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件事情,還有這個解釋,對麵的三個人是完全冇有什麼預料到的。

淩珂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靠在一旁的牆壁上。

旁邊的保鏢都杵在四周,誰也不說話。

這裡的氣氛就顯得有些沉重。

南蕁冷笑了一聲:“至於垃圾,我向來不會回頭去找,我勸你們好自為之,善良一點。”

“那就是因為報複了!淩珂!你在報複我們對不對?因為我綁架了你的父母!”

趙佳歌一雙眼睛猩紅,緊緊的捏著手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淩珂忽然發現麵前這個女孩還不錯,很聰明。

於是悵然若失的點點頭:“冇想到你居然會這麼聰明,那好吧,那我就勉為其難的點頭答應,冇錯,確實是這樣。”

她微微一笑。

樣子甭提有多麼的滑稽,終於這層紙撕破了,陳由美惡狠狠咬牙看著趙佳歌:“是他綁架的你關我什麼事情?把我放了吧。”

“你們兩個人狼狽為奸,放什麼放?”

南蕁冷聲說。

氣氛顯得有些壓抑,陳由美咬了牙說道:“那你們到底要怎麼做?!你們到底要怎樣?!你們不感覺你們這個樣子很過分嗎?!”

“不過分啊,一點都不過分。”南蕁湊近她,蹲在了她的麵前。

伸出了手,捏住了她的臉頰:“對於你們這幫小三來說,這是最好的結果了。”

“你!”

“我們回去吧,讓他們自己在這裡好好的玩一宿。”

盛莞莞嗯了一聲:“門外的話車子都已經備好了,我們可以隨時離開。”

“啊!淩珂!南蕁!盛莞莞!你們三個賤人?顧南城知道了,不會放過你們的!”

“厲寒司也不會放過你們的!抓緊把我們給放了!不然的話彆怪我們不客氣!”

“你們三個賤人,把我們放了!”

然後的罵聲依舊是那麼的沉重,淩珂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坐上了車子,剛要走就看到了對麵正站在那裡望著自己的三個男人。

忽然整張臉都貼在了玻璃上,盛莞莞也看到了淩霄他們,才發現,原來她們三個人一直都在。

葉琛溫柔無比的寵著她們擺了擺手。

盛莞莞打開了車門跑過去:“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對麵的三個人麵麵相覷,唐逸這些不好意思的說:“就是隨便過來走一走,冇有想到你們三個人就在這裡。”

這句話說的多少有點違心。

淩珂纔不相信呢,於是她有些小脾氣的說:“我纔不相信呢,我感覺你就是一個騙子,你們是不是特地過來保護我們的?畢竟我們三個人裡兩個都已經懷了孕。”

南蕁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確實,我們確實是來保護你們的人身安全的。”葉琛站在一旁說。

淩霄回過頭又指了指不遠處的車子。

“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她們三個小姑娘回過頭朝著不遠處看,果然發現了一輛藍色的保時捷還有銀色的路虎。

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氣宇軒昂的樣子,倒是讓她們三個人愣一下。

過了好一會兒,南蕁猜測著說:“不會是顧南城……厲寒司吧?”

葉琛摸了摸她的頭:“猜對了。”

瞬間三個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淩珂向一隻炸毛的小豹子:“我去!你們可彆嚇我!怎麼會這個樣子?他們兩個人怎麼過來的?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而且又怎麼知道我們綁架了他們的老婆?關鍵是她們冇有生氣嗎?”

淩霄在一旁無比霸氣的說:“他們敢嗎?有我們在他們敢過來嗎?”

渾身的冷意,讓周圍的幾個人若有所思,忽然就聽到南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兩個男人也真是的,自己老婆都被綁架了,他們還在那裡呆著,是在考慮我們會不會對他們的老婆動手動腳嗎?”

聽到這句話,盛莞莞也是不由得笑了出來:“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是你們故意說的?”

“是。”

淩霄迴應了一句。

車子裡的兩個男人不由的對視了一眼

各自的臉上都攜帶著一抹苦笑。

他們完全冇有料到,今天居然會是他們的行刑場。

自己的老婆們就在那個廢墟裡,可是他們卻根本就不想下去,可能是想著,救她們還不如讓她們自己自救。

為虎作倀這麼久了,也應該讓她們改改脾氣了。

不然的話,以後她們還不得以為整個世界上隻有她們?

看著對麵的幾個人正在盯著自己,顧南城麵子有些放置不下,直接開車離開。

既然人家都離開了,厲寒司也不想久留,因為他也不想去救趙佳歌。其實他們兩個人的感情並冇有那麼深。

正好這一次他自己還塗一個安靜。

對麵這兩個人說走就走,淩珂忽然有些大吃一驚。

“他們怎麼也不救這兩個人啊?”

唐逸拉住了他的手,十指緊扣,兩個人之間的溫度互相傳達。

“因為根本就不愛。”

“那我被綁架了,你會去救我嗎?”淩珂反問了一句。

唐逸抿著嘴:“這個問題問的夠傻的了,你被綁架了,我為什麼不去救你?我還能殺了他們,就算是進監獄,我也不足為惜。”

淩珂立馬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瞎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讓你進監獄?我有什麼可能會不顧一切的搗亂?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的。”

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盛莞莞心裡也是存在著一抹柔和。

“好了,你們兩個人也不要再這麼說了,說的好像是一對亡命苦命鴛鴦一樣。”

聽到這句話。淩珂也有一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這件事情怪我,我不應該這麼煽情的。”

於是他們幾個人各自坐上了車子,轉身離開。

第二天,盛莞莞便在群裡詢問。

“接下來你們有什麼打算?這兩個人什麼時候放?”

淩珂:“為什麼要放?纔不要放,就讓他們在這裡受一受皮肉之苦。”

南蕁發來了一個哈哈大笑的表情:“太可悲了,原來她們兩個人的生命真的掌握在我們的手裡。”

夏知微發來了一個側頭疑惑的表情,“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們心裡這麼高興?”

聽到這句話,盛莞莞哈哈大笑。

淩霄看到在床上滾來滾去的盛莞莞,一把把她拉出,扣進了自己的懷裡。

盛莞莞感覺很熱,掙紮了一下。

“不要碰我的!好熱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