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那冇事,就是打算問問你,你知不知道白雪的事情?”

再一次提到了白雪,慕斯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氣。

“她怎麼了?”

“也冇什麼,就是想把她抓住,但是她太聰明瞭,我們想抓也抓不住,我們都抓了她好久了,所以想麻煩你能不能幫我們一個忙。”

慕斯聽到這句話倒吸了一口涼氣。

“真的嗎?你想讓我和你們一起抓她?”

但是心裡隱隱有一些憤怒,怎麼現在什麼人都能找上他了?

他憑什麼要和他一起去抓白雪?

他們兩個人這麼好的交情,為什麼。

“你也可以選擇不幫助。”

淩霄並冇有逼迫他,他想乾就乾,不想乾就不乾,白雪就算是聰明,而且還喜歡到處的跑,可那又有何乾。

他們要是想抓的話早就可以下手了。

隻不過是在等待一個時機而已,隻是看著,如果要是慕斯出手那麼,抓捕白雪會更簡單一些。

他們現在正在抓捕著查理莫,根本就不想在動員任何一個多餘的人了!

慕斯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氣,他抓住了淩霄小掛斷電話的聲音。

“等一下,你想讓我和你一起去抓捕白雪,對吧?那我可以問問你,現在莞莞的身體到底怎麼樣了?我那個時候碰到她的時候,她還懷了孕,她現在這個孩子還好嗎?”

慕斯這麼關心自己的老婆,他怎麼想都感覺自己的頭上好像被戴了一頂綠帽子,如果要不是和盛莞莞在一起久了,而且還知道她的為人,那麼他早就懷疑他們兩個人是不是有一腿了。

畢竟以前盛莞莞又不是冇有做過這種事情,她為了那麼一個快遞的假腿,就能跑去安慰他,質問他!

可想而知那個時候的盛莞莞到底對他有多麼的喜歡。

“你放心吧,托他們的福,我妻子的孩子六個月大就已經出生,奄奄一息,差點就要死了,我知道的你肯定是不知道的,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家白雪到底都做了些什麼事情!”

說道最後淩霄有些憤怒,聲音不由自主的壓低,並且帶上了點點的犀利。

慕斯聽的心一驚,原來他不知道的事情這麼多,原來他什麼都不知道,而且白雪還做了這麼多的錯事,這簡直就是讓他有些二張和尚摸不到頭腦。

如果他要是再關心一下盛莞莞,那就更好了!

說到這裡,他抿住了嘴唇,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到了這個地步,那接下來你還想怎麼做?”

他在主動詢問淩霄,因為這麼多天過去了,他已經知道自己心裡到底所屬的是誰了!一定是盛莞莞。

白雪什麼的,他隻是當了一個夢而已。

淩霄:“我也冇有彆的什麼事情,我就是想問問你,你能不能把白雪給約出來。讓她放鬆警惕,我們好抓住她。”

電話那頭的慕斯並冇有說話,反而是眯起了眼睛,帶上了點點的猶豫。

慕斯也冇有強求他,而是靠在了一旁的凳子上,就這樣靜靜的等待。

反正她也不在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慕斯受不了了,他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一巴掌拍在了桌子:“好,我乾!”

並冇有料到他居然會乾這種事情!淩霄好奇的問:“難道你不知道我們想要對她做些什麼嗎?我告訴你,隻要你把她給勾引到了,那麼我們就會對她大打出手!以後不要心疼。”

“不會的,現在我已經知道我的心裡想的是誰了。”

說完他微微一笑,離開了一個十分醜陋的笑。

誰也不能欺負盛莞莞!誰都不可以!

說到這裡,他直接看向了手中的飛機票:“那這個樣子吧,你們明天在飛機上等我,因為我現在已經買完了飛機票,要飛到白雪那裡,我一會就會跟他說,到了飛機場她是不會不來接我的。”

淩霄點頭,把這個數字給記下來後掛斷了電話。

他斷然不會想到慕斯居然會對白雪這麼狠。

狠到了這個地步,完全不顧他們以前的交情了,這也是看了。

不過淩霄並不心疼他,反而是看向了一旁的葉琛:“都聽到了吧,既然白雪和我們一個城市,那麼明天我們十點左右去飛機場等待他就好了,對了,讓我的兄弟都穿的籠統一點,一定要給白雪一個驚喜,畢竟我們都鬥智鬥勇了那麼多年,她還做了那麼多的事情,也是時候該補償我們了。”

葉琛點頭,轉身離開。

……

而在不遠處的酒店裡,盛莞莞摸著手機看著天花板,她臉上洋溢著淡淡的笑容。

不知道今天淩霄都在乾些什麼,這個地方的人倒是挺好的,天天都被陳英傑等人喂著,吃的胖的跟頭豬一樣。

倒是他這個正主,吃的喝的都冇有他們多。

於是她拿起了手機看了一眼通訊錄,發現了南蕁的電話,於是她偷偷摸摸地給她打了過去。

其實也就是想要給他報個平安,可是她完全忽略了人家的知心程度。

“莞莞,你現在到底在哪裡?你知不知道我現在有多擔心你?你快說,你現在在哪裡?”

盛莞莞:“姐姐你小點聲,我這裡那麼多人呢,我如果要是跟你大點聲說話的話,他們就會發現的。”

南蕁識趣的閉上了嘴:“好,我知道了,那你現在在乾嘛?”

“我現在就在那個酒店裡,你應該已經調查過了吧?”

“他們有冇有對你怎麼樣?”南蕁皺著眉問。

一聽就知道她現在已經很生氣很憤怒了。

“冇有什麼事,我還好,他們並冇有對我做過什麼事情,畢竟我可是盛家的女兒,查理森留著我有大用。”

南蕁點了點頭:“明白了,還真是可憐。”

兩個人交談的好一會,可能是害怕盛莞莞會難受,南蕁格外心疼的說:“那這邊的話你打算怎麼做?什麼時候要逃跑?陳英傑等人不是已經出現在了你的酒店裡麵嗎?為什麼不跟著他們一起跑?”

“這個時候要是跑出去了,那麼誰來彙報查理森的事情?因為我想知道查理森到底都在搞些什麼鬼,我覺得他肯定不一般。”

因為她知道,查理森無所謂就是想拿自己做一個傀儡罷了。

來威脅淩霄的武器,不過她還真想知道,查理森到底還有什麼樣的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