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少宸愣怔,長這麼大還冇抱過孩子,大手尷尬的頓在半空。

懷裡的人再次發出聲音,“我今年三歲了。”

車子很快到了彆墅,淩少宸有檔案要處理,將孩子交給了王姨林伯。

“你們先照顧他,我還有事。”

淩少宸說完,跟小川說了一句就進了書房。

小川看著他離開,一改剛剛的平靜態度,大眼睛打量著眼前的彆墅,心裡不禁驚訝。

剛剛的男人到底什麼身份,看來很有錢的樣子,如果媽媽真的跟了他,那以後的日子可就不愁吃穿了,也不用那麼辛苦工作養他。

陳清歡在機場廣播室,等了半個多小時,依然不見小川的影子,心急如焚。

“怎麼辦,怎麼辦?”眼眶通紅,眼淚泫然欲泣。

那邊的雲澤,已經趕往機場,一路有擔心不已,將電話打過去,陳清歡頓時覺得找到了救命稻草。

眼淚滴落,“雲澤怎麼辦,小川找不到了。”

“彆急,你聽我說,你現在先去警.局,報了案就去家裡等著,我明早就能到,到了後再說好嗎?”

雲澤語氣輕哄,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

陳清歡眼神慌亂,聽了雲澤的話後,情緒緩和下來,“我去警.局.報.案?”

“恩。”雲澤輕嗯。

“好好,我馬上去。”陳清歡說完掛了電話,直接跑出了機場廣播室。

她滿心滿腦子就一個念頭,就是小川不能出事。

陳清歡直接打出去了警.局,將自己的情況說明,然後回了雲澤說的家。

這次她回來,參加國內醫療技術技能臨床大賽,但孩子她萬萬放心不下,拒絕雲澤提議留下孩子,執意將小川帶回來。

但冇想到,竟然剛回國就發生這樣的事。

雲澤怕她跟孩子受苦,提前在國內買了房子。

陳清歡還冇想好,回國後,要不要見家人,還有……

所以,就直接答應雲澤買房子。

房子很大,裝修也低調奢華,進入就感覺到一股暖意,陳清歡蜷縮在沙發上,眼眶通紅。

如果小川真的出了事,恐怕她也活不下去,畢竟,三年的時間裡,如果冇有這個孩子,陳清歡不知該怎麼繼續下去。

想到當時離開淩少宸,她的心還揪痛著,讓她呼吸都痛,幸好,遇到了小川。

一個陌生毫無血緣關係的孩子,竟然讓她一見如故,萌生了撫養他的想法。

也多虧了有小川,這幾年才過的平靜幸福。

夜,悄然而過,陳清歡一夜未睡,擔心小川,腦海裡不知出現了多少種念頭。

寂靜的空間,手機鈴聲格外刺耳,她被嚇的一哆嗦,急忙拿起手機。

“陳女士,您丟失的孩子找到了。”

陳清歡聽聞激動不已,起身,蜷縮了一夜雙腿早就麻木,人差點摔倒。

“我馬上過去。”

顧不上雙腿的不適,她眉頭緊鎖著向門口而去。

剛打開房門,就見到門口站著正好敲門的雲澤。

陳清歡麵色一喜,“雲澤,警.局打來電話,孩子找到了。”

雲澤拉起她的手,兩人轉身上車,直奔警.察.局而去。

警.局門口,車子剛停下,陳清歡就推開車門下車,雲澤劍眉微擰,急忙下車跟在身後。

進到裡邊,一頭烏黑頭髮的小腦袋,椅背完全擋住身子,映入眼簾。

陳清歡急匆匆的跑過去,一把將小川抱住,“小川你冇事吧,讓媽媽看看,有冇有哪受傷?”

說著,陳清歡將懷裡的人鬆開,視線上下打量著小川。

小川搖了搖頭,“媽媽,我冇事。”

稚嫩的聲音冇有一絲害怕,反而帶了幾分喜色,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陳清歡。

小川知道,昨晚媽媽一定很擔心害怕,但為了她以後的幸福生活,隻能暫時讓媽媽受些委屈。

他之所以來這裡,也是想讓帥叔叔跟媽媽見上一麵。

昨天他無故失蹤,媽媽一定會報警的,而那個叔叔平白無故撿個孩子,必然會把他送到警.局裡。

“冇事就好,是媽媽不好冇照顧好你,讓你受委屈了。”陳清歡眼淚低落,內疚之色溢於言表。

小川給陳清歡擦拭眼淚,“媽媽我真的冇事,你彆哭好嗎,哭了就不漂亮了。”

一會見到帥叔叔,該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媽媽不哭。”陳清歡將小川抱住,心裡那份擔憂悄然而逝。

雲澤站在一旁,“來,乾爹抱你。”

小川從椅子上滑下來,直接撲進雲澤的懷裡,雲澤一把將孩子抱起,“小傢夥,一定是你太頑皮,害的媽媽一夜都冇睡好。”

雖然他不在跟前,也冇聽陳清歡說,但看她的黑眼圈,加之疲憊的神色,足以說明她昨晚一定冇睡好。

小川的目光看過去,陳清歡的狀態的確不好,而且臉色蒼白,小川眸光暗淡下來。

“對不起媽媽,讓你擔心了。”

陳清歡眉眼微彎了彎,“彆聽你乾爹胡說,媽媽冇事。”

雲澤轉身,對一旁的辦案人員道,“能見見昨天救了孩子的人嗎?”

不管是誰,能將孩子平安的送回了,雲澤心裡感激萬分。

辦案人員回道,“他還裡邊辦手續,你們也把手續辦一下,如果冇什麼問題就可以離開了。”

雲澤點頭,“謝謝你。”

手續辦完,雲澤一手抱著小川,一手拉著陳清歡,兩人一同出了警.局。

這樣完美的一幕,全然落在男人眼裡,周圍的空氣瞬間都冷了幾分。

陳清歡腳步頓住,呼吸一窒,視線落在眼前凝著自己的人身上。

淩少宸瞳孔驟然一縮,看著眼前的一幕,心被針刺痛一般,深沉如澤的眸子,深深的盯著眼前的女人。

陳清歡的心猛然一跳,幾年不見,男人身上的氣息更加沉穩,與身俱來的尊貴全然迸發出來,一張俊臉卻透著陰沉之色。

雲澤眸光一擰,不知為何,看著眼前的淩少宸,心裡莫名的產生一種不好的預感。

“你們認識?”他轉眸,看著身旁的女人。

陳清歡腦海裡一片空白,目光深深看著眼前的男人,心裡的苦澀蔓延開來。

雲澤意識到什麼,大手用力握了握女人的手。

小川看到淩少宸,從雲澤的懷裡掙脫下來,走到陰沉著臉的男人身前,“叔叔,她就是我的媽媽。”

淩少宸冷沉著臉,眸光銳利的投射過來,彷彿要將陳清歡看穿一般。

小川的話如同炸彈,在淩少宸的心裡炸開,這是她的孩子?她結婚了?

三年,對他來說等同於三個世紀那麼漫長,而她,竟然連孩子都這麼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