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萊向厲寒司提醒道,“小心唐元冥,他在下麵,對麵還有個阻擊手。”

厲寒司聽後,心中已經猜測到唐元冥可能用到的戰略,“盯死那個阻擊手,我去把唐元冥引上來,鄧海就位彆讓他給跑了。”

鄧海,“放心吧,隻要他敢上來,我一槍打暴他的頭。”

被ko的淩飛,一臉懵圈的坐在地麵上,目光緊緊死著對麵的女人,心中滿是難以置信。

是小嫂嫂。

剛剛居然是小嫂嫂朝他開的槍。

他還以為,小嫂嫂身為海城第一名媛,從小錦衣玉食嬌生慣養,對這種戶外活動肯定不擅長,在隊伍中頂多就是個充當人數的繡花枕頭,跟陳由美幾個冇什麼兩樣。

冇想到,她的槍法竟然這麼準。

淩飛掉下去後,盛莞莞都冇有看他一眼,目光緊緊盯著那扇窗,“是厲寒司替補了淩飛的位置。”

“知道了。”迴應盛莞莞的是南蕁,“唐元冥我們先決定掉馬萊,北城你去給唐元冥搭把手。”

唐元冥,“不用。”

南蕁,“那你自己小心。”

顧北城,“……”

緊接著又是兩道槍聲響起,“砰砰”連續響了好幾聲。

南蕁和盛莞莞同時向厲寒司和淩飛的位置發起了掃射。

“就是現在。”

“鄧海準備。”

唐元冥和厲寒司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鄧海的槍口對準了厲寒司所在的視窗。

厲寒司算準了唐元冥會跳上來,畢竟彈藥是有限的,對方如此下本,就是為了掩飾他們的人進來。

射擊開始時,厲寒司就退到了後麵,等著厲寒司自投羅網。

然而,直到槍聲停下,他們都冇有看到唐元冥或者其它人的身影,卻聽見了馬萊的慘叫聲傳來。

厲寒司臉色一變,暗叫不妙。

鄧海所在的位置視線比較寬,他看見了淩飛被唐元冥一槍解決掉,反應過來的他立即將槍口轉向他,然而對方的速度比他更快。

就像早料到鄧海的位置一樣,兩聲槍響毫無間斷,連續響起。

“砰”!

厲寒司看見鄧海腹部中槍。

怎麼會?

淩飛所在的位置很高,一般人根本跳不上去,按常理說他是安全的,所以他們並冇有太多防備。

但顯然他們失算了,唐元冥的強悍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厲寒司臉色沉重的通知隊友,“我們損失了三名隊友,敵人已經進來了,大家就位防守。”

藍俏一聽,不滿的叫道,“怎麼這麼快。”

趙佳歌比藍俏要冷靜得多,“已就位,寒司你小心點。”

厲寒司勾了勾嘴角,“好。”

外麵,唐元冥進去後,南蕁立即道,“北城你過來幫我一把,唐元冥你和莞莞掩護我們進去。”

大門緊閉,他們不如唐元冥那般變態,厲寒司所在的位置,是他們唯一的入口。

盛莞莞,“收到。”

盛莞莞的槍口立即轉向了厲寒司所在的位置。

唐元冥就附近的機械上躲避,槍口對準了厲寒司。

很快厲寒司受到內外夾攻,不得不放棄那個位置,藉助廢工廠雜亂的環境往裡退,與隊友集合。

顧北城和南蕁順利的進來。

唐元冥,“韓夫人,林沫你們兩個留在外麵配合,剩下的人進來。”

“好。”

盛莞莞和淩珂等著相繼進來。

厲寒司等人已經放棄第一關卡,退到第二車間,做好了防守。

盛莞莞和顧北城最瞭解裡麵的情況,於是唐元冥將指揮權交到了他們手上。

顧北城,“裡麵還有六個人,我大概能猜到厲寒司和陳威的位置,其他四個女人不足為懼。”

說著回過了頭,“宋明哲,你和淩珂先進去。”

淩珂欲哭無淚,“為什麼當炮灰的總是我。”

顧北城,“要不近戰你來?”

淩珂當然搖頭,“不,我還是當炮灰吧!”

開玩笑,就她這小身板跟人玩近戰?

女人三大絕招,撕、抓、咬?

不,在厲寒司麵前,她要做個優雅精緻的女人,她寧願當個被一槍解決的炮灰,也不要當潑婦。

至少,她還能選個優雅的姿勢落地。

內車間裡麵,氣氛格外的壓抑,藍俏和陳菲菲緊緊握著手中的槍,聽說那彩彈打在人身上也是很痛的。

趙佳歌和厲寒司身處一處,並不害怕。

陳威態度散漫,壓根提不起勁。

而陳由美則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外門淩珂和宋明哲對視了眼,視死如歸地朝裡麵衝了進來,揚著手中的槍一通亂掃。

厲寒司臉色一沉,“開槍。”

很快兩人躺槍。

淩珂鬆了口氣,身中兩槍可以躺地了。

等等,什麼鬼,為什麼她不能倒下去,是誰,哪個王八蛋揪著她的衣領?

回頭,便對上顧北城那張帥氣的臉。

“砰砰砰”身中一槍又一槍,淩珂氣的快吐血,顧北城竟然把她當成、人肉盾牌,“顧北城,我x你妹。”

顧北城冷笑,“你有種嗎?”

藍俏看著身旁被亂彈射中的陳菲菲,一臉痛苦的捂著胸口,手都在顫抖,“菲菲你冇事吧?”

陳菲菲臉色蒼白的搖了搖頭,“冇,冇事!”

打中那裡了,好痛!

藍俏看見陳菲菲緊皺的眉頭,正在想臉色這麼難看,還說冇事,肯定很疼。

緊接著她身上就接連捱了三槍,先是手臂,接著是腿,最後也是胸口。

“啊……好痛。”

藍俏反應和陳菲菲一樣,麵目扭曲的捂著胸口,接著就看見了盛莞莞邪魅的笑容。

藍俏咬牙,“是盛莞莞,這賤人是故意的。”

藍俏拿起槍就想射回去,接著手腕和手背都連連中槍。

藍俏氣急,怒氣沖沖地朝對她開槍的人瞪去,對上一身凜然的唐元冥,氣勢頓時弱了下去。

陳菲菲和藍俏宣佈淘汰。

韓信接著被厲寒司淘汰,陳威接著也被顧北城乾掉了,盛莞莞差點被趙佳歌打中。

趙佳歌和厲寒司配合的相當默契,讓盛莞莞很意外。

但盛莞莞此刻的心思並不在他們兩人身上,因為她冇看見陳由美,南蕁找她去了。

這時“轟”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從高處落下來,這聲音是從外麵傳出來的。

盛莞莞還聽到了陳由美的慘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