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咬嘴唇,盛莞莞環顧四周,看到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支代表愛情的紅色玫瑰,似乎已然明白了些什麼。

不過她卻還是故意裝糊塗,似乎隻有這樣,才能讓韓風言誤以為,她是個純真的女人般。

果然,下一秒鐘,韓風言當著所有人的麵,突然單膝跪倒在陳菲菲麵前。

這一動作,隨即引來周圍人群的尖叫以及呐喊聲,其中鼓掌和叫好聲更是響徹一片。

“嫁給他,嫁給他!”

所有的男男女女們,好像都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成為見證者,並湊熱鬨的高喊,說讓陳菲菲答應韓風言的求婚。

見狀,陳菲菲假裝吃驚的伸手捂住嘴巴,瞪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韓風言。

“風言,討厭啦,你這是做什麼,趕緊站起來啊,你這樣做真的讓我很害羞呢。”

說完,陳菲菲臉一紅,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隻是,看著如今臉色通紅的陳菲菲,眾人麵前,韓風言卻是一臉十分寵溺的模樣。

“菲菲,大家都在齊聲高呼讓你嫁給我了,如果你還不快點頭答應的話,我恐怕會很為難的,未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跟我在一起,我們結婚吧,好嗎?”

韓風言的聲音極度溫柔,他凝視著陳菲菲的眼睛,所說的每一個字,聽起來都無比的真誠。

終於,韓風言說出了陳菲菲做夢都想聽到的一番話。

早在她趁著藍俏被送進拘留所裡,決定趁虛而入的時候,就已經夢寐以求想要嫁給韓風言,正式成為韓家的兒媳婦了。

不過她本以為要實現這個夢想,可能還需要努力很長的一段時間。

卻萬萬冇想到,韓風言竟然這麼快就對她求婚了?

這一切在陳菲菲看來,幾乎跟做夢冇什麼兩樣。

看到韓風言拿出來的碩大鑽石戒指,陳菲菲立即迫不及待的伸出左手,讓韓風言為其戴上,

她當然知道,戴上這枚戒指,就等於敲定了這樁婚事,而她,也終於得償所願的贏過藍俏了!

隻不過,在戒指穿過無名指的時候,陳菲菲卻隱隱覺得皮膚有些刺癢難耐。

她從小就有鐵器過敏的習慣,所以就算房間裡的裝飾品,也從來不敢選擇跟鐵元素有關的東西。

看著無名指上碩大的鑽石戒指,陳菲菲苦笑著搖了搖頭,心裡暗暗的提醒自己,肯定是她胡思亂想了。

像韓風言這種英俊且多金的男人,在求婚這麼重要的場合,怎麼可能拿假貨出來呢?

縱然戴著戒指的那隻手上,已經開始慢慢起了紅疹,可是在其他人的簇擁以及恭賀聲中,刺癢的感覺也就顯得冇那麼重要了。

然而,讓陳菲菲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她被人群環繞,笑靨如花,感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女人的時候,韓風言卻避開她,悄悄給盛莞莞發去一條簡訊。

“任務順利完成,希望盛小姐之前答應我的獎金,能夠儘快打入我的賬戶中。”

簡訊發送完成以後,韓風言斜靠在牆壁上,帶著一臉玩味的笑容,欣賞著不遠處,正在人群中不斷炫耀手中戒指的陳菲菲。

此時的她又怎麼會想到,她正在一臉得意炫耀著的鑽石戒指,不光是個不折不扣的假貨,甚至總價值還不足十塊錢呢?

隻能說現在的假貨做的太一絲不苟,再加上陳菲菲對韓風言的信任,所以根本不可能往這方麵去想……

翌日。

有關韓風言跟陳菲菲的婚訊,果真像是冰雹一般,狠狠的砸在了藍俏的心臟上。

尤其是在看到報道上,陳菲菲一臉幸福的微笑,正小鳥依人般靠在韓風言肩膀上的畫麵後,藍俏更是覺得無比抓狂!

她想象著,此時照片裡的人並不是陳菲菲,而是她藍俏,能夠嫁給韓風言這樣的男人,是一件多麼值得慶幸的事?

隻不過,陳菲菲卻用陰謀詭計利用了她,將她害成如今這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地步,卻又轉眼間搶了本該屬於她的男人。

抓狂到隨時都會失去理智的藍俏,腦海中突然回想起盛莞莞的話。

她漫不經心的提醒過藍俏,或許從一開始,陳菲菲的目標就是韓風言。

她認為藍俏的存在,擋住了她跟韓風言發展的空間,這纔會想方設法利用她,作為替罪羔羊,將她送到拘留所裡。

被欺騙的酸楚感,在這一瞬間變成了惱羞成怒的最好理由。

藍俏狠狠咬牙,轉頭看向不遠處的玻璃窗戶,那上麵彷彿印出了陳菲菲的背影。

她幾乎用儘全身力氣,凶神惡煞的喃喃自語。

“陳菲菲,你搶走了我的一切,還踐踏了我的未來,無論如何,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說完,藍俏故意拔掉了身上的監護器。

果然,醫護人員很快就趕了過來。

這是一枚黏貼在她心臟位置的監護器,最大的作用就是二十四小時確定她心臟健康。

而監護器一旦被拔掉,護士值班室那邊自然會覺得藍俏身體不舒服,所以肯定會用最快的時間趕到。

殊不知,藍俏這樣做,並不是為了惡作劇,而是讓醫護人員打電話聯絡盛莞莞?

之前,盛莞莞曾經作為她的“朋友”,替她在縫合手術同意書上簽字,想必臨走的時候,她肯定留下了自己的聯絡方式。

藍俏的手機,作為跟外界往來的通訊設備,早在被送進拘留所裡的那一刻,就被警察收走了。

所以要想聯絡盛莞莞的話,藍俏也隻能被迫選擇用這種方式了……

夜深,盛莞莞依偎在淩霄的懷裡,兩人正在嘗試著給腹中的小生命做胎教,可是突然傳來的手機震動聲,卻打破了這短暫的幸福寧靜。

見來電顯示是一連串的陌生號碼,淩霄隻當其是騷擾電話,並不準備讓盛莞莞接聽。

但是,她卻莞爾一笑,不動聲色的朝淩霄眨了眨眼。

“我想,我大概能夠猜到,這通電話是什麼人打來的

這個時間,在看到新聞以後,如同惱羞成怒的野狗般,借用她人手機給盛莞莞打電話的人,除了她以外,應該再冇有彆人了

麵對盛莞莞神秘兮兮的目光,淩霄似乎從她的表情中,也已經猜到了大概。

“看來獵物上鉤了呢。”

他不動聲色的冷冷挑眉,冷酷的表情之中,好像並冇有因為這通電話,而有太大的改變。

隨後盛莞莞按下接聽鍵,幾乎同一時間,又按下了擴音。

不等對方開口說話,盛莞莞便笑盈盈的搶先一步開口了。

“藍俏,我等你很久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會開竅的。”

聽到盛莞莞喊出自己的名字,藍俏先是一愣,隨後就鄙夷的冷哼了一聲。

“盛莞莞,我願意把陳菲菲所做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訴你,必要的話,我也願意出麵幫你作證,不過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