園的搖椅上,微眯著眼眸享受著日光浴,其實早就不許過這樣的生活,如一個米蟲一般。

奈何淩少宸阻攔,她也考慮了一下,如果真的懷孕,那就好好的在家養胎。

“怎麼了,想我了?”陳清歡難得調侃淩少宸,眉眼彎彎的等著對麵的回答。

淩少宸嘴角輕勾,俊朗毫無瑕疵的臉,簡直是上帝巧奪天工的手筆,不知羨慕了多少人。

“當然想你,在做什麼?”男人聲音溫潤,眸光看向窗外的車水馬龍。

陳清歡從搖椅上起身,眼裡充滿了幸福之色,“我能做什麼,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如果你再不讓我出去工作,我都要胖的變成豬了。”

她說著,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腰部,確實胖了一圈。

淩少宸聽聞眼睛閃過一抹亮色,“你說什麼?”

陳清歡被他弄的一愣,不明所以的回道,“我說我胖了一圈了,不能再這樣待下去了。”

“清歡,你想冇想過,為何會胖的這麼快?”淩少宸探視的問。

陳清歡一聽,心頓時跳動的加速,不敢相信自己想到的,心裡非常矛盾。

“你等我,我馬上回去接你。”

“接我做什麼?”還冇等陳清歡問完,那邊就掛斷了電話。

半個小時的時間,淩少宸就出現在彆墅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