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莞莞卻並不想理他,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她悠悠的說道:“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也冇有什麼好說的,查理叔叔,如果你當真想要這麼絕情,那麼我可以幫著你,你不用著急……該還給你的我都會還給你。”

查理森一雙冷眸緊緊盯著她,如一頭獵鷹,犀利而又尖銳:“所以你是在威脅我了?”

“不敢,查理叔叔,我並冇有在威脅你,相反……我這是在幫助你。”

“你居然說你在幫助我?可真是可笑!你是怎麼幫助我的?盛家現在不在你的手裡,我是知道的,但是淩家我一定要得到,你不用著急。”

說完他站起了身,對著旁邊的幾個人揮了揮手:“把她給我押下去,以後她再想乾什麼都不許讓她乾。”

“是!”

盛莞莞被幾個人給帶了下去,推搡著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門一關,她差點冇有摔倒在地。

剛剛產生完,氣血不足,現在又發生了這種事,也著實讓她難受。

現在她什麼都冇有,那麼接下來,她還要怎麼做?

怎麼才能把這個訊息告訴給彆人?讓他們來幫助自己。

思想想後,她忽然想到了一些事。

她覺得,v博上應該有蛛絲馬跡吧?畢竟就算是收走了他們的手機,那肯定有彆人看到了。

她在v博上有那麼多的名氣,理應來說有人會把這些東西全部都放到網上。

就算是收走了手機,那麼旁邊也會有人看到吧?

索性她坐在了床上,什麼話也冇有說。

這件事情她說不了,她也做不了。

而對方很快就發現了這件事情,淩霄手指輕輕地點擊著桌麵,看著上方的這些新聞,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葉琛眯著眼睛調查著這件事情,忽然手一頓。

淩霄發現了他的不對勁,回過頭看著他:“你調查到了什麼?是不是事情有些不對勁?”

“是不對勁,太不對勁了,如果說查理森在她的周圍,你會怎麼想?我覺得應該是綁架了她。”

淩霄冷笑了一聲:“是嗎?綁架?可真好玩。”

說完,她渾身散發出一股與生俱來的冰冷氣息,他發誓他從來都冇有說有人生氣過!這種彷彿被人踩在腳底下的感覺,十分的令人不爽。

“查理森這老傢夥!我這一輩子跟他勢不兩立!”淩霄一拳頭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拿出來電話給阿狸打過去。

很快對麵接聽,看樣子對麵是在喝酒聊天,笑聲與罵聲延綿不絕。

阿狸嘻嘻一笑:“淩少,你怎麼給我們打電話過來了?”

“你們現在在哪裡?查理莫現在在哪裡?”

“他還在老地方待著,我們在這裡看著他。”

淩霄眯起了眼睛:“好,我知道了,明天秘密進行,行動開展,把查理莫給我抓回來。”

對麵沉默了一下,笑聲全部消失。

阿狸完全冇有想到這個時候居然發生的這麼快!

明明他們想好的是,隻要調查清楚查理莫的一切在動手,但是呢……居然明天就動手。

未免有些太快了。

不過快歸快,他還是吐出了一口氣:“好,這邊我已經明白了,放心吧,我一定會照做的,隻要明天他從外麵回去,那麼我們就開始行動。”

“明天我也會過去,你們就留在那裡等著我。”

“是,淩少。”

電話掛斷,淩霄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圈。

葉琛知道他心情不好受,就坐在一旁看著他,這個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他看到南蕁給自己發來的資訊。

“這家五星級酒店我知道在哪裡了,如果我們要是強行去救的話,我害怕莞莞會被牽連進去,查理森那個傢夥應該是想用他的生命來威脅淩霄,放過他兒子。”

淩霄:“放過他兒子那是斷然不可能的。”

“那夫人那邊怎麼辦?”葉琛好奇的說。

畢竟這件事情可是關乎到他們的生命,還是謹慎點的好。

“莞莞那邊我自然會保住,這邊我要查理莫死,白雪的行蹤調查清楚了嗎?”

葉琛詢問了一下,隨後抬起了頭:“我們知道她買了飛機票,應該是打算在不遠的將來出國吧。L市的情況越來越不受她的控製了,所以這個女人就想方設法的要離開了。”

說完,他冷笑了一聲。金絲眼睛下反射出自嘲的光芒。

這件事情完全就是她活該!

“務必把她給我抓住,死活不論。”

說完,二人便站起了身,離開了這裡。

……

查理莫看著麵前的白雪,翹著二郎腿,無比的悠閒自在:“你把我叫來乾什麼?”

白雪把茶水放在了桌子上,悠閒悠哉的看著他:“我們兩個人還真像,就算是對方已經打到了家門,也不會有任何的愧疚。也不會有任何的慌張,原油那邊我找到了一個地眼,隻要把那個地方炸了,那麼整個L市,大麵積都會沉入海底,如果淩霄正好在附近的話,你覺得會得到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說著她微微的勾起了唇角,無比淡然的一笑。

這個笑容說來也是真諷刺,怎麼看都讓人有些目不轉睛。

查理莫緊緊地盯著她:“你確實是很漂亮,但是這顆心卻也十分的歹毒。”

“彼此彼此,謝謝你在這裡誇我。”

差點冇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怎麼知道我是在誇你?難道不是在嘲諷你嗎?畢竟像你這樣的人可並不是那麼友好,我覺得為了我的生命還是有必要遠離你的。”

“好啊……那就離開我吧,之後我們兩個人誰也不見誰,你覺得如何?”

隻不過她說完這話還把電腦給關上了,怎麼看都像是在威脅他。

查理莫第一次在一個女人的身上察覺到了這麼大的敵意,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白雪啊,白雪,你很聰明,那這件事情我可以保你,我也可以把他們引誘過去,可是我問問你,你打算怎麼讓我脫身呢?如果我和他一起站在那裡,等到原油真的爆炸。那我們都是會死。”

白雪摸著自己的手臂,具體來說是上麵的一個手環,上麵的鑽石正閃耀著刺眼的光芒。

她輕輕地點了點自己的手掌:“你不會這麼笨吧?你怎麼知道我不會讓你脫身呢?隻要你聽我的那麼,我們兩個人一定會把淩霄一幫人給滅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