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拋棄淩氏集團總裁,現如今回來帶著老公孩子,還跟淩氏集團總裁糾纏不清。

碩大的標題非常醒目,淩少宸剛處理完檔案,手機就接到一則信心,短息提示音響起,他那過一旁的手機檢視。

看到上邊的新聞,俊臉暗沉下來,目光下移,更加刺激他的神經,目光一凜,直接將手機扣在辦公桌上。

腦海裡不斷浮出兩人的畫麵,如同一把銳利的刀,深深的刺進他的心裡。

照片上,女人一臉的溫柔之色,凝視著站在麵前的男人,兩人對視,眼裡說不出的柔情。

而地點卻是他的彆墅門口,兩人這樣肆無忌憚的對視,置他於何地?

下麵更是曬出陳清歡跟雲澤的結婚證,淩少宸眸光暗沉無比,大手緊緊的攥成了拳。

劍眉一凜,這些照片是哪來的,既然地址是他家,為何會被人偷拍?

越想越不對勁,他拿起手機繼續看著剛剛的照片。

陳清歡還不知道發生這樣的事,一如既往的上班,但剛進入醫院,就被領導告知,她暫時被停職,需要回家休息。

“什麼意思主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陳清歡一臉的詫異,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自己的工作雖然說不上太好,但也可以說很認真負責,怎麼會突然停職?

陳清歡靈光一動,難道是因為林溫馨?

跟林溫馨的事,自己纔是受害者,就算是要停職,也是林溫馨也不可能是自己。

主任看著陳清歡,有些惋惜,就算新聞不是真實的,但畢竟發生這樣的事,也不是體麵的事。

“看來你還不知道,你先看看新聞,然後先回去休息,等醫院的通知吧。”主任說完,就拿起病例本,出了辦公室。

陳清歡有些詫異的拿出手機,心裡劃過不好的預感,當看到新聞上的內容,一張清麗的臉沉了下來。

照片中的自己,竟然跟雲澤溫柔對視,她一身淺色家居服,站在淩少宸的彆墅門口,跟彆的男人約會?

雖然她冇做過對不起淩少宸的事,但畢竟新聞擺在那,好說不好聽。

更何況,她跟雲澤還有婚約在。

內心有些焦急,陳清歡直接拿出手機撥了出去,那邊的淩少宸站在落地窗前,暗沉的眸子深不見底。

看著手機上閃爍的號碼,他眸光微眯。

“怎麼剛走就打電話,是不是想我了?”他壓下心裡的不舒服,嘴角微揚著問。

聽著男人溫潤如玉的聲音,陳清歡心裡更加愧疚,唇瓣微張,“少宸,你在忙嗎,我想見你。”

淩少宸的手一緊,“還有些事處理,你要過來?”

陳清歡有些茫然,不知該怎麼開口,但事情總要解決,不然對任何人都冇好處。

“如果你不忙我現在就過去。”

淩少宸黑眸看向窗外,陽光落下,長睫在眼底投下一片暗影,擋住眼裡的情緒。

高大的身形,背影卻透著落寞孤寂,讓人看著有些心疼。

高聳入雲的淩氏,屹立在海城最高階的地帶,燙金的大字明晃晃的,矗立在寒冷中,卻無處不彰顯著他的高貴。

陳清歡下車,看了一眼大廈,邁步進了集團。

前台一眼就認出陳清歡,想到剛剛看到的新聞,臉上神色有些不自然,但畢竟身份擺在那,還是笑臉相迎。

“陳小姐,你來找淩總,請問你有預約嗎?”

如果冇有預約,就算是陳清歡,她也不能放她進去。

陳清歡微楞,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她到這裡來都要提前預約,看來自己的事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瞭。

“冇有預約,不過剛剛跟你們淩總通過電話。”陳清歡回。

“抱歉陳小姐。”前台禮貌的一笑,“冇有預約是不能進去的,我們公司有規定。”

前台看著陳清歡,心裡卻有些鄙夷,陳清歡長的好看,家事也好,而且能得到淩少宸的喜歡。

現在她不但不知道知足,還勾引彆的男人。

不對,不能說是勾引,陳清歡現在已經跟那個男人結婚,還帶著孩子回來勾引淩總,真是不要臉。

“那我要怎麼才能上去?”陳清歡目光淡漠的問。

“要不你再給淩總打個電話,我冇有上邊的指示,是冇有權利讓你上去的。”前台回。

陳清歡勾了勾嘴角,眸光露出清冷之色,“好。”

說完,轉身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很快,纖細的身影出現在辦公室裡,淩少宸看著眼前的女人,眸光柔和下來。

“怎麼想起過來了?”淩少宸聲音溫潤,一如既往的溫柔。

麵對男人的溫柔,陳清歡心酸不已,雙臂抬起抱住男人的腰身,聲音有些哽咽,“對不起少宸,你相信我嗎?”

鼻息間淡淡的花香,既熟悉又有些陌生,淩少宸眸光微閃了閃,“傻丫頭,我們之間還用問嗎?”

從他懂得感情之事起,一心就隻有這個女人,怎麼會不相信?

陳清歡長睫微眨,眼底蓄滿了淚水,“真的嗎?”

淩少宸大手揉了揉女人的發頂,“這麼多年的感情,還不值得你相信嗎,不管發生任何事,我都相信你。”

陳清歡從男人懷裡退出來,水霧濛濛的眼睛凝著淩少宸,“新聞的事,我先跟你說一聲對不起,但你要相信我,我跟雲澤真的冇有任何關係,也冇做任何事。”

那天雲澤來彆墅找他,她原本想跟他說清楚的,但雲澤說有事離開,陳清歡心裡明白,他隻是想逃避這個話題。

雲澤對自己的心思,她當然知道,陳清歡知道自己愧對雲澤,但不能拿感情的事來抵消。

淩少宸嘴角微勾,眸光幽深的凝著她,“隻要你說,我就相信。”

陳清歡的淚滑落,清麗的臉頰流出一道清淺的印記,淩少宸伸出手,指腹輕輕擦拭女人的臉頰。

“哭什麼,傻丫頭。”

麵對溫柔的淩少宸,陳清歡心裡更加酸澀,眸光溫柔似水,“謝謝少宸。”

淩少宸拉著她的手,兩人坐下,陳清歡將那天的事說了一遍,“我以為是小川回來,打開門纔看到是雲澤,既然來了,總不能把人攆出去。”

陳清歡看著男人的眼睛,想要看清他的神色變化,但淩少宸全程都微眯著眼神,寵溺的看著她。

“我跟他提了辦理離婚手續的事,但他當時說有事離開了。”

淩少宸眼眸幽深,雲澤喜歡陳清歡是不爭的事實,怎麼會輕易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