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者說她剛剛生完孩子也不太想去專業的賽車道。

於是大家便都哈哈大笑起來,有人開始議論紛紛:“你們確定要拿著這輛破車跟他這艘專業的車比嗎?”

“天呐,要是去大賽車道的話,這還不得被撞個稀碎?還有啊,小型的賽車根本就經不起大型的考驗,跑著跑著很容易漂移不順直接翻車的。”

“我認識她,她是盛莞莞!是第一名媛!冇有想到居然會在車裡碰到她,她可是賽車一姐,很厲害的!”

盛莞莞對著眾人擺了擺手:“我是賽車二姐,一姐是我旁邊的這位小姐姐,南蕁。”

大家聽到這個名字,瞬間睜大了眼睛!

今天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不光是碰到了第一名媛盛莞莞,居然還碰到了賽車一姐南蕁?

天哪,他們這運氣可真好……

南蕁不好意思的看著大家,隨後瞪了一眼盛莞莞。

這個丫頭討論什麼事情都要把自己給帶上。

趙佳歌臉色一黑:“快點走吧。”

說完她把頭盔帶上,上了車,藍俏走到了自己的車子前,開了起來。

就在盛莞莞也要進車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音。

“喂。”

盛莞莞和南蕁全部都好奇的回過頭。

這個小姑娘在叫誰?

王佳佳看著她們兩個人伸出了手:“很高興認識你們兩個人,我姓王,我叫王佳佳。”

南蕁點頭:“你好,王小姐。”

盛莞莞衝著她也點了點頭,能夠看得出來,她的眼睛明亮亮的。

她一直抓著南蕁的手,一臉期待的說:“你就是南蕁嗎?你是不是當過兵啊?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做王瑾言的男孩?”

看著她那希翼的目光,南蕁還真想起來了,因為她那個時候在軍校的時候,確實是和一個男孩子非常好。

那個男孩子長得十分的英俊,他的名字就叫做王瑾言。

“當然啦,我和他還是好朋友呢,以前在軍校的時候,不管是誰做錯的事情,被懲罰的時候都會幫著對方擔責任。”

王佳佳哇,了一聲:“我是他的妹妹!我叫王佳佳,很高興認識你,南蕁姐姐!冇有想到我哥哥嘴裡的南蕁,居然真的讓我在現實生活中遇到了!你好帥呀,你好漂亮!你等等,我給我哥哥打個電話。”

說完她立馬拿著手機走到了一旁,但是想到了什麼,她又跑了回來。

把車鑰匙放到了盛莞莞的手裡:“開我的車子,我的車子無論是哪裡都非常的好,而且機能比她的車還要好,在賽場上把她打倒!加油,小姐姐!”

她舉起了小拳頭,憤憤的為她們兩個人打氣,加油!

隨後跑開了,盛莞莞淡然的看著這個小丫頭,回過頭拍了拍南蕁的肩膀:“真是冇有看出來,這個小姑娘這麼好,你們居然還認識,真是可喜可賀。”

南蕁隨意的擺了擺手:“我可冇有感覺我們兩個人,有什麼可喜可賀的地方,我曾經和他哥哥吵過一架了,你快點去比,比完賽了我們兩個人趕緊跑,不然的話等她哥哥回來了,我們兩個人還得吵。”

盛莞莞看著一臉驚悚的南蕁,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再一次凝重的拍拍她的肩膀:“這場比賽可小不了,看著吧。”

說完她直接坐上了車子,緩緩地開進了大車道。

兩邊全部都是觀眾,聽說第一名媛盛莞莞要和趙佳歌比賽,人人的心情都變得十分的激動。

開始拿出手機來拍照,又拍視頻,隨後發到了v博上。

L市。

淩霄看著一片廢墟,緩緩的眯起了眼睛。

明明剛纔這裡還有人,為什麼他們來到這裡就一個人都冇有?

就算他們是兔子,他們也跑的不會這麼快。

拳頭緊緊的握住,又緩緩的鬆開,隨後這才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人呢?”葉琛把眼鏡摘了下來,露出了那一對丹鳳眼,他環顧四周,皺了皺鼻子。

“跑了吧?可能是聽到信兒了,我剛纔在外麵的時候還看到了一個被掀翻的鍋,裡麵還是熱乎的,看樣子根本就跑不了多久。”

阿狸等人走了過來,指著不遠處的山坡說:“我們去山上看看吧,畢竟這裡也隻有杉杉可以跑,兩邊全部都被我和阿曼的人堵上,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查理森的情況怎麼樣?”淩霄回過頭看著阿狸。

“查理森被我們監視著,但是他的勢力很龐大,如果他要是真的想出去,我們也攔不住,如果要真攔,我們隻能打一場,損失不會太小,所以我們冇有動。”

“查理森那邊先不用動,就……看他有什麼行動就好了,查理森是不會和我們鬥的,因為他知道,他如果要鬥那麼阿曼的人也會把他攔住,現在他們查理家族已經不負以前的存在了,因為阿曼已經把內部人員全部都給消化過來,拉攏了過來,我們現在隻要抓住查理莫就好。”

淩霄這一席話讓眾人點了點頭。

葉琛咳嗽了兩聲:“那你走吧,趁早抓住他。”

說完,一行人朝著山坡處緩緩進發。

海城。

觀眾歡呼聲雀躍,場地一度陷入了激情中。

就連賽車場的老闆都已經被吸了過來,畢竟這已經不是一場小資本的比賽了,這可是足以讓整個海城為之激動的比賽!

那可是第一名媛盛莞莞!她不光是第一名媛,她是淩霄的老婆!

就這雙重身份就足以讓她在整個海城橫著走!

就算他們不認識盛莞莞,那他們也認識淩霄!

這麼低調的第一名媛,還真是頭一次見。

為了巴結淩霄,他們所有人也要擺出激動的深色。

南蕁在觀眾席上,為底下的盛莞莞加油喝彩。

倒是冇有什麼人為趙佳歌喝彩,讓藍俏的臉色十分的陰沉。

冇有人喝彩,她要是再喝彩的話,就顯得有點兒鶴立雞群了。

索性隻能是站在一旁,皺著眉頭看著那裡。

盛莞莞還冇有發揮全部的實力呢,就已經快了趙佳歌幾米之遠。

實在是冇有什麼挑戰性,盛莞莞揉著自己的眉心,隨意的看了一眼趙佳歌的位置。

這才幾個月冇有見了,她怎麼就這麼拉了?

以前明明還可以和自己決一雌雄的,怎麼現在就變得這麼拉垮了?

趙佳歌坐在車子裡,憤怒地盯著前麵的車!真是活見鬼了!盛莞莞她是不是在偷偷的練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