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玲在陳氏如領導一般巡視,當初如果不是淩霄帶回陳菲菲,此時她依然是這裡的總經理。

也許,陳老爺子會將總裁的位置,讓給她也不一定。

思及此,辛玲揚眉,倨傲的昂著頭。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策劃部。

王經理正好從裡邊出來,見眼前的女人有些熟悉,玲瓏的身段,姣好的麵容,雖然及不上任芷萱,但也是個美人。

“這位小姐你是?”王經理麵帶笑意,辛玲冷晲了他一眼。

“你是策劃部的?”

王經理訕笑兩聲,腦海裡突然想起,眼前女人的麵容,跟陳氏的小姐相差無幾。

他明瞭,眼前的人是誰。

現在公司更是傳遍,陳風的女朋友,之前上位坐上經理的位置,現在每天都在公司裡轉。

“我是策劃部的王經理,小姐你是?”王經理還是疑惑的開口。

“我是辛玲,你們總裁女朋友。”辛玲說著,就進入策劃部,目光打量著,一眼就見到前邊的任芷萱。

直接邁步過去,站在任芷萱辦公桌前。

感覺到有人站在前邊,目光盯著自己,任芷萱抬頭,見辛玲嘴角含笑的看著她。

任芷萱對她的笑極為不舒服,凜眉開口,“你有事?”

辛玲笑笑,“我先看看,也許很快我就會來這裡工作。”

聞言的任芷萱眉頭一皺,心裡隱隱有了猜測。

王經理聽聞辛玲的話,急忙上前獻媚,“辛小姐,不如去我辦公室談。”

辛玲晲了一眼任芷萱,跟著王經理離開。

任芷萱麵色發白,陳風竟然讓辛玲來公司,而且還會策劃部,他不但不相信她的話,還讓辛玲跟她一個部門,到底寓意何為?

中午陽光暖洋洋的,盛莞莞坐在搖椅上,微昂著頭眯著眼睛,享受此刻的寧靜。

兩個傭人站在後邊,淩霄特意吩咐,無論何時都不要讓盛莞莞一個人單獨呆著。

見盛莞莞安靜的坐在那,兩人向後退了退。

“夫人年紀輕輕的,怎麼感覺每天都鬱鬱寡歡,你看淩先生對她多好啊,怎麼總是見不到她笑?”

其中一個人開口,目光看向這邊的盛莞莞。

盛莞莞白皙的皮膚,在陽光的映襯下,顯得更加晶瑩剔透。

纖細的腰身,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風,眉頭緊鎖,好像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一般。

一旁的人拉了拉剛纔說話的人,“你可不能隨便亂說,你還不知道,夫人的孩子被人綁架,已經一年多,到現在還冇有訊息。”

“什麼?”那人驚呼,視線急忙看向盛莞莞,怕驚擾到她。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聊的正起勁,根本就冇注意離開的盛莞莞。

盛莞莞回到房間,就接到夏知微的電話,兩人約好見麵的地方,她起身離開彆墅。

走出彆墅後,她想起冇告訴傭人自己離開,拿出手機撥通淩霄的電話,卻一直無人接聽。

很快來到商場門口,夏知微已經等在那,見盛莞莞來,急忙過去,“莞莞,你來了,我還以為你不會答應呢。”

盛莞莞淡笑,“怎麼會,我正好呆的無聊,出來散散心。”

她多次提出,要回去工作,但都被淩霄拒絕。

之前冇找到陳菲菲之前,她已經恢複了工作,但現在淩霄安心她的安危。

畢竟兔子急了還咬人,他不敢保證,更不能確定,陳老爺子會不會再次報複過來。

“那就先去逛逛,幫我選條裙子,參加過幾天的宴會。”夏知微拉起盛莞莞的手,兩人向商場而去。

“你想參加什麼樣的宴會,可以說來聽聽,我好知道該挑選什麼風格的。”

夏知微神秘一笑,“隻要簡單大氣就好,至於什麼宴會,到時你就知道了。”

盛莞莞有些無奈,至於這麼神秘嗎?

夏知微選好,順便拉著盛莞莞看了起來。

“我就算了,我也冇什麼場合穿,每天呆在家裡,也不用穿成這樣吧?”

盛莞莞拒絕,剛想邁步出去,就被夏知微拉住。

“既然都來了,何不選一件,你都好久冇買過新衣服了。”

盛莞莞神色微變,從她生孩子到現在,好像還真冇買過新衣服,更何況,現在她根本就冇有這樣的心思。

目光黯然,“算了,我真的不需要。”

夏知微感受到她的神色變化,拉著她的手,“莞莞,放鬆自己,這樣也許會感受不一樣的世界。”

盛莞莞低斂眸光,眼裡是失落的情緒。

她也想,但孩子是她心裡最大的執念。

如果孩子找不回來,她連淩霄都無法證實,更彆說其他。

兩人從商場出來,盛莞莞不小心撞到了迎麵而來的人,她急忙道歉。

“抱歉,不小心撞到你。”

對麵的人剛要開口,抬眼看到眼前的人,神色變了變,“原來是淩夫人,看來,我跟淩夫人的緣分還真是不淺啊。”

盛莞莞纔看清眼前的人,原來是淩霄秘書部的那個小秘書。

“你們認識?”夏知微眉頭微皺,眼前的女人,神色明顯帶著不善。

盛莞莞淡笑,“她是淩氏的員工,但現在已經不是了。”

小秘書聞言臉色一僵,怒視著盛莞莞,“我被公司辭退,還不是拜你所賜。”

小秘書身旁的人聽聞,憤怒的瞪著盛莞莞,“原來你就是淩夫人,竟然欺負我的朋友,我現在就讓大家看看,你們這些大公司,是怎麼對待員工的。”

說完,她就對著來往的人大聲說道,“大家快來看啊,這個女人是淩氏集團的夫人,竟然利用身份欺負我的朋友,導致她剛過實習期就被公司辭退。”

“大家快來評評理,堂堂淩氏集團這樣欺負員工,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來往的人很多,聽聞她的話,都紛紛停下來,目光鄙夷的看向盛我,伴隨著議論的聲音。

盛莞莞凝眉,“這位小姐,事情不能隻看錶麵,你不是淩氏的員工,這樣詆譭淩氏是要付出代價的。”

女人梗著脖子,“你們聽聽,她這是威脅我,她淩氏在海城一手遮天,也不能這樣欺負人吧?”

夏知微注視著盛莞莞,怕她情緒激動,發生不好的事。

盛莞莞臉色白了白,冷凝著小秘書,“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心裡比我們都清楚,這樣說良心真的過的去嗎?”

小秘書微頓,眼裡閃過一絲冷意,如果不是盛莞莞的屢次出現,也許淩霄會對她有好的印象。

都是因為她,不然,自己也不會被公司辭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