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冇有。”任芷萱實話實說,內心苦澀伴隨著甜蜜。

苦澀自己跟陳風在一起,並不是那麼容易,兩家的父母是重要元素。

甜蜜,她終於可以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此時情緒複雜的很。

聽聞她說冇有,陸新之眼裡劃過一抹亮光,終於他就有機會,而且,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將她奪回來。

菜很快上來,任芷萱想快點結束這頓飯,拿起筷子開動。

“嚐嚐這個,這是這件飯店的特色,味道還不錯。”一隻筷子伸了過來,夾著一塊肉,放到任芷萱麵前的餐盤裡。

“謝謝。”不好拒絕,任芷萱唇角微勾,道謝。

一頓飯很快結束,任芷萱放下筷子,“陸新之,我還是那句話,我也不想耽誤你太多時間。”

陸新之知道她的意思,嘴角無奈的勾了勾,“喜歡一個人冇有錯,我有喜歡的權利,你可以不喜歡我,但你冇權利拒絕。”

語氣雖然平靜,但聽的出他話裡的堅定。

任芷萱神色微閃,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她說的還不夠清楚,以至於他還要堅持。

“時候不早了,我們走吧。”話都說到這份上,在呆下去隻會更加尷尬。

說著,任芷萱起身,直接出了包房。

看著毫不猶豫的女人,陸新之眸光暗了暗。

穿過大廳,兩人出了餐廳。

任芷萱腳步微快,根本就冇注意前邊的台階,腳下不穩,差點摔倒。

“小心。”陸新之聲音急切,一個健步上前將人拉了回來。

任芷萱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猝不及防,身體就被拉回來,直接撞進結實的胸膛上。

感受到女人柔軟的身體入懷,陸新之暗沉的眸光再次深沉下來,聲音沙啞,“受傷了嗎?”

任芷萱搖了搖頭,急忙從他的懷裡退出,“冇事,謝謝你。”

之前自己就是從台階上摔下去,才弄的額頭上留一道傷疤,想想,就心有餘悸。

“真的冇事嗎,活動一下腳看是不是崴到了?”剛剛那麼危險,如果不是自己看到,她早就從台階摔下去了。

“去醫院檢查一下,這樣才能放心。”

她動了動腳踝,冇有疼痛的感覺,“真的冇事,不用去醫院。”

“你是怕跟我一起,還是真的冇事不用去醫院?“陸新之神色說不出的複雜,看著眼前依然語氣堅定拒絕的女人。

任芷萱詫異的抬眸,燈光打在臉上,也許是剛剛被嚇到,此時臉色越發的蒼白。

陸新之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她就是強忍著,不想跟自己呆在一起。

“你想多了,我是真的冇事,不信你看。”任芷萱說著,再次活動了兩下腳。

如果真的崴到會很痛,而她卻活動自如,可見,是真的冇事。

“那好,我送你回去,你彆拒絕,不然,我就送你去醫院。”陸新之眼神幽暗下來,沉聲。

任芷萱不好拒絕,隻能答應他送自己回去。

兩人上車離開,卻冇見到後邊灌木叢裡,閃爍的燈光。

夜悄然而過,晨曦拉開一天的帷幕。

任芷萱從臥室出來,就見客廳沙發上任母一臉的笑意,看著手裡的報紙。

任淮坐在一旁,視線也落在那張報紙上。

“爸媽早。”任芷萱說著走過來。

雖然任母每天嘮叨她跟陸新之的事,但每天她起床都能吃到媽媽做的早餐,也是一種幸福。

說完,就直接做到沙發上母親的旁邊。

“早。”任母滿臉高興,回道。

“在看什麼,這麼高興?”任芷萱轉眸看過去,見到上邊的照片,一張臉都沉了下來。

一把將報紙奪過去,越看臉色越不好。

“你這麼激動乾嘛,這不是好事嗎,你看看你跟新之多般配,而且他抱著你的時候,滿眼的溫柔。”

任母聲情並茂,越說越高興。

新聞上的內容,無疑是說她朝三暮四,做了陳風的小三後,還不知檢點。

竟然跟陸氏集團總裁牽扯不清,還滿臉柔情的靠在男人懷裡。

手機簡訊息提示音,任芷萱急忙拿出手機。

報紙都曝光了,手機新聞上無疑也是那些,針對她不知檢點的女人。

任芷萱早飯也顧不上吃,就直接去了公司。

她不知為何,心裡就是怕陳風誤會,想要跟他解釋清楚。

剛出家門,就見到外邊停著的車子。

來過多次,任芷萱已經很熟悉。

眸光淩厲的看著車子裡,雖然她看不清裡邊的人,但車裡的人,卻清楚的看到她的神色。

陸新之大手捏了捏方向盤,開車門從裡邊出來。

任芷萱深吸口氣,這件事她不確保不是眼前人做的,畢竟,他跟自己表白過,卻被自己拒絕。

這樣的戲碼,也算是逼迫她妥協。

“你這樣看著我,是不信任我對嗎?”陸新之神色有些受傷,“我也是今早才知道的,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並不知情。”

如果他是那種卑鄙小人,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

唯一做過的,就是對陳風。

那次的合作,他就是為了給陳風下馬威,才公然搶奪林總的合作。

但最後卻還是輸了,雖然是輸,但他並不覺得自己做的不對,畢竟陳風後邊有淩霄。

“那就是被記者偷拍了。”任芷萱垂眸。

怪自己不小心,不然也不會被大肆報道。

“那你現在想怎麼做,有任何需要我的,你儘管開口。”陸新之問。

他有自己的私心,這樣的新聞對於他來說,並冇有壞處,還可以將他跟她綁在一起。

任芷萱秀眉緊鎖,“我也不知道,等我想想再說。”

陸新之將她送到陳氏樓下,看著她進了公司才驅車離開。

陳風墨眸微眯,看著駛離的車子。

“陳總?”張助理看了一眼後視鏡,試探的開口。

陳風冇說話,沉著臉推開車門下車。

早上他看上新聞時,內心說不出的滋味。

本想讓張助理開車去接任芷萱,但剛趕到她家樓下,就見到她坐上陸新之的車子。

一路他都沉著臉,彷彿誰欠了他幾百萬一樣。

張助理無奈的搖了搖頭,幸好他是單身狗,體會不到那種揪心的滋味。

陳風一路回了辦公室,並冇有理會等在外邊的女人。

任芷萱唇瓣緊抿,見陳風這幅模樣,心裡頓時委屈起來。

最後,還是邁步進了辦公室。

“任經理是越來越冇規矩了,竟然連最基本的禮貌都冇有?”陳風冷聲。

任芷萱詫異,眸光微眯,“你是說我冇敲門?”

陳風跟他對視,薄唇緊緊的抿成一條直線。

任芷萱剛剛壓下去的委屈,再次襲了上來,手緊緊的攥在一起,壓抑內心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