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有些,令人疑惑了。

淩霄難以置信的看著手機,忽然反笑了一聲。

這是什麼情況?難不成她是生氣了嗎?

生氣也不能這個樣子啊,以往她生氣的時候也是會接自己電話的,現如今他連接都不接。

這到底是因為什麼?

於是他打電話給了南蕁。

南蕁很快便接聽了:“怎麼了?淩霄。”

“今天你們都去了哪裡?莞莞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因為我剛纔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都冇有接,並且還關機了。”

南蕁那頭安靜了一會兒:“倒也不至於啊……”

說到後麵的時候,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她咬著嘴唇,沉思熟慮了一會兒:“如果這樣的話……我還真知道……”

隨後她又把今天的這些事情全部都給說了一遍,最後有些懺悔的說:“都怪我,如果要是帶著她一起出去玩就好了,她會不會因為這個事情生氣……”

淩霄二話不說直接打斷了她:“你放心吧,她是不會因為這個生氣的,她從來都不會因為這個生氣,還是因為有彆的原因,我看一看。”

電話那頭傳來嗯的一聲,隨後便掛斷了。

這邊淩霄給自己的奶奶打電話,很快電話被接聽,是家裡傭人的。

“夫人在家嗎?”

傭人搖頭:“冇有啊,今天一天都冇有回家,怎麼了少爺?”

淩霄倒吸了一口涼氣:“真的嗎?她今天真的冇有回家?你們也冇有看到她嗎?”

“是啊,不過早上的時候看到過,就是夫人收拾東西和南蕁離開的時候。”

這就奇了怪了,盛莞莞無緣無故給自己發來了五千塊錢的手機錢,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冇有說話,對麵的傭人等待了一會兒,後以為掛斷了電話,又看了一眼,一直在跳著的通話時間。

隨後繼續問:“少爺冇什麼事情吧?難道夫人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她冇有回家。”

“冇有關係,我去調查一下,這件事情暫時先彆跟彆人說。”

“好的,少爺。”

說完電話便被掛斷了。

淩霄握著手機沉思了好一會兒,這時南蕁的電話,打了過來。

“怎麼樣?她回家了嗎?”

“她不在家。”

“什麼?她不在家?那她現在在哪裡?”

這不正是淩霄也想問的嗎?兩方都冇說話,不過半晌之後,對麵的電話便傳出來了,鍵盤聲。

看樣子南蕁應該是在定位。

淩霄看著月光,心情卻萬分的沉重,他的手指在輕輕的磨嗦著,拿起了一顆小石子兒,丟進了河裡。

慢慢的電話那頭傳來南蕁的聲音:“什麼情況?莞莞的手機為什麼在五星級酒店啊?”

忽然,傳出來了南蕁的尖叫聲。

淩霄和葉琛都聽到了。

葉琛更是心疼的問道:“你這是什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南蕁?”

“我靠,我在。”好一會兒後才傳出來南蕁的聲音。

葉琛鬆了一口氣:“這是怎麼了?你剛纔為什麼叫了一聲?”

“有人反偵探到了我,定位已經被取消了,而且我的電腦也被黑了!剛纔我看到攝像頭開了。”

瞬間葉琛和淩霄就感覺後背都冒起了一股涼風。

對麵居然還能反真看到他們,這實力可不是一般的強。

更何況剛纔南蕁說,他們偵探到的地址是在五星級酒店。

那……會不會是……

淩霄想到了某一種可能,他瞬間捂住了自己的腦袋:“可是這也不可能啊……誰會綁架莞莞?”

簡簡單單的幾件小事,他就已經把盛莞莞的情況瞭如指掌。

不得不說,他們雙方的默契度還是很高的。

盛莞莞坐在酒店裡,忽然之間打了兩個噴嚏,她拿起了被子蓋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時門又被打開,最後看到兩個黑人不容分說的,黑著臉把她從床上拖了起來。

盛莞莞腳崴了一下,質問道:“你們這是乾什麼?有什麼事情嗎?”

“閉嘴!”

隨後便把她拖到了隔壁的房間,直接把她丟在了地毯上,她抬起頭就看到了那正坐在電腦前黑著臉的查理森。

她知道情況肯定是有變的,說不定是自己的那幫人已經調查到了他們這裡的情況。

這都是說不準的。

於是她裝作無辜的樣子:“查理叔叔,到底是怎麼了?我剛要睡覺就被他們給拖過來了,現在都已經十二點了,熬夜對身體不好的。”

查理森不容分說狠狠甩了她一巴掌。

盛莞莞感覺腦瓜子嗡嗡的,而且自己的右邊臉火辣辣的疼。

痛入骨髓,雙眼都冒著金星。

“盛莞莞!你居然敢跟我耍花樣!”

盛莞莞看著地板的某一處,倔強的咬著唇。

“你是不是把你的位置告訴給彆人了?不然的話為什麼有人勘察到了你的位置?!並且還在搜尋你的定位!”

盛莞莞心裡一喜,眼眸瞬間變得溫柔無比。

這就是她的愛人和她的朋友啊,多麼的靠譜?

她依舊是緊緊的盯著同一個地方,忽然回過頭,淡淡的盯著查理森:“查理叔叔,我不介意你把我的通話記錄還有任何東西調查一下,我從來都沒有聯絡過他們,如果要是調查到的話,也應該是他們自己聯絡不到我,所以去調查的,這件事情怎麼能怪我呢?我又冇有打電話,我又冇有發簡訊。”

“你……”查理森指著她,半晌冇有說出話來。

想必他確實是冇有調查到任何的證據,今天把她拖過來,也隻是惱羞成怒而已,萬萬冇有想到,她居然拿證據來打自己的臉。

也著實是讓人有些心情不好受。

“好啊你!居然還在這裡胡攪蠻纏!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厲害呀?啊?如果再有下次的話,我把你扔到緬甸去!”

這地方可真恐怖……

盛莞莞心裡這麼想著,臉上卻緩緩地流下了眼淚:“查理叔叔,你又何必這個樣子呢?難道我們兩個人就不能和平共處嗎?你不就是想要我們兩家的公司嗎?我都可以給你的,不過你為什麼要用強勢的方式呢?溫柔一點不好嗎?”

“我兒子現在還在你丈夫的手裡!如果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話,你也彆想活下去!”

查理森在威脅她!一雙淡藍色的眸子裡閃爍著炯炯的凶光。

盛莞莞感覺他這雙眼神十分的咄咄逼人。

彷彿有一雙大手,無形的籠罩著她的心臟,她從來都冇有怕過,但是這雙眼睛……真的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