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少宸眼神淩厲,內心愧疚不已,雙手緊緊握著陳清歡的手,一身尊貴的氣勢,此時卻低如塵埃。

暗啞著喉嚨,“對不起,當年是我的錯。”

陳清歡聽聞心裡劃過異樣,一股暖流湧上心頭,想到當年的事,苦澀一笑,“跟你沒關係,是我識人不清,纔會發生那樣的事。”

她說著,視線看向沙發上的孩子。

如果冇有發生那樣的事,現在他們的孩子,也該會走路了。

之所以收養小川,也是為了安慰自己心裡的痛苦,何況,小川確實是個苦命的孩子。

淩少宸長臂一伸,將女人攬入懷裡,聲音低沉暗啞,“事情都過去了,一切都會好的。”

男人的懷抱依舊溫暖,熟悉的氣息,強勁有力的心跳,讓她莫名的安心的同時,又愧疚難過。

小川看著這一幕,小嘴巴咧開,笑的眉眼彎彎的。

外邊傳來車子引擎聲,陳清歡急忙將抱著自己的人推開,神色閃過一抹慌亂。

淩少宸被推開,後退了一步,眉眼卻淩厲起來,看著進來的雲澤。

雲澤帶著笑意的臉,手裡拎著糕點的打包袋子,但見到裡邊的一幕,眉眼冷了下來。

陳清歡抬手掖了掖耳邊的頭髮,目光閃爍著,“你回來了。”

在怎麼說,這裡是雲澤的家,而且兩人在法律上來說,也是合法夫妻。

她這樣被淩少宸抱著,屬於婚.內.出.軌,還將人帶回了家。

淩少宸眼簾輕晲,微昂著下巴,神色輕蔑的回視雲澤。

雲澤心裡怒火燃燒,麵上冷冰冰的,卻冇有發火,“家裡來客人了你也不告訴我一聲,糕點隻夠你們母子吃的。”

說著,人就走過來,將打包袋子放下,將小川抱在懷裡,“想爸爸嗎?”

小川快速的看了一眼陳清歡跟淩少宸,“當然想了,你怎麼纔回來,我想吃糕點都要饞死了。”

海城著名的糕點,小傢夥回來吃了兩次,今早還嚷著要吃,冇想到雲澤就真的買回來了。

“那爸爸拿給你吃。”雲澤無視淩少宸的存在,將孩子放下,親自動手給他打開袋子。

袋子一開,屋裡就傳出香氣。

雲澤遞給小川一塊糕點,轉手就遞到陳清歡嘴邊一塊,“快吃吧,一會涼了味道就不好了。”

陳清歡下意識的看向淩少宸,微微後退了一下,“我自己來。”

淩少宸看著這樣一幕,深沉的眸子幽深似潭,俊臉沉的彷彿要滴水般。

雲澤嘴角輕勾,感受到他淩厲的目光,不慌不忙的迎了上去。

兩人目光相撞的那一刻,眼刀在空中交彙了幾個來回,互不相讓。

陳清歡感受著兩人的對峙,心裡那種無法言語的情緒,讓她覺得無法呼吸。

無論是誰,她都不想看到受傷。

“淩總,既然來做客,那坐。”雲澤首先收回視線,淡然的開口,完全一副主人的姿態。

淩少宸眼裡波濤翻滾,大手捏的咯吱作響,“你太客氣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怎麼說這裡是雲澤的家,如果不會為了眼前的女人,他打死都不會來的。

說完,視線看向小川,“小川,叔叔就先走了,明天一早叔叔過來接你,好嗎?”

小川一直在觀察他們的神情,如果再呆下去恐怕真的要發生可怕的事。

對淩少宸點頭,“謝謝你叔叔,明天我等你。”

見小川跟淩少宸親近,雲澤眸光深了深。

他們小川相處兩年,難道還不如剛認識的淩少宸,難道這就是緣分?

雲澤不想承認,但心裡還是無話可說。

淩少宸邁步離開,轉身的那一刻,目光從女人身上劃過,毫不猶豫的離開。

麵對這樣的場景,陳清歡尷尬的臉頰有些發紅,看了看雲澤,“對不起雲澤,我不該讓他進來。”

“小川,去樓上吃好嗎,乾爹跟媽媽有話說。”雲澤看向小川,語氣清潤。

小川目光眨了眨,看向陳清歡,最後還是點頭答應,拿了一塊糕點上了樓。

兩人相視無語,客廳裡的氣氛一下就凝重起來。

陽光西斜,屋裡暖融融的,陳清歡迎著視線看向雲澤,開口,“你想跟我說淩少宸嗎?”

雲澤也冇隱瞞,直接回道,“是,你真的想好了嗎,要跟他和好?”

陳清歡斂眸,眼裡的神色變化,清楚的寫出她的想法,雲澤將她的神色看的一清二楚。

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形如一道牆直接壓下來,陳清歡急忙抬眸,心裡有些慌亂。

“你想過你們的關係嗎,你真的能放下心裡的那道坎嗎?”不是雲澤想揭她的傷疤,隻是,他不想看著自己喜歡的人,投入彆人的懷抱,隻能自私一回。

陳清歡聞言臉色微變,過去的事對她來說是個恥辱,自己輕易相信彆人,纔會有這樣的結果。

不但害人害己,還害了她剛一個月的孩子,提及到孩子,陳清歡心痛的無以複加。

見陳清歡神情受傷,雲澤劍眉緊擰,雙手扶著女人的雙肩,鼻息間是淡然的花香。

“清歡,你說我小人也好,趁虛而入也罷,給我個機會讓我照顧你好嗎,我會給你跟小川一個幸福的未來。”

陳清歡秀眉微皺,腦海卻異常清明,眸光凝視著雲澤,“雲澤,我們是不可能的,你彆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將目光放到外邊,也許會找到你真正喜歡的人。”

她心裡自始至終,都隻有淩少宸一個人,此生恐怕都不會改變,她也不想讓雲澤參與進來,讓他受傷害。

雲澤聽聞,俊臉暗沉,眼裡不可察的劃過一抹暗芒,目光灼灼的凝著女人。

“彆急著拒絕我,好好考慮一下,就算是為了孩子也好。”

陳清歡一個女人帶著孩子,總有不方便的時候。

陳清歡將雲澤的手扯開,後退了一步,神色非常認真,“雲澤,我心裡隻當你是朋友,我知道我虧欠你太多,但我不能一錯再錯,毀了你的人生。”

空氣瞬間凝固,兩人無聲的對視著。

雲澤的俊臉浮出冷沉,心裡一澀,“你都冇給我機會,怎麼就知道我們不合適?”

西斜的陽光落下,將雲澤高大的身形包裹其中,渾身透著矜貴高冷的氣息。

陳清歡看到他激動的情緒,臉色一變。

雲澤見狀,急忙開口,“對不起,我失態了,我冇有要逼你的意思,隻是想跟你在一起,一起撫養小川長大。”

陳清歡不喜歡拖泥帶水,“雲澤,我現在纔想明白,喜歡一個人不一定要在一起,更不該優柔寡斷,對彼此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