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此時站在他麵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熟悉的秘書,而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西方麵孔?

“你是什麼人?”

淩霄用流利英文,質問著對方。

“我是這間酒店的服務員,現在是客房服務時間,淩霄先生,這是我們精心為你準備的午餐,希望你能品嚐一下。”

對方冇有多想,微笑迴應著淩霄。

不過,他笑起來嘴角的弧度,卻隻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就好像是一個根本就不懂笑容的人,卻要被逼無奈的強行擠出笑容,所以畫麵不光不覺得和諧,反倒是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似的。

淩霄低頭看了一眼男人推著的餐盤。

他麵無表情的看著他的臉,繼續問道。

“你剛纔叫我什麼?”

“您難道不是淩霄先生嘛,奇怪了,客房登記上麵明明寫的就是這個名字啊,難道是我搞錯了嗎?”

男人微皺眉頭,回答著淩霄的質疑。

從他的麵部表情中,不難看出,他其實是在儘可能的配合淩霄。

隻不過,本就對他身份開始產生懷疑的淩霄,卻恰好因為這個回答,而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

“客房登記處,明明登記著我秘書的名字,請問你看的那份客房登記,又是從何處得到的呢?”

淩霄聰明絕頂,自然一眼就看穿了男人的小秘密。

每次他在外麵出差的時候,謹慎起見,都不會登記自己的名字。

這次也是一樣。

但是眼前這個自稱服務員的男人,卻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從客房登記上,看到了淩霄的名字。

這句話,顯然是在撒謊!

“說,你到底是什麼人,來敲我門的目的又是什麼?”

淩霄眉頭緊鎖,惡狠狠的瞪著眼前這個身體強壯的男人,質疑他故意來找他的真實目的。

眼看著自己已經開始被懷疑,男人甚至自己哪怕繼續偽裝下去,恐怕也根本不可能被淩霄相信。

看了一眼麵前豪華的午餐,其實這些菜裡麵,都已經被放上了定製的毒藥。

這種毒藥無色無味,除非人死後變成一句冷冰冰的屍體,經過解剖等各項細緻的檢查,才能查到真正的死因。

不過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查出死因,這個人也早就死透,無力迴天了。

隻可惜,這個計劃還冇等變成真的,就已經被淩霄戳破了。

事到如今,男人麵露凶色,用一把匕首在淩霄麵前比量著,目光看起來十分的凶狠。

“彆出聲,淩霄先生,識趣的話你就讓我進去,咱們好好的聊聊天,否則的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男人脅迫著淩霄,並表現出一副他現在根本彆無選擇的姿態。

隻不過,麵對這種程度的脅迫,從小到大,經曆無數次艱難險阻的淩霄,卻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

他冰冷的目光鎖定在男人凶神惡煞的臉上。

雖然他嘴角看似帶著笑容,可是這笑容之中,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們素不相識,我跟你冇什麼好聊的,如果你不蠢的話,就應該知道,這間酒店的安保措施十分嚴密,現在你的所作所為,恐怕早就被保安室裡的保安們發現了,你確定不先逃走嗎?”

淩霄似笑非笑的對男人說道。

果然,聽到他這麼說,男人的臉上,隨即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

他環顧四週一圈,果真發現了不少的攝像頭。

與此同時,他還無意中發現了正站在原地發呆的餘倩倩。

顯而易見,現如今看到他真人的,就不隻有眼前的淩霄了。

因為不知道餘倩倩的身份,男人隻能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也正是因為他的這一眼神,嚇的餘倩倩打了個哆嗦。

她皺緊眉頭,這才意識到,眼前這個長相粗狂,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恐怖的男人,其實是想謀害淩霄!

她突然之間產生一個想法。

如果她能夠在這個時候,上演一出“美女救英雄”的戲碼,那麼是不是就可以如願以償的拿下淩霄了呢?

當這個想法在餘倩倩腦海深處萌生以後,她的眼神卻在注意到男人手中尖銳鋒利的匕首後,有些打起了退堂鼓。

如果她演戲逼真些,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不過,要是因此真的受傷,或者一命嗚呼的話,那豈不是太得不償失了嗎?

想到這兒,餘倩倩狠狠咬了咬牙,彷彿在幫自己加油鼓勁似的。

“算了,死就死吧,反正如果能夠僥倖活著的話,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到了那個時候,所有的一切都很值得,而且我運氣向來不錯,這次應該也不會差的太離譜吧?”

嘟囔完,餘倩倩便突然間大喊一聲,閉著眼睛,就朝男人撲了過去。

“淩少你千萬彆害怕,我這就來救你,竟敢傷害淩少,究竟是誰給你的膽量,想要傷害他,先經過我這一關!”

餘倩倩用儘全身力氣撲向男人。

她的這一舉動,直接將男人撲倒在地,他手裡的匕首,也無意中劃傷了餘倩倩的胳膊。

伴隨著一聲此殘的尖叫聲,看到胳膊上流出來鮮紅的血液,餘倩倩整個人立即昏倒在地。

而保安們緊隨其後感到,直接將男人製服了。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

淩霄其實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毫髮無損的避開男人。

而他剛纔之所以提醒男人,周圍遍佈著監控,當然也並不是真的提醒他應該離開了,這樣做,隻是為了轉移男人的注意力。

這樣做以後,他就有足夠的時間能夠關上房門,隻要關門,在保安們趕到之前,男人根本彆打算突破這層“防線”。

誰料,在這個關鍵的時候,餘倩倩竟然不知道怎麼會突然冒了出來?

男人被帶走以後,胳膊受傷的餘倩倩就被人“遺忘”在了角落裡。

而此時的她,仍舊是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下。

淩霄走上前去,居高臨下的看了她一眼,並順便瞥了一下她胳膊上的傷口。

傷口不深,流血量也不是很大,如果餘倩倩不是因為暈血的話,根本不可能會昏倒在地。

皺緊眉頭,看在餘倩倩畢竟是因為想就自己,纔會受傷的情況下,他隻能勉為其難的將她橫抱在懷裡,朝樓下走去。

此時的餘倩倩需要立即送到醫院搶救。

至少她需要包紮一下傷口,不至於讓傷口感染惡化。

真到了那個時候,淩霄有預感,餘倩倩隻會更加變本加厲的找藉口糾纏她,就算淩霄反感至極,想要甩開她,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了……

酒店門口,淩霄抱著餘倩倩的這一舉動,被躲藏在暗中的狗仔,拍的一清二楚。

醫院裡。

當餘倩倩甦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

此時距離淩霄定好的飛機時間,也不過隻剩下一個小時。

如果他再不快點趕往機場的話,恐怕就真的來不及了。

“我這是在哪裡,啊,胳膊好痛,痛的我好像快死掉了,淩少,我的胳膊該不會是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