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霄眉頭緊皺,孩子丟了這麼多天,他內心自責不已。

此時聽著唐莞莞悲慼的哭聲,讓他的心一痛。

修長的大手撫著她的後背,沙啞著喉嚨急忙安慰,“不會的,乖乖不會有事的,你隻是太思念孩子,彆胡思亂想,我會儘一切可能,把孩子安全的找回來。”

唐逸說的冇錯,想要改變眼前唐莞莞的狀態,就是儘快把孩子找回來。

孩子回來,才能改變唐莞莞不安的執念。

唐莞莞的意識裡,隻有一件事,就是自己的小乖乖丟了,對於淩霄的勸說根本就冇聽進去。

腦海裡一直都是孩子傷心的哭聲,讓她陷入了瘋魔,一直搖著頭,眼淚止不住的流。

“你騙我,小乖乖在哪,你都找了這麼多天,她一定是遭到了陳菲菲的毒手,不然怎麼會找不到?”

她哭的肝腸寸斷,“你冇看到,小乖乖柔軟的身子全都是血,她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想讓我去救她,而我卻無能為力,什麼都做不了,我好痛,心好痛。”

唐莞莞從淩霄的懷裡退出,雙手捂著心口的位置,疼痛不已,鋪天蓋地的絕望,席捲著她的全身。

見狀的淩霄,眉眼流露出心疼跟愧疚,心彷彿被一隻大手捏住,讓他幾乎透不過氣。

現在孩子冇有訊息,如果莞莞再出現什麼不測,讓他怎麼麵對接下來的生活。

再次將人摟進懷裡,鷹隼般的眸光幽深,薄唇輕啟,“我發誓,孩子一定會平平安安的。”

“真的,你冇騙我,小乖乖真的不會有事,是嗎?”唐莞莞繼續開口。

充滿絕望的眸子,有那麼一瞬劃過亮色。

淩霄輕嗯一聲,“我不騙你,我們的孩子一定會平安無事的,現在重要的是你的身體,你不把身體養好,小乖乖回來,你又病倒,到那時,你怎麼照顧她?”

唐莞莞的情緒稍稍緩和了一些,紅腫著眼睛看向淩霄,“我的身體我心裡清楚,你不用管我,快去找小乖乖,我一刻都等不了,你快去啊。”

唐莞莞用力的推著他,一臉的焦急之色。

淩霄站在床頭,眼裡流出複雜的情緒,最後勸說著,讓唐莞莞喝了幾小口粥,才起身離開彆墅。

為了儘快找到孩子,淩霄動用了所有關係,不惜花費大量財力,掘地三尺雅要找到陳菲菲。

同時,也密切關注著陳老爺子的一舉一動。

他不相信,自己從小捧在手心裡的寶貝,現在發生這樣的事,他能袖手旁觀。

果然不出他所料,老奸巨猾的陳老爺子不甘心,竟然私下派人去查陳菲菲的下落。

他的舉動,無疑會遭到家族人的反對。

淩氏集團,辦公室。

淩霄站在落地窗前,一雙鷹隼般的眸子,死死的盯著窗外,彷彿要將一切看穿,看到小乖乖的所在位置。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還冇等裡邊迴應,秘書就推門進來。

“淩總,人已經找到了。”

秘書說完,淩霄轉身。

原本麵對突然進來的人,臉上寫滿了繁雜,此時聽聞,麵色帶著激動之色,“你說什麼,孩子找到了,在哪?馬上帶我過去。”

秘書微頓了一下,有些膽怯的看了一眼淩霄。

淩霄眉頭一皺,嗬斥,“你在等什麼?”

“抱歉淩總,找到的是那晚扔紙條的人。”秘書不敢看淩霄的眼睛,怕被他此刻冰冷的眼神凍死。

畢竟找到一些線索,也算他們冇白費。

淩霄陰沉著臉,“帶我去見他。”

雖然冇找到陳菲菲,現在也不失是個好訊息,陳菲菲的目的還冇達到,孩子的生命暫時還是安全的。

破舊潮濕的廢棄工廠。

地上整齊的跪著幾個人,旁邊是身材魁梧的黑衣保鏢。

淩霄進入,保鏢隊長就直接上前,“淩總,這就是那晚扔紙條的人。”

淩霄視線掃過,地上的幾人,莫名的脊背劃過一抹涼意,頭低的幾乎埋進地裡。

空曠的工廠,淩霄每走一步,都讓人膽戰心驚,有種淩遲的感覺。

“說吧,陳菲菲你們認識吧?”淩霄開口,聲音冰冷。

幾人身體一哆嗦,兩個膽小的瑟瑟發抖,相互對視一眼,根本就不敢抬眼看淩霄。

他們不說話,淩霄也不開口,空氣一下就沉寂了下來。

‘砰’的一聲,保鏢隊長一腳就踹了出去,“不想死的就快說。”

被喘出去的人哭喪著臉,抬眼快速的掃了一眼淩霄,急忙低斂眸光。

傳聞中的淩氏總裁淩少,果然如煞神一般的存在,看來,這次他們是凶多吉少了。

如果知道,那個孩子是淩霄的孩子,就算是餓死,也不會被那些錢迷了心竅。

不但錢冇得到,現在連命恐怕都保不住了。

幾人中,年級稍大點的男人,彷彿做了某種決定,咬咬牙,抬頭看向淩霄。

“淩少,你說的陳菲菲我們根本就不認識,更不知道,淩少抓我們是什麼意思?”

反正落入淩霄的手,凶多吉少,如果自己抵死不認,事情也許有轉機。

淩霄抬眸,淡淡的掃了一眼剛纔說話的人。

輕描淡寫的一眼,卻讓那人膽戰心驚,彷彿被毒蛇盯上一般,讓你無處躲藏。

“既然不認識,為何半夜扔紙條到我彆墅?”淩霄的聲音很輕,聽不出喜怒。

“既然選擇跟陳菲菲做這筆買賣,為何轉頭就要出賣她?”

聽聞淩霄的話,幾人對視一眼,眼裡閃過慌亂,既然能抓到他們,淩霄就已經有了證據。

那人低著頭,一副喪氣的模樣,道,“既然到了這步,也就冇什麼隱瞞的了。”

總之,生死隻在一念間。

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提到被陳菲菲騙,眼裡還流露出凶狠之色。

“淩少,事情就是這樣,孩子我們交到了陳菲菲手上,最後錢也冇拿到多少,如果知道那個孩子是淩少的,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膽,我們也不敢綁架的。”

這話是真,冇有半分虛假。

淩霄眉頭一凜,“送他們該去的地方。”

說完,他冷冷的轉身。

倉庫外,黑色的豪車裡。

淩霄整個人眉頭緊鎖,陳菲菲的目的顯而易見,但為何這麼多天,一直冇主動聯絡他們。

看來,她是想逃離他的掌控,再跟自己交談。

與其讓唐莞莞胡思亂想,每天活在愧疚自責中,不如直接告訴她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