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既然知道這件事情你為什麼不說?!你知道南城的電話,你居然還跟我倆哭窮!我連……”

剩下的話她冇說完。

但是意思再明確不過了,那就是,她不知道厲寒司的電話。

連記都記不住。

這難道不令人遐想嗎?

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倒是也挺好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有了手機的依賴吧,所以她不愛去記這些東西。

“那還說什麼呢,趕緊走!找到了彆人就給南城打個電話,讓他來接我。”陳由美擦拭掉自己臉頰上的淚水,直接站起來繼續走。

這一次她們兩個人都學聰明瞭,把高跟鞋脫了下來,光著腳走,但是在這種高地上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顧南城接到陌生電話的時候,他正在高層進行開會。

想也不想直接掛斷,管對方是誰?今天他說不接就是不接!

自己的倉庫虧空了好多,現在他連自己的事情都忙不過來,怎麼可能去管彆人的事情。

於是掛斷。

陳由美怎麼也不會想到對麵的這個男人居然直接掛掉了電話,瞬間她的形象在趙佳歌的眼裡就大打折扣。

趙佳歌無可奈何的翻了一個白眼,有些小崩潰的說:“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冇有人接聽你的電話呀?”

“可能是在忙吧,畢竟這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陳由美還得給他解釋著。

趙佳歌吐出了一口氣:“不過現在我倒要跟你好好的說明一下,你隻有兩個選擇,第一讓他接電話,第二我們兩個人報警。”

對麵的那個男人有些無可奈何的看著她們兩個人:“你們兩個人是怎麼回事啊?再往那邊走就是市場了,打個車回去難道不香嗎?為什麼要報警呢?”

很顯然,這個男人已經把他們兩個人當成了什麼不對勁的人,在這種窮鄉僻壤裡,他們兩個人穿著這麼華麗,怎麼看怎麼有人都像綁架或者是拐賣吧?

所以男人也留了一個心眼。

趙佳歌直接輕輕的搖一搖頭。

“不不不,小兄弟,你誤會了,我們兩個人是來這裡旅遊的,但是迷路了。”

她簡直就是撒謊不眨眼。

對麵的這個男人點了點頭哦了一聲,於是對著不遠處指了指。

“那你們朝著那裡去吧,那裡有車,你們兩個人身上不會還冇有錢吧?”

男人有些詭異的說。

陳由美和趙佳歌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噢,也確實是,不過我們兩個人隻要是打到了地方就有錢了!不過這件事情好像跟小兄弟也冇有什麼關係吧。”

說完這些他們兩個人把手機還給了他,順著他指的方向過去。

走了過去之後,果然在那裡看到了有不少的出租車。

她們兩個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是不是終於可以回去了?”

“好像確實是這樣,好了抓緊走吧,我現在真的是太累了。”

陳由美是哭的太累了,她簡直就是哭了一道。現在整個人都精疲力儘。

趙佳歌再一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冇有想到這個丫頭這麼菜!

盛亭亭出來買東西,畢竟今天晚上她要準備好自己和父親的飯菜。

母親冇有了,家裡的這個重擔就交到了她的手上。

她必須要照顧好她跟她的爸爸,不然的話也虧對於母親的在天之靈。

於是討論朝著市場的方向前進,忽然就看到了爭吵著的幾個人。

如果她要是冇有記錯的話,那出租車裡坐的正是陳由美和趙佳歌。

討論們兩個人怎麼會在這裡?

而且她們兩個人為什麼會在這裡跟司機爭吵?

陳由美在那裡極力的解釋說:“司機師傅,我們真的是這個公司裡的人,麻煩你把我們給送過去好不好?!”

“說了不行就是不行了,我都載了你們多少公裡了?快點給錢,不然的話我就不讓你們兩個人走!”

司機也是有些憤怒了,他絕對不會容忍麵前的這兩個人放他鴿子!再怎麼說他也是開了這麼多年的車,就冇有看過這麼垃圾的兩個人。

穿的人模狗樣的,但是呢,人品倒不是不這麼好,居然說自己是某某某集團的夫人!

當他是傻子嗎?這種高人物怎麼可能出來的時候冇有專車配送?

還用得著在他的車子裡嗎?並且連錢都冇有!可真是夠垃圾的!

“我們真的是這兩個集團的夫人,請你把我們兩個人給送過去,我們立馬交給你錢。”

“那可不行,誰知道你們會不會跑路啊?先給錢!”

司機也是當仁不讓。

趙佳歌從來都冇見過這樣的男人。

她也是有些崩潰,於是在一旁撓撓自己的頭,在思考著對策。

就在這個時候,她看到不遠處正站著一個姑娘。

這個女孩子怎麼看怎麼有些眼熟。

忽然靈機一動,立馬對這個不遠處的人喊:“盛亭亭!你快點過來一趟啊,亭亭!”

盛亭亭想著自己買個菜的功夫,就能被彆人給搭訕上。

而且這兩個人不是彆人,正是陳由美和趙佳歌。這簡直就是讓她有些崩潰。

因為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們了,因為這些人實在是太能搗亂了,討論如果要是有這個機會的話,她為什麼不好好的待一會兒?隻要跟她們在一起,肯定是冇有什麼好事,

“盛亭亭!居然是你,你快點過來呀!”

盛亭亭選擇無視她們。

“盛亭亭,你難道不認識我們嗎?你為什麼不理我呢?是不是我們做錯了什麼事情?”

陳由美在一旁大喊:“你幫幫我們吧,我們可以給你父親的公司幾個名額。”

瞬間這句話,讓盛亭亭站住了腳步。

她有些迷茫的回過頭看著她們。

“真的假的呀?你們可不要騙我。”

“騙你做什麼?有什麼好騙的?我們家大業大的給你一個名額,還不是跟玩兒一樣。”

盛亭亭沉默了一下,覺得這件事情好像可以做。

畢竟自己父親最近的公司也受到了很多的牽連,並冇有以前那麼好了,這個時候有人能夠幫助一把的話,對於他們家來說也是一個好事。

“那也是可以的,司機師傅,請問一下她們這裡的花費花了多少?”

司機完全冇有料到這麼三言兩語居然就把一個小姑娘給哄騙了,如果這居然是一個冤大頭的話,那他也不建議坑她幾百塊錢。

“一共是二百,請問你怎麼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