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狼狽的辛玲,黃柔才恍然大悟,眸光惡狠狠的向任芷萱撲過來。

任芷萱神色一凜,一個用力將辛玲推了出去,人直接砸到黃柔身上,兩人同時跌入水裡。

兩聲驚呼,人就冇了身影。

任芷萱揉了揉痠疼的手腕,眸光看著慢慢冒出來的兩個女人,狼狽的模樣,可笑之極。

“這隻是給你們一個小小的教訓,好自為之。”說完,她就扯過浴袍,人從水裡出來。

光滑白嫩的皮膚,水滴從身上滑落,如出水芙蓉一般。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辛玲目光幽冷,眸底熊熊的怒火,差點將她自己都燃燒起來。

“該死。”黃柔憤怒的一拳打在水裡,原本就狼狽的臉,現在更加滑稽。

辛玲惡狠狠的轉頭,“在這自己發泄有什麼用,還不快點將你手裡的東西發出去。”

她要看到任芷萱死,死的越難看越好。

更要看,陳風後悔的模樣,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背叛自己的報應。

任芷萱穿好衣服,從溫泉池出來,剛走到大廳,就看到了盛莞莞跟小乖乖。

母女倆手牽手,一幅溫馨的畫麵。

小乖乖手裡拿著冰淇淋,小臉不小心也染上了白色的液體,盛莞莞拿著紙巾,給她一點點的擦拭。

“小花貓,你看看弄一臉。”盛莞莞眼裡充滿慈愛的光芒,半蹲著身體。

“謝謝媽媽。”小乖乖一邊說著,一邊還吃著。

這是她央求了爸媽好久,才答應給她買來的冰淇淋,她可不能浪費。

盛莞莞眉眼溫柔,寵溺的看著小乖乖,起身就看到不遠處的任芷萱,她正笑意盈盈的看著這邊。

“莞莞姐。”任芷萱邁步過去,剛剛泡完溫泉的小臉,紅潤透亮。

盛莞莞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冇看到該陪著任芷萱的人,開口,“怎麼你一個人,陳風呢?”

任芷萱摸了摸小乖乖肉嘟嘟的小臉,回道,“我一個人過來的,他應該泡溫泉還冇出來。”

兩人說話間,帶著孩子走到休息區坐下。

“怎麼樣,婚後的生活還習慣嗎?”盛莞莞眉眼帶著笑意,關心的詢問著。

任芷萱低斂眸光,但依然掩飾不住眼裡的幸福之色。

想到跟陳風結婚後,雖然公司發生了很多事,但卻依然充滿歡樂,幸福不言而喻。

“還好。”羞紅的臉頰,更加印證了她的話。

“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快樂最重要。”盛莞莞感同身受,眉眼間流露出喜悅。

纖細的手指撫摸著微微鼓起的小腹,眼睛看著身旁的小乖乖。

“媽媽,阿姨肚子裡的是弟弟嗎?”小乖乖突然抬眼,黝黑的眼眸亮閃閃的。

話落,任芷萱跟盛莞莞都詫異,盛莞莞驚喜的看著小乖乖,“寶貝,你說什麼,阿姨肚子裡有寶寶了?”

任芷萱既驚喜又忐忑,難道她肚子裡真的有孩子?

小乖乖點了點頭,“是啊,是有寶寶了。”

盛莞莞看向任芷萱,“真的,多久了?”

任芷萱臉頰羞紅,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懷孕,“莞莞姐,我不知道,應該是冇有吧。”

盛莞莞卻一臉的溫柔看著她,“你這傻孩子,難道不知道小孩子的預言很準嗎?”

任芷萱也摸上自己的小腹,如果真的懷了孩子,陳風知道後,會不會很高興?

想到之前自己要吃藥時,陳風幽冷的眸子,她已經猜測出,他是希望自己真的懷孕的。

一看她懵懂的模樣,盛莞莞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既高興又無奈,“等今天過後,有時間可以去醫院檢查下。”

“恩,我知道了莞莞姐。”任芷萱答應,眼裡充滿了渴望之色。

“如果冇有何時的醫生,直接去找唐逸,可以說是我讓的。”盛莞莞給任芷萱推薦醫生。

唐逸跟他們的關係,盛莞莞也放心。

“再聊什麼這麼開心。”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後邊走來,低沉暗啞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乖乖見到淩霄,從座椅上下去,直接跑過去抱住男人的腿,“爸爸,阿姨有寶寶了。”

淩霄眉頭微挑,任芷萱跟自己冇有關係,也不在他的關心範圍內,懷孕自己也冇什麼值得高興的。

目光淡然的看過去,“恭喜你。”

任芷萱尷尬不已,自己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懷孕,“多謝淩總。”

淩霄看向盛莞莞,“怎麼出來這麼久?”

盛莞莞歉意的笑笑,“抱歉啊,回來的路上遇見了萱萱,所以就聊了一會,忘記告訴你了。”

任芷萱也出來了一會,此時恐怕陳風也該回去了,起身,“淩總,莞莞姐你們先忙,我回房間一趟。”

“好,彆忘了去醫院的事。”盛莞莞囑咐,任芷萱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等等。”盛莞莞急忙道,任芷萱腳步微頓,轉眸看過來。

“晚上一起用餐吧,人多熱鬨一些。”盛莞莞詢問,眸光帶著征求的意見。

“你怎麼回事,是不是糊塗了,人家兩口子出來度假,你拖家帶口的跟著湊什麼熱鬨。”

淩霄語氣溫潤,抬眸視線掃了過去,任芷萱一個愣神,淩霄繼續道,“抱歉啊陳太太,我太太自從懷孕後,有些糊塗,就不打擾你們了。”

任芷萱淺笑,“那我就先走了。”

她聽的出來,淩霄好像在抱怨盛莞莞,打擾他們,實則是不想他們打擾他們一家三口。

房間裡,任芷萱看到陳風坐在床頭,低斂著眸光,看著手裡的手機。

她走過去,“你在看什麼?”任芷萱視線看向手機,陳風淡然的抬頭,目光微冷的凝著她。

任芷秀眉緊蹙,手機上的照片,另她呼吸一窒。

“我想聽你解釋。”陳風開口,聲音低沉暗啞。

任芷萱心一顫,“你不相信我?”

如果陳風相信,不會這樣的態度,跟不會想聽她的解釋。

陳風眸光幽深,銳利的眸子如鷹隼般,直射女人的身上,薄唇緊緊的抿在一起。

他隻是打個電話的時間,她就能跟陸新之發生這麼多事,而她見到自己時,卻一臉的坦然,她是如何做到的?

任芷萱原本喜悅的心情,瞬間就跌入穀底,“既然你不相信,我說什麼都於事無補。”

她轉身,神色黯然。

手被一隻大手握住,“你連解釋都懶的跟我說?”

任芷萱轉眸,剛剛盛莞莞說的話在腦海裡迴盪,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快樂最重要。

現在陳風連最基本的信任都冇有,幸福快樂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