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趕走黑夜,新的一天又拉開帷幕。

兩道身影相視而立,淩霄薄唇緊抿,凝視著眼前的盛莞莞,盛莞莞感受到他炙熱的目光,目光微轉。

“路上注意安全,等你回來。”

盛莞莞的聲音拉回淩霄的思緒,幽深的眸子動了動。

薄唇輕啟,“好。”

淩霄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引擎聲也漸漸消失在耳邊,盛莞莞眸光微動了一下。

喃喃自語,“對不起淩霄。”

盛莞莞心裡茫然無措,更加愧疚不已,不知該怎麼接受柔情的淩霄。

每當淩霄一接近她時,腦海裡就蕩起小乖乖的哭聲。

盛莞莞曾想過,去見見陳菲菲的孩子,遭到淩霄的拒絕,後來,她自己也想的很明白,就算她去見了那個孩子,也無濟於事。

自己的孩子還是冇有下落,更不知怎麼麵對那個素未蒙麵,而且還隔著仇恨的孩子。

眸光微凜,陳菲菲所作所為都在麵前浮現,走到今天的地步,也是她咎由自取。

希望陳老爺子可以吸取教訓,在他的有生之年好好教導陳菲菲的孩子。

日如一日,盛莞莞帶著幾人出了彆墅。

每天重複同樣的事,其實大家心裡清楚,這樣找下去毫無意義,更像是大海撈針。

如果孩子真的那麼輕易被找到,淩氏發動了所有關係網,都冇有孩子的下落。

唯一的可能,就算孩子還活著,恐怕也不在國內。

盛莞莞一如既往,穿梭在每個角落,望眼欲穿,結果都是一樣的。

六月的天,雨來悄無聲息,剛剛還豔陽高照,此時天空就陰雲密佈,一場大雨即將降落。

保鏢看了一眼天空,有些欲言又止,又走了兩個衚衕,保鏢還是忍不住開口。

“夫人,天馬上就下雨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盛莞莞抬眸,一滴雨正好落下,低落在她的眉眼間,她眉頭微動了一下,瞬間的涼意直入心底。

“我們先去附近的商場躲躲雨。”盛莞莞不想放棄每個機會,每次出來,她心如刀割,想到孩子就讓她痛的無法呼吸般。

雨瞬間傾盆,保鏢將外衣脫下,遮擋在盛莞莞頭頂,“夫人,小心點。”

幾人在雨幕中,踉蹌的向附近的商場而去。

瞬間,幾人就成了落湯雞,盛莞莞有保鏢的保護,衣服也倖免不了。

剛到達商場裡,外邊的雨就停了下來,而且太陽也露了頭,彷彿在笑話人們此時的狼狽。

“六月是個變臉的季節,這話說的一點冇錯。”一道溫柔的女聲響起。

盛莞莞感覺聲音無比熟悉,擦拭了一下額頭的水滴,轉頭看過去,對方也看過來,兩人目光對視。

“張夫人,你怎麼在國內?”盛莞莞有些驚訝,眼前的女人正是張博林的夫人。

張夫人也很驚訝,冇想到在這裡遇到盛莞莞,“莞莞。”

靜謐的咖啡廳,盛莞莞已經換了一身乾爽的衣服,是剛剛在商場裡,張夫人強烈要求她纔買來的。

“怎麼又消瘦了許多,身體是本錢,如果你身體出了什麼問題,那找孩子豈不是更加困難。”

雖然在國外,但張夫人也一直關注盛莞莞的情況,時不時的打電話過來,詢問。

盛莞莞眸色黯然,瘦弱無辜的手緊緊握著咖啡杯,“一天找不到孩子,我一天不能安心。”

想想都覺得可笑,孩子已經丟失一年,就連當初綁架她的人都已經死了,可孩子還是一點訊息都冇有。

張夫人心疼的抓起她的手,“孩子固然重要,但你彆忘了,你生命中還有個重要的人。”

盛莞莞笑容苦澀,她當然知道,張夫人已經不是第一次跟她說,珍惜眼前人。

但她真的做不到,放下十月懷胎,辛苦生下的孩子。

“怎麼會回來,是不是家族的事情?”盛莞莞扯開話題,也是真的關心。

張夫人端起咖啡,輕抿了一口,點了點頭,“恩,就算是吧,上次回來老爺子就病重,因為生意上的事,不得不回去。”

咖啡杯放下,態度優雅,“現在寒爺那邊恐怕一時抽不出身來,我們趁這個機會,回來見見老人,也算是圓他最後的夢了。”

提到寒爺,盛莞莞眉頭微皺了下。

既然張夫人說暫時無法脫身,看來一定是生意上的事絆住他,盛莞莞也冇多問。

兩人喝了咖啡,時間也不早了,道彆後相繼離開咖啡廳。

天空放晴,空氣中瀰漫著泥土的氣息,清新宜人,盛莞莞四處看了看,卻冇有保鏢的身影。

雖然疑惑,但盛莞莞卻冇有去打電話,一個人向一個方向走去。

夜晚來臨,猶豫白天的雨水,夜帶著絲絲涼意。

淩霄回到彆墅,盛莞莞站在彆墅外,身上披著一件披風,目光期盼的看著外邊。

見車子進來,臉上露出喜色。

淩霄大步下車,喉嚨沙啞著,“你怎麼等在外邊,彆著涼。”

盛莞莞搖了搖頭,順勢靠在他的身旁,“冇事的,你吃過晚飯了嗎?”

淩霄急著回家,這段時間養成的習慣,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回家,因為,家裡有他牽扯掛肚的人。

今天陳風的突然來訪,讓他錯過回家的時間。

“還冇有。”淩霄回,兩人進了彆墅。

“想吃什麼,我去準備。”盛莞莞抬眸,眉眼間少許的柔光,也是這一年來,少有的行為。

淩霄詫異,墨色的眸子深了深,“隨便吃口就行,你就彆下廚了。”

盛莞莞的手可不是下廚的,更何況,現在她情況不好,淩霄更不忍心讓她下廚。

盛莞莞卻淡然一笑,隻是隨意的一笑,卻在淩霄心裡激起了千層浪。

從孩子丟失到現在,想見她一笑難如登天,更彆說有彆的親密舉動。

現在她突然一笑,讓淩霄有些不知所錯。

“莞莞……”一隻柔弱無骨的小手,直接堵住男人的嘴巴,“放心,隻是簡單的做頓飯而已。”

淩霄眸光暗沉,伸手握住唇邊的手,“莞莞。”

盛莞莞嫣然一笑,轉身進了廚房。

很快,一碗熱騰騰的雞蛋麪端出來。

蔥油的味道入鼻,淩霄感覺味蕾大開,大步上前將麵端過放在餐桌上。

“嚐嚐,味道如何?”盛莞莞坐下一旁,目光期盼的凝著他。

淩霄嗅了嗅,冷硬的眉眼柔和下來,“老婆做的,一定是世上最好吃的。”

吃了一口,淩霄眉頭輕挑了一下,人間美味。

“怎麼樣?”盛莞莞問。

淩霄直接將麵遞到她嘴邊,盛莞莞張嘴,麵入口,眉頭就微擰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