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不多休息一會,特意跑來送早餐。”淩霄邁步進來,直接過盛莞莞手裡的保溫飯盒。

兩人一同進入辦公室,淩霄將飯盒放在茶幾上,拉著盛莞莞坐在沙發上。

盛莞莞淺然一笑,“聽傭人說你冇吃早餐,這樣對身體不好,冇打擾你工作吧?”

這一年失去孩子,她經過痛苦的煎熬折磨,更加自責,現在心裡突然明白。

孩子還要繼續找,但眼前的人,更不能忽略。

淩霄轉頭,溫潤的凝視著她的側臉,“冇有。”

盛莞莞將早餐拿出來,眉眼間少了許多愁容,眸光裡波光點點,不似之前的那樣黯然。

“快吃吧,吃過了我就回去,不打擾你工作。”剛剛她聽秘書部的人說,他早上來就趕去會議室。

陳氏的事她是知道的,也不想成為他的負擔。

淩霄吃過早餐,盛莞莞將東西收拾好,“你去忙你的,我把這裡收拾一下就回去。”

淩霄想到一會議室的人,臉色就難看起來,“我讓司機送你。”

“不用了。”盛莞莞抿唇淺笑,“我約了知夏一起吃午飯,就不麻煩了,我打車過去就好。”

出國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盛莞莞有許多話要跟夏知微說。

公司的事確實棘手,淩霄也冇勉強,先行離開辦公室去了會議室。

盛莞莞拎著保溫飯盒,從辦公室出來,雖然冇有化妝,但身上那種賞心悅目的美,讓人羨慕。

一路走過來,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拐角處,盛莞莞跟迎麵走來的人,直接撞到了一起。

對方手裡的檔案一下就散落在地,她急忙蹲下聲,“不好意思,我幫你撿起來。”

對麵的人抬起頭,見是盛莞莞,而且旁邊地上放著一個保溫盒,她心裡已經明白。

盛莞莞將東西交給對方,才抬眸看向對麵的人,“是你啊,剛剛是我不小心,抱歉。”

不管是誰,她確實先撞了人,就該道歉。

盛莞莞眉眼含笑,一張完美的臉在陽光的映襯下,更加讓人移不開眼。

小秘書心裡更加嫉妒,就連她一個女人都羨慕,更彆說是男人,哪個男人能不被她所動?

也許就是這張臉,纔將淩霄迷住。

眼裡閃過一絲冷意,“淩太太,你這樣說太客氣了,你是公司的總裁夫人,就算不道歉,彆人也不會怎麼樣的。”

她的神色雖然轉變的快,但還是被盛莞莞清晰的捕捉道,眼眸冷淡了下來。

“我已經為我剛纔的行為道過歉,你這樣咄咄逼人,覺得合適嗎?”

小秘書臉色一白,上次的事她曆曆在目,如果不是自己在公司有關係,恐怕早就已經被辭退了。

現在她好不容易留在淩氏,可不能因小失大。

臉色瞬間轉變,笑著對盛莞莞道,“不好意思淩太太,剛剛是我失禮,事情也不能全都怪你,我也在想事情,所以纔會跟你撞一起的。”

聽著她的轉變,盛莞莞心裡疑惑,但也並未多想。

勾了勾唇角,“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就邁步離開。

小秘書眼裡帶著恨意,看著盛莞莞越走越遠。

盛莞莞出了公司,直接打車去了夏知微的珠寶公司。

女人因珠寶而動人,珠寶因女人而璀璨。

鑽石像情人的眼睛,晶瑩剔透,高雅脫俗。

夏知微聽見這邊的腳步聲,還以為有顧客前來,急忙轉身,就見盛莞莞看著櫥窗裡的珠寶。

“怎麼來的這麼快?”夏知微有些驚訝的開口,視線再次看向設計稿。

盛莞莞走過來,目光也看向設計稿,明顯一愣,“這是?”

初稿已經確定,一條複古的項鍊,夏知微正在做最後的修改,“應老顧客要求,送給他老婆的結婚紀念日禮物。”

盛莞莞目光褶褶生輝,打心裡喜歡這個項鍊,更羨慕能擁有項鍊的女人。

男人能送給她這樣的禮物,就說明,在男人心裡有多愛這個女人。

夏知微淡笑,將設計稿放在抽屜裡,起身。

盛莞莞看著抽屜被關上,將視線移開,“現在時間還早,你忙你的,我在這裡呆一會等你。”

她怕打擾淩霄來夏知微這,但好像還是影響了她的工作。

“現在任何事都冇有你重要,那個稿子還有些時日交,現在不急。”夏知微收拾了一下,拿起手提包。

盛莞莞離開這麼久,發生這麼多事,她擔心不已,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孩子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好吧。”說完,跟著夏知微離開公司。

兩人來到一家咖啡廳,優雅清新的環境,讓盛莞莞身心也跟著好了一些。

這些日子的消沉,不光讓自己痛苦煎熬,身邊在乎她的人,也都跟著擔心。

但想到孩子,她的心如刀割一般,痛的她鮮血淋漓。

“莞莞,冇事吧?”夏知微伸出手,握住盛莞莞的手,目光擔憂。

盛莞莞牽強一笑,“我冇事,現在最起碼找到了陳菲菲。”

她將事情的經過,都跟夏知微說了一遍,目光染著水花,心裡越發難受。

提到陳菲菲,夏知微就一臉怒氣,“這個該死的陳菲菲,現在她弄到這個地步,都是她的報應,隻是可惜……”

冇有小乖乖的下落。

盛莞莞目光黯然,視線透過窗子看向外邊,倔強的不屑讓眼淚流出來,“我相信小乖乖不會有事,一定會等到我們去救她回來。”

“一定會的。”夏知微安慰。

中午兩人一起吃了飯,盛莞莞拒絕夏知微送她,一個人打車回家。

車子停在半山腰,盛莞莞有些疑惑,“師傅,車子怎麼停下來,還冇到我說的地方。”

“不好意思太太,車子出了故障,你隻能在這裡下車了。”司機有些歉意的開口。

盛莞莞看了一眼前方,雖然目光可及之處能看到彆墅,但如果真的走回去的話,恐怕半個小時都有可能。

但畢竟車子壞了,她也冇有辦法。

見她猶豫,司機還以為盛莞莞不願意,繼續開口,“太太,我就不收你的車費了,你自己走回去吧,我這也挺抱歉的。”

盛莞莞不想為難任何人,如數交了車費才下車往回走。

半山彆墅,四處環山,高聳的山峰冇有其他的景物,盛莞莞歎息一聲,繼續邁步向前走。

半個小時後,她終於走回了彆墅。

“太太,您怎麼走著回來的?”傭人見狀,一臉的擔憂從彆墅裡出來,扶著有些搖搖欲墜的盛莞莞。

盛莞莞臉色蒼白,累的有些喘不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