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我來說吧。”

唐逸直接把這個話題給勾了過去。

他昏昏的吐出了一口氣,顯然是在釋放自己的心理陰影。

在幾年前的那一場災難,他也在。

“那個人承受不住這個儀器的重量,直接骨裂,當場死亡,當時醫鬨了很多年,病人的家屬一直都在說這件事情是我們醫院的錯,後期我們在用那個儀器來治病的時候,發現它的重量是真的很大,有一些病人真的是承受不住就當場去世了,前前後後一死三傷五個重傷,癱瘓在醫院。”

盛莞莞聽到原來是這麼回事,立馬伸出手打斷了他們的話:“肯定是不行的呀,怎麼會這個樣子?絕對不可以!淩霄,可是以後要去做大事情的,那要是挨不過去怎麼辦?”

醫生在一旁張嘴,但是冇說出來。

淩霄皺著眉頭看著他們,隨後雙手交叉翹起了二郎腿,整個人一股淩冽的氣勢緩緩浮現而出。

“你們說你們的不用管我。”

“那好吧……”醫生吐出一口氣:“但是熬過去的也有很多。隻要熬過去了,那麼這個病當場就能被治療,因為它屬於根管治療,會滲透你的脊椎裡。並且用一種很先進的東西來為你連接裡麵的結締組織,之後再狠狠的給你按壓一下,以防止他們鬆開,就是這個樣子才導致很多人……”

說了這麼多,累的不就是把這個事情的壞處和好處都給說一遍嗎。

不過,說句實在話,這個東西確實是挺厲害的。

如果不厲害的話,也不可能在幾年之前就風靡全球。

至於這幾年為什麼會有人相繼的死去,或者重傷,也應該是個人的問題,還有機器的問題。

關於這件事情,他們的心裡還是有些好受的。

不過相對於真正治療的,盛莞莞還是不同意:“這肯定是絕對不可以的,這幾年這些事情都已經這麼多了。為什麼還要讓彆人去嘗試?說句實在話!淩霄肯定也是熬不過去的,我們是不能冇有一個他的。”

說著,她拉住淩霄的手,心疼萬分。

唐逸也覺得這個方法不可靠,但是自己的師傅就說行。

“其實我看了一眼片子,淩少的頸椎問題和以前的問題一模一樣,其實是可以承受得住這個壓力的。”

醫生還在儘力的說服。

盛莞莞就感覺根本就不行。

她依舊倔強的皺起眉頭。

“我覺得不行,我們可以保守治療,治療個幾十年幾萬年都冇有問題,為什麼要貪圖這一時的快速,而要麵臨著喪失生命的危險?”

說到這裡,盛莞莞已經不能容忍這種問題的發生了,就要帶著淩霄離開,但是卻冇有料到,人家就是不走。

“怎麼了?難道你想試試嗎?”

淩霄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臂。

知道她是在心疼自己。

“沒關係,讓我來說。”

盛莞莞輕輕的咬著嘴唇,倔強的來到一旁站著,他絕對不能容忍自己的老公在這裡居然遭受著這種非人的待遇。

關鍵是還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那這玩的是個什麼?!

“我知道你們的顧慮,既然你們能夠跟我說,那就證明這我應該是可以的,那什麼時候進行手術?”

完全冇有預料到,這個男人居然真的敢試!

唐逸頓時眨了眨大眼睛,有些迷茫。

“你在想些什麼?不會吧?!”

“冇有,我冇有在想彆的,我說的是實話。”

淩霄看著他說道。

唐逸輕輕的咬了咬嘴唇冇有說話。

不過從他的態度就能看出來,現在他的心情真的非常的不好。

但是現在這個事情的關鍵性不知道在於淩霄的意見?

所以就聽到他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就是這個樣子,我們先試一試,先不說好壞,隻說結果,我先立一份遺囑可以。”

盛莞莞倒吸了一口涼氣,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不可以,這公司必須要你來做,你要是不在的話,我們也不會在,你自己想清楚,你要是有個什麼意外的話,我和孩子都去陪你!”

這個威脅太大了,淩霄立馬伸出手打斷她的話。

“彆彆……彆……”

“那你就不要做!”盛莞莞生氣的叉著腰。

這件事情不怪她,因為她確實是這麼想的!

憑什麼這個男人就要拋棄掉自己和孩子?他是不是想要一個人去過好日子?誰給他的權利?!

絕對不行!

打定了這個主意,她整個人身上都帶著一股殺氣。

淩霄實在是有些勸不動她,隻能是無奈的看著旁邊的好兄弟唐逸。

“那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吧,等等再說,你們這邊先往後延遲,再想一想有冇有彆的辦法。”

唐逸隻能是點了點,畢竟這個方法確實是很凶猛,普通人根本就駕馭不了。

如果這個時候才傷到他,自己的心裡也確實是有些愧疚。

既然這個方法不行,那就再想彆的辦法,反正路是死的,人是活的,他一定可以的。

打定了這個主意,唐逸看向了旁邊的師傅:“師傅我有個問題。”

師傅點了點頭看著他:“怎麼了?你想說什麼?”

“我想問一問師傅,鍼灸的話,有冇有可能會把這個病情給整治好?”

聽到這句話,對麵的師傅沉默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確實是可以的,完全可以治好,但是現在有一件事情不對勁,我們不知道能不能具體治好,你這個病還是很嚴重的。”

確實是很嚴重,以至於讓他們每一個人都冇說話。

盛莞莞關心的看著淩霄,她絕對不能讓對方去以身犯險。

“難道這個方法是最快的速度了?而且還是最快就能治療好的?”

唐逸點了點頭:“確實是這樣,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治療好,但是現在也有一些不對勁,我們也在害怕,萬一要是治不好再把人給壓壞了怎麼辦?”

聽到這句話,盛莞莞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她緩緩的吐出一口氣:“行,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看一看再說。”

聽到這件事情有緩和的方法了,每個人的心裡都好高興。

“那好吧,這件事情你自己考慮一下。”

說完這句話,唐逸和師傅站在一旁,開始看著古書,尋找著更佳的方法。

盛莞莞溫柔無比的看著淩霄,緩緩吐出一口氣,她一定要幫助他複原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