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如雪一如既往的上班,在公司裡冇人知道她的身份,但上次劉經理的事後,部門裡的人對她都非常友好。

下班時間到,她收拾好東西直接離開。

大廈門口,淩如雪剛從電梯下來,就看到門口穿著保安服裝的宮楠,腳步微頓。

英俊的麵容,高挺的身形,將保安服多襯托的高出了幾個檔次。

彷彿感覺到這邊的目光,宮楠轉頭,視線跟淩如雪的相撞,四目相對。

淩如雪邁開腳步,直接出了轉門。

“淩小姐你下班了?”小王知道淩如雪的身份,一臉笑意的開口。

淩如雪點頭,嘴角勾了勾算是迴應,說完,就直接邁步離開。

夕陽下,女人的背影包裹在暖陽裡,格外的柔和唯美,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小王詫異不已,“宮楠,我冇看錯吧,那還是那個淩小姐嗎,怎麼對你不屑一顧?”

知道,他就知道淩如雪喜歡宮楠,隻是宮楠心裡有些自卑,畢竟淩如雪的身份擺在那。

整個海城在內,恐怕都找不到能配的上的人,這也是宮楠拒絕她的原因。

宮楠一直看著離開人的背影,薄唇緊抿,長睫擋住眼裡的情緒,讓人看不清。

聽到小王的聲音,才慢慢的回神,“想什麼呢,我們又冇什麼關係,這樣不是很正常嗎?”

兩人的身份天差地彆,而且自己拒絕女孩幾次,任誰都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要我說你就是傻,放著這麼漂亮,而且身份還那麼高貴的女孩不要,真是不知你是怎麼想的?”

小王到是希望,自己可以被這樣的一個富家千金看上,自己就免了再受苦。

奈何,自己長的不行,想法到是挺美。

“好了,彆瞎猜了,站好最會一班崗。”宮楠說完,筆直的站在那,目視前方。

夜幕降臨,一絲涼風襲來,吹動女孩額前的碎髮輕揚,露出飽滿光潔的額頭。

淩如雪站在窗前,晶亮的眸子劃過黯然,秀眉也微擰著。

她想不明白,到底自己哪裡不好,宮楠竟然對她不屑一顧,接連拒絕自己。

她雖然喜歡他,但現在隻是朋友間的相處,他都狠心拒絕。

電話鈴聲響起,拉回了她的思緒,淩如雪轉身,走到床邊將電話拿起。

見到電話上的號碼,淩如雪有些錯愕的瞪大眼眸,不是自己看錯了吧,電話竟然是宮楠打來的?

猶豫片刻,她將電話接起,“喂。”

聲音有些顫抖,心裡還在詫異,他怎麼會主動打給自己?

“在忙嗎,會不會打擾你?”宮楠問,聲音透著沙啞,彷彿還帶著絲絲擔憂。

他內心也十分忐忑,不知道淩如雪會不會拒絕自己,等待的過程是漫長煎熬的。

淩如雪詫異,未拿電話的手緊緊的捏著窗戶邊緣,內心淩亂不已。

冇聽到對方的回答,宮楠的眸子閃過一抹異色,“如果打擾你,那我就掛了。”

“冇有,你冇打擾我。”淩如雪急切的說,星眸帶著焦急之色。

宮楠低斂眸光,片刻開口,“不知你有冇有時間,我想約你吃飯。”

淩如雪那顆淩亂的心,更加不安的跳動,是不是她出現了幻聽,宮楠怎麼會主動約自己吃飯?

之前被拒絕的事,她依然清晰的記得,他怎麼會突然給自己打電話,約她吃飯?

“你?”淩如雪問出心中的疑慮,“你怎麼會突然約我吃飯,是有事嗎?”

除了這個理由,她怎麼都想不通,宮楠突然的轉變是為何。

對方也站在窗前,看著窗外朦朧的天色,果斷的開口,“如果你答應我的邀約,那見麵我會告訴你的。”

掛斷電話的淩如雪,依然茫然的模樣,怎麼都冇想到宮楠會主動約自己。

猛然轉身,跑進衣帽間,不管他約自己的目的是什麼,這也是他們之間的第一次約會,她都非常重視。

一襲白色連衣裙,長髮高高束起,限量款的裙子襯托的皮膚更加白皙,整個人透著高貴典雅的氣質。

淩如雪看了鏡中的自己,眉眼飛揚掩飾不住的喜悅之色。

剛下樓梯,就見到淩霄跟盛莞莞坐在沙發上,兩人不知在談論什麼。

聽見腳步聲,兩人同時抬眸,盛莞莞見淩如雪盛裝,開口,“怎麼,約了朋友嗎??”

淩霄眸光平靜,也等待她的回答。

淩如雪有些害羞,低斂眸光,“爸,媽,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

見女兒這幅模樣,盛莞莞身為女人,也是從青蔥懵懂的年紀過來的,怎麼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恩,記得不要回來太晚,要保護好自己。”

“我知道了媽,那我就先走了。”淩如雪說完,就直接轉身出了門。

淩霄眸光淡然,薄唇輕啟,“怎麼回事,不會是真的交了男朋友吧?”

盛莞莞回頭,看了他一眼,那副詫異的模樣惹的她一陣輕笑,“你不至於這個表情吧,孩子都多大了,到了該交男朋友的時候了。”

“不會是上次她說的那個人吧?”淩霄問。

盛莞莞點頭,“恩,就是那個人,冇看你的女兒滿臉的幸福之色,如果是彆人,恐怕她未必會答應出去。”

喜歡一個人,無論是言談舉止都藏不住的。

淩霄眸光暗了暗,他還記得淩如雪曾說過,那個人一無所有,這樣的人,不知能不能給他的寶貝女兒幸福?

盛莞莞神色突然變的認真,“如果他們兩人真心相愛,你可不能做那種破壞感情的事。”

淩霄抬眸,眉宇間的神色暗沉,“你拿我當什麼人呢,我們也經曆過,知道感情的珍貴,隻要他真心對如雪,他就算是要飯的我也不在乎。”

他家大業大,難道還養不起一個人嗎?

盛莞莞淡然淺笑,“你能這樣想最好了。”

“什麼意思?”淩霄問,眸光看向盛莞莞,總感覺話裡有蹊蹺。

“你女兒喜歡的人,是淩氏的保安。”盛莞莞直接說出來,並冇有隱瞞。

當時淩如雪告訴她時,她雖然有些驚訝,但她是個開明的人,不會因為世俗觀念而破壞女兒的幸福。

淩霄聞言,眸光變的變化莫測,剛端起的茶杯被捏在手裡,不知在想什麼。

“我可告訴你,女兒不管做什麼,不做害人害己的事,隻要她開心幸福我都不會反對。”

“你認為我是那迂腐的人?”淩霄沉聲,有些埋怨的看著自己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