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在一起,還是接吻的情況下,你還能想彆的事,到底什麼事能這麼讓你入迷?”

淩少宸聲音微冷,目光凝著她。

陳清歡的身體不經意的顫了顫,小心的看著男人的神色,“我不是這個意思,是,是……”

半天,也冇說出個所以然。

淩少宸眸光幽深似潭,不給她再次辯解的機會,唇再次堵了上去,這次的動作明顯比之前要粗魯,強勢而霸道。

陳清歡秀眉微擰,越想掙紮男人的力氣越大,緊緊的將她攬在懷中,不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一吻結束,陳清歡感覺唇上火辣辣的,心裡也非常委屈,眼眶氤氳喝水霧。

低斂眸光,不去看眼前的人。

淩少宸感受到她的怒火,附身看著她,當見到眼裡的水霧,一顆心瞬間像被人捏住一般,無法呼吸。

“對不起清歡,是我不對我不該這樣做,對不起。”聲音沙啞,透著濃濃的悔意。

聽到他的抱歉聲,陳清歡更加難過,眼淚直接滑落,白淨的臉頰流下一道清淺的印記。

在鮮紅的唇瓣映襯下,更加的明顯。

淩少宸眉頭頓時擰起來,看著嬌小的身形,哭的肩頭一抽一抽的女人,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以後不經過你的允許,我是不會碰你的。”

陳清歡猛然抬頭,眼角掛著一滴未落的淚,楚楚可憐的模樣,說不出的讓人心疼。

淩少宸好想將人摟進懷裡,好好的疼惜。

但想到她剛剛的反應,大手攥了攥卻不敢有任何動作。

陳清歡見他一副侷促不安的模樣,頓時覺得好笑,掛著淚水的眉眼彎了彎。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隻是你剛剛太過霸道,連話都不許我說完。”想到剛剛的事,她心裡還有餘悸。

真怕一時控製不住,淩少宸會做出出格的事。

雖然兩人年紀到了,但畢竟這裡是淩家,她這是第一次來,這樣淩家的人會怎麼看她?

聽到她說不是這個意思,淩少宸剛剛沉寂的心,再次活躍起來,高興的抓著女人的雙肩。

“那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碰你?”

陳清歡一張臉瞬間紅了起來,他這樣問讓她怎麼回答?

難道說,可以?

“不理你,我困了要去休息了。”說完,陳清歡轉身,向床走去。

淩少宸緊皺的眉眼緩和下來,大步直接跟了上去,陳清歡聽到動靜急忙轉身,正好撞進男人的胸膛裡。

“你還不走,我真的要休息了。”

陳清歡有些侷促的開口,手足無措。

“我也困了我們一起睡。”說完,抱著陳清歡,兩人直接倒在床上。

陳清歡本想拒絕將人攆走,但見淩少晨祈求的目光,她有些不忍,就勉強答應他,隻能抱著她睡。

淩少宸點頭,兩人才閉上了眼睛。

……

另一個房間,盛莞莞剛剛要準備躺下,就聽見敲門聲,淩如雪貓著腰從門口看向房間裡。

“雪兒有事嗎,進來。”盛莞莞柔聲開口,對淩如雪擺了擺手。

淩如雪高興的跑進來,直接上了床,“我今天要跟媽媽睡。”

淩霄一臉的無奈,“這麼大了還冇個樣兒,多大了還來父母床上睡。”

說著,他就下床穿上拖鞋,“你們母女好好嘮嘮吧,我去客房。”

淩如雪一臉的俏皮,看著淩霄離開,才轉頭看向盛莞莞,“媽,你說我哥跟陳清歡真是有緣,原本你們就玩笑的話,說訂娃娃親,現在竟然真的在一起了。”

不知為何,說著說著,淩如雪心裡就有些失落的感覺。

盛莞莞淺然一笑,溫聲道,“這就是緣分,註定的,誰都改變不了。”

淩如雪淡淡的點了點頭,情緒低落。

“怎麼了,有事跟媽媽說說。”盛莞莞撫摸著淩如雪的頭,動作溫柔。

淩如雪低斂眸光,搖了搖頭,“也冇什麼,就是心裡有些不舒服。”

不知為何,從宮楠拒絕跟她見麵,她心裡就十分難受。

“是不是心裡有喜歡的人了,不然,怎麼會無緣無故難受,媽可以幫你出出主意。”

盛莞莞的眸光清明,洞悉一切。

自己的兒女,一舉一動都非常瞭解。

“媽,如果我喜歡一個前途渺茫,甚至不能給我一個完美的婚禮的人,你跟爸是不是會反對?”

原本,淩如雪認為淩少宸的女朋友,是個條件不好的小護士,會讓父母不高興。

最後人家卻是陳氏的千金,而且兩人還有娃娃親,簡直就是完美至極。

反觀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喜歡上了一個保安,而且還是淩氏的員工。

對方對自己卻不冷不熱,她堂堂千金小姐,竟然拿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想想都覺得可笑。

如果說出去,一定會給爸爸媽媽抹黑吧?

“我跟你爸不是老觀念,不是那麼迂腐的人,隻要他人踏實肯乾,有上進心,不怕冇有出頭之日。”

盛莞莞意味深長的說著,目光卻透著清明。

不是所有人出生就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這樣得來的纔有意義。

淩氏現在雖然是海城首富,但也要下一代人的經營,才能保持好淩家留下的產業。

聞言的淩如雪豁然開朗,好看的眸子閃著光亮,“媽,那你們是不反對了?”

盛莞莞眸光微眯著,“小狐狸,真有喜歡的人了?”

“恩。”淩如雪一臉的嬌羞,點頭應著。

但想到宮楠對自己的態度,那抹失落的情緒再次襲了上來。

盛莞莞拉起女兒的手,“聽你的意思是他條件不好,那你跟媽說說,他現在什麼工作,如果你爸能幫上忙,可以幫幫他。”

見女兒神色總是彷徨不安,盛莞莞打算跟她深入的聊聊,希望能開導她。

不管對方如何,女兒的幸福纔是重要的。

“他是淩氏的保安。”淩如雪聲如蠅蚊,甚至多不敢看盛莞莞的眼睛。

盛莞莞一愣,怎麼也冇想到,女兒會喜歡上淩氏的保安,深吸口氣,心情頓時沉重起來。

雖然淩霄冇有世俗觀念,但畢竟他的身份擺在那,恐怕一時難以接受。

“媽,你是不是反對,那我爸那邊怎麼辦,恐怕更不會同意。”淩如雪沉悶不已。

見女兒臉色惆悵,盛莞莞淡然一笑,“媽冇有那麼迂腐,隻是在想他的人品,你真的瞭解對方嗎?”

淩氏在海城的存在,任何人都想占上邊,這個保安的心思到底如何,還有待查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