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米見到淩霄的出現,立即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他。

當感受到淩霄身上,那股與生俱來的傲嬌氣質時,湯米不禁有種被驚豔的感覺。

而麵對湯米的詢問,淩霄伸出右手,禮貌性的握了握手。

“久聞大名,湯米先生,我還真是擔心你今天會遲到呢。”

淩霄故意冇說擔心湯米會不赴約。

畢竟他心知肚明,湯米今天是肯定會出現的,他對此很有信心。

果然,聽出淩霄言語間的自信後,湯米有些無奈的輕歎一口氣。

“實不相瞞,今天可是難得的週末,我真的很想在家裡看一場高爾夫球的比賽,放鬆一下,奈何今天一早我就接到公司打來的電話,說是我們的項目,被一位神秘的淩霄先生給截胡了,既然如此,我哪還敢偷懶不出現呢?”

說話時,湯米的臉上,明顯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儘管他隨後也握住了淩霄的右手,但是麵部表情明顯帶著滿滿的不情願……

聽到湯米這麼說,秘書才恍然大悟。

難怪昨天剛下飛機,淩霄就吩咐公司高層們,將湯米公司正在接觸的大型項目資料交給他。

原來,他就是想要靠著截胡對方項目的這種方法,逼迫湯米出來見麵嗎?

得知淩霄的所作所為後,秘書迫切的想要豎起大拇指,誇讚他的機智過人。

“淩少請坐吧。”

湯米指了指對麵的位置,邀請淩霄坐下來再聊。

等他坐下後,立即有服務員上前來,殷勤的遞上菜單。

見狀,湯米立即看似好心的提醒說。

“這是我經常光顧的咖啡廳,因此對這裡的每一道美味菜品都十分瞭解,菜單上的水果沙拉和香濃咖啡,可是這間咖啡廳的拿手美味,淩少不如嘗試一下呢。”

然而,麵對湯米的建議,淩霄卻連看都冇看菜單一眼。

“一杯美式冰咖啡,無糖。”

淩霄對服務員吩咐道。

他的選擇,跟湯米之前的推薦,根本一點關係都冇有。

這樣淡漠的態度,倒是讓湯米微微感到有些意外。

淩霄畢竟是初來乍到,本以為他肯定會遵照湯米的建議,選擇這間咖啡廳最好的選擇。

可是,他卻隻是象征性的點了一杯比較簡單,卻對於口味要求十分嚴格的美式冰咖啡?

通過淩霄的選擇,彷彿也可以判斷出他真實的性格和為人。

他大概是屬於眼睛裡容不下沙子,而且十分有主見的那種人吧?

點完以後,湯米饒有興致的看向淩霄,問道。

“淩少怎麼會喜歡美式冰咖啡,難道不覺得這種飲品,實在不太適合我們接下來要聊的嚴肅話題嗎?”

此時湯米的言語間,明顯帶著一絲的諷刺。

傳聞中淩霄家世不素,難不成,就連挑選咖啡都不在行嗎?

不過,淩霄隻是冷漠的瞥了湯米一眼。

“美式冰咖啡是我太太喜歡的口味,我們東方人講究婦唱夫隨,所以我現在出門喜歡挑選她最愛的口味,有什麼問題嗎?”

淩霄的回答讓湯米感到十分意外。

愣住片刻,他纔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打趣說道。

“原來如此,冇想到淩少竟然是個如此深愛妻子的好男人,不過我還知道你們東方人有一個詞,叫做妻管嚴,淩少現在的表現,是否就是妻管嚴的一種呢?”

說話間,湯米的眼神之中,遍佈著挑釁的氣息。

他彷彿是在試探淩霄的底線。

不得不說,湯米的確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

難怪他會帶領自己的公司,公然跟淩霄作對。

憑藉著自己的聰明過人,在湯米看來,大概可以肆無忌憚的挑釁任何一間大型公司,並且自信滿滿的覺得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吧?

但是他顯然低估了眼前的淩霄……

“在我眼裡,妻管嚴是疼愛妻子的一種表現,算不上低俗的諷刺,倒是湯米先生,你是打算一直跟我探討我們東方人的言語習慣麼,倘若如此,你確定你的瞭解會對我更加深刻?”

一雙鷹眸斜睨著眼前的湯米。

從剛纔開始,湯米就在不斷的嘗試觸碰他的底線。

但兩人畢竟是第一次見麵,淩霄有哪裡可能會把自己的底線,輕而易舉擺放在眼前這個陰險狡詐的男人麵前呢?

“是我冒昧了,多謝淩少海涵包容,如果冇猜錯的話,淩少費勁千辛萬苦,不惜截胡我的項目,也要逼迫我來這裡見麵,目的,應該是為了代言人艾達的那件事吧?”

湯米微微一笑,不動聲色的看著淩霄的眼睛。

他當然知道,淩霄之所以邀請他來這裡,肯定隻有這一個原因。

畢竟除此之外,他可冇有得罪淩霄的地方了啊。

然而,麵對湯米的詢問,淩霄卻是冷漠的一笑,隨即搖了搖頭。

“當然不是。”

簡短的四個字,讓湯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用力的皺緊眉頭,彷彿有些不能理解淩霄這句話的意思。

“淩少找我來這裡的目的不是為這個,那又是為了什麼呢?”

他彷彿已經開始有些捉摸不透淩霄的心思了。

可是,讓他更加意想不到的,卻還在後麵。

隻見淩霄嘴角的冷笑慢慢收斂起來,他麵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湯米,繼續說道。

“我邀請湯米先生來此的目的,希望可以麵對麵跟真正的湯米先生聊,而不是一個演技嫻熟的替身。”

此話一出,包括秘書在內,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什麼叫真正的湯米?

秘書打量著眼前,臉色正青一陣白一陣,表情看起來十分複雜的湯米,難不成,真正的湯米另有其人嗎?

此時,縱然湯米心情十分複雜,卻還是勉為其難露出一抹無奈的苦笑。

“什麼真的假的,淩少你是不是故事書看多,纔會有這種幻想啊,我就是湯米,湯米就是我,如果淩少不相信我的身份,大可以找一找之前媒體記者對我的采訪,順便提一句,我可冇有什麼雙胞胎兄弟哦。”

說完,湯米便端起眼前的熱咖啡,輕輕抿了一口。

隻不過,由於咖啡滾燙,湯米一時不慎,竟然被燙了一下,情急之下,趕緊喝了一口冰水降溫。

殊不知,從剛纔開始,他的一舉一動,就原封不動的映入了淩霄的眼簾。

看出他的慌張,淩霄更是確定,眼前的湯米,根本就不是敵對公司真正的負責人!

但是既然他打死都不肯承認,那麼淩霄就隻能另外再換一種逼問的方式了。

“你實在太年輕,根本不像是能夠做出那種老謀深算決策的人,所以我篤定,你身後肯定另外有一個真正的高手指導,而這個人,纔是真正的湯米,至於你,不過是替身,如果你不肯承認,那麼歸還項目的事,就讓幕後那位自己重新想辦法吧。”

說完,淩霄便準備起身離開。

見狀,秘書趕緊小跑的跟上前去。

臨走前,秘書不忘一臉疑惑的看了湯米一眼。

此時的他,正眉頭緊鎖,複雜的表情,讓人猜不到他心裡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