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小姐,實在很抱歉,莉莎這丫頭,被我慣壞了。”

微皺眉頭,劉凱文還以為盛莞莞是在嘲笑自己,於是趕緊出言解釋。

但是盛莞莞卻搖了搖頭。

“看到你們父女之間感情如此溫馨和睦,我真的特彆羨慕,希望我以後還會像你們這樣。”

說完,盛莞莞臉上流露出溫柔的笑容,輕輕撫摸著小腹。

臨近傍晚,劉凱文和小莉莎跟盛莞莞道彆。

送走兩人後,兩個熟悉的身影,突然間出現在眼前。

來人竟然是淩霄和餘倩倩?

見到兩人並肩而行的畫麵,彷彿是一把利劍,深深刺透了盛莞莞的心臟。

難道,兩人嫌她之前在酒店門外看到的還不夠,淩霄竟然還要將餘倩倩帶到她麵前,讓她眼睜睜的看著兩人秀恩愛嗎?

想到這兒,有一股惱怒的火焰,正在盛莞莞心中燃燒著。

她坐在病床上,精緻的小臉在傍晚夕陽的籠罩下,顯得有些蒼白。

不過,她卻決不允許自己在氣勢上敗下陣來。

斜睨著推門而入的淩霄和餘倩倩,她冷冰冰的低吼著。

“出去!”

她不想見到這兩個字,所以說話的態度,也是格外的咬牙切齒。

餘倩倩顯然被盛莞莞出乎預料的語氣嚇到,第一反應,就是趕緊跑到淩霄背後藏匿起來。

此時冇有人發現,平時那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僅僅隻是一句話,就可以讓粉絲團神魂顛倒的餘倩倩,表情看起來比之前疲憊了不少。

可是盛莞莞根本懶的理會這點。

她又不是吃飽了撐的,何必要去在意“情敵”的想法呢?

“莞莞,你先彆激動,這次我帶餘倩倩來見你,就是想要解釋清楚你我之間的誤會,既然你不想聽我說,那便聽她一五一十的告訴你吧。”

聽出盛莞莞語氣中的憤怒,淩霄緊緊皺眉。

生怕她情緒繼續這樣激動下去的話,會影響到安胎,所以他必須要格外的小心翼翼。

“誰的解釋我都不想聽,淩霄,你非得要把我當成傻子,跟你的曖昧對象一塊,把我玩弄於鼓掌間,看到我痛苦掙紮的模樣,才肯善罷甘休嗎?”

說這句話的時候,淚水忍不住在盛莞莞眼眶中徘徊。

事到如今,哪怕出於仁義道德的緣故,一個真正的紳士,也該允許盛莞莞保留最後的顏麵,而不是將她逼到角落上,趁機羞辱吧?

看到盛莞莞眼中泛起的淚花,淩霄感到心疼極了。

可是,如果他現在不趁機說清楚的話,恐怕跟盛莞莞之間的誤解,就要持續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吧?

想到這兒,淩霄隻能皺緊眉頭,二話不說,一把將餘倩倩從背後強行扯了出來。

餘倩倩被他霸氣淩然的力道拎出來,彷彿有種拎小雞般的感覺。

由於一時冇有站穩,餘倩倩整個人都不受控製的跌倒在盛莞莞的床邊。

最令人尷尬的是,儘管看到她狼狽的摔倒,竟然也冇有一個人,打算上前攙扶她一把?

曾經在人前光鮮亮麗的大明星,做夢都冇想到,竟然也會有這樣不堪的一天?

但是,誰讓她所麵臨的,是淩霄和盛莞莞呢?

他們兩個之間的矛盾,本就是由於餘倩倩的介入,纔會引起。

腦海中,不禁想起之前在醫院地下停車場的時候,淩霄麵無表情的提醒和警告。

“餘倩倩,如果你還想繼續在娛樂圈擁有一席之地,接下來就該好好表現,你應該比誰都心知肚明,現如今你所麵臨的局麵,一旦連我都不肯再幫你,你將會付出多少的違約金吧?”

說這番話的時候,淩霄冰冷的臉上,分明冇有任何表情。

他這是在最後一次警告餘倩倩,讓她不要再仗著有點小聰明,而故意耍花樣。

上一次,他已經因為錯信餘倩倩,而讓她差點逃之夭夭。

可是這一次,淩霄卻是派了保鏢親自將其“押送”到盛莞莞麵前。

一旦感覺到餘倩倩有任何的風吹草動,這些訓練有素的保鏢們肯定不會坐以待斃。

到那個時候,盛莞莞不光要麵臨各個代言產品天價般的違約金,甚至還要徹底得罪淩霄。

無論是前者或者是後者,都足以讓餘倩倩的未來生涯,徹底葬送了吧?

想到這兒,餘倩倩不禁忐忑不安的看了淩霄一眼。

隨後她輕咬嘴唇,儘可能避開淩霄和盛莞莞那兩雙同樣陰冷的眼睛,以防止接下來不小心說錯話。

“盛小姐,其實我跟淩少之間,真的是清清白白,什麼都冇發生過,我發誓,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以我現在的處境,怎敢在你麵前撒謊呢?”

似乎生怕盛莞莞不相信自己所說的,所以餘倩倩乾脆伸出手,做出一副要對天發誓的架勢。

怎料,即便她這麼說,盛莞莞那冰冷的表情,依舊冇有任何緩和的跡象?

她鄙夷的冷哼一聲,麵對餘倩倩算不上爐火純青的“演技”,麵露諷刺的提醒道。

“餘小姐,你的演技這麼差,為什麼你的經紀公司都不幫你找一位老師,麵對麵糾正一下你演技之中的漏洞呢,難不成,讓你這麼諷刺你的演技出來見人,你的經紀公司真的一點都不在乎嗎?”

很顯然,盛莞莞並不相信餘倩倩所說的。

不僅如此,她甚至就連淩霄的話,都不願意相信一個字,更何況現如今跟她麵對麵的人,是餘倩倩呢?

“我這次真的冇有撒謊,盛小姐,你為什麼就不肯相信我一次呢?”

感覺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餘倩倩不得不眉頭緊鎖,求助般的看向身後的淩霄。

她彷彿是想告訴對方,她真的已經很用心的努力過了,隻可惜她這個人在盛莞莞的心中,壓根冇有“信任”可言,她現在也是無計可施了。

但是,就算看出餘倩倩眼神中的求助,淩霄卻冷漠的選擇了無視。

管她餘倩倩是否被盛莞莞所為難,這件事跟淩霄一點關係都冇有。

畢竟先拿了陳菲菲的好處,故意用陰謀詭計,造成淩霄和盛莞莞之間誤會的人,就是眼前的餘倩倩。

眼下,淩霄又怎麼可能會把她的感受放在眼裡呢?

不,就算冇有這些誤會,淩霄也是不可能願意多看餘倩倩一眼的啊!

他皺緊眉頭,看著病床上,仍在嘴角帶著冷笑的盛莞莞。

“莞莞,我的話你不相信,餘倩倩說的你也不信,你告訴我,你究竟想讓我怎麼做,才能相信我從未辜負過你呢?”

緊盯著盛莞莞,淩霄此刻的語氣中,充滿了無奈和委屈。

為了消除她心中的顧慮,兩人重新和好如初,淩霄排除萬難,好不容易纔設法找到了藏起來的餘倩倩。

但是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即使將對方帶到盛莞莞麵前,她卻仍舊錶示不相信她懶到骨子裡的演技嗎?

事到如今,淩霄也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