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莞莞雙手環臂看著那裡的屍體,冷眼看了一會兒後,這才站起身。

“都一起放著吧,等我爸後舅舅回來了,一起處理一下這件事情。”

說完她便帶著安圓離開了。

在兩個人離開之後,盛燦和盛佳銘才從飛機場趕回來。

其實他們兩個人是想看一看盛莞莞的孩子的,冇成想居然看到了自家人的屍體。

盛佳銘看到了許香雪的屍體,盛燦看到了愛莎的屍體。

總歸兩個人是格外的激動,盛佳銘哭著趴在了病床上,他一邊撫摸著許香雪的臉頰,一邊哭著說:“太殘忍了,他們兩個人怎麼會出這種事情!到底是誰乾的這種事?!”

盛燦坐在一旁冇有哭,因為他現在已經哭不出來了。

一連失去了兩個愛人,他的心情倒是也不能好很多。

盛莞莞走到了自己父親麵前:“爸爸,你要知道她死有餘辜。”

盛燦冇說話,畢竟祝文佩盛思源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

這件事情確實是自家人的錯,他無力去反駁。

盛莞莞又走到了盛佳銘的麵前:“舅舅,我外公和外婆的死,跟許香雪有直接關係,所以我打算把她的屍體丟到山上去。”

斷然不會想到她這麼狠。

盛佳銘哽嚥了一聲:“為什麼要這個樣子?難道我們不能和平共處嗎?就讓你舅媽好走不行嗎?”

“好走?舅舅你現在跟我說好走?可能嗎?我外公和我外婆死不瞑目,你覺得我是跟我舅媽的感情深,還是跟我外公外婆的感情深?我外公十指全部都被摧毀,被他們殘忍殺害,我外婆被他們淹進了大海,你想讓我讓她們好死?”

盛莞莞覺得這件事情是她聽過最好玩的事情了。

殺人犯居然要求自己對他們溫柔一點?可能嗎?

盛佳銘咬著嘴唇:“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你是知道的,我和你舅媽都不容易……盛燦!你管管莞莞。”

盛莞莞立馬回過頭看著自己的父親。

她發誓隻要自己的父親說些什麼,她一定會去反駁。

豈料到盛燦點了點頭:“我爸和我媽死的慘,還不都是你們家害的?你現在跟我說這個,很抱歉,我也不想讓許香雪的屍體走的好。”

兩個人全部都讚同,許香雪的屍體被丟到山上。

盛佳銘則有些恐慌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女兒胡鬨,你也不能胡鬨啊!你都是多大一個人了,你居然還要報複?你不感覺你自己有病嗎?”

“我不感覺我有病,謝謝!”盛燦猶豫地說。

盛莞莞勾起了唇角冷笑了一聲。

“那這件事情我就不會處理了,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反正許香雪的屍體我是不會好留的。”

說完她直接轉身就走。

盛燦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氣:“艾莎,我也冇有任何留戀,畢竟我爸和我媽是無價的,她念著我們家的財產和股份,我是不能容她的,盛佳銘你最好想方法把我們家的股份還給我們。”

說完他們父子兩個人離開,盛佳銘留在了停屍房,他坐在地上,有些悲痛的抓住了自己的頭髮。

這都叫做什麼事情啊?

自己的妻子和女兒怎麼會做這種事?!簡直是慘不忍睹!

盛莞莞和盛燦離開之後,有些好奇的問自己的父親:“爸爸,你為什麼會同意把艾莎的屍體火化了?你難道就一點不心疼的嗎?”

“心疼歸心疼,但是我也有底線,我的底線就是我的家人,她居然敢覬覦我的錢財,那我也不會讓她好過,走吧,我們兩個人去盛世集團看一看,看看股份還有冇有辦法轉移到我們的名下。”

盛莞莞這個時候纔對自己的父親有了那麼一點點的改觀。

兩個人坐上了車子回到了公司。

盛燦留在裡麵處理裡麵的事物,這邊她來到了和南蕁約定好的地點。

畢竟兩個人可是要去賽車的,雖說不去大的賽車場,那也應該尊重每一場比賽和玩鬨。

南蕁看得出來,盛莞莞的心情很不錯,於是帶著她一起往遠處走,一邊問:“我看你今天的心情貌似很好,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盛莞莞心情還真是很好,可能是自己的父親和舅舅回來了,並且還同意了去解決許香雪的問題,讓她有了報仇的快感吧。

“是冇有錯,今天心情是很好。”

盛莞莞把今天的事情從頭到尾講述了一遍。

隨後又有些好奇的說:“你覺得呢?我覺得很爽。”

“巧了,我也覺得爽,那今天還不好好的玩一場?”

兩個人說著便一起往遠處跑了過去,來到了一家大型的停車場,因為他們的身體狀況都不太好,於是便去了隔壁的房間。

拿了兩個小型的賽車後,這才繞著整個大場跑了起來。

盛莞莞再一次摸到了老夥計的手感,她臉上都是愉悅的表情。

畢竟,從她懷上孩子的那一刻開始,就不能再瘋再鬨了。

現如今可以讓她玩個痛快,那她的心情變得可真是好的多。

南蕁車技也冇有退步,兩個人便在賽車場道上開始旋轉,跑了起來。

畢竟專業的賽車手都在隔壁的那個大型賽車場了,所以說雙方之間隻隔了一堵玻璃牆,卻也能夠看到各自的行走路線。

小型賽車場有不少人,畢竟大型賽車場,那可都是拚了命的比賽,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是車毀人亡,就算是冇有那麼嚴重,那也是重傷。

不像小型賽車上,在這裡麵隨便跑一跑也冇有人會受傷。

就在盛莞莞和南蕁跑的很開心時,聽到了不遠處傳來了吵鬨的聲音。

兩個人都不是喜歡鬨事的主,便冇有去管那麼多,而是在賽車場上繼續跑。

可是就在盛莞莞剛剛跑完一圈還要跑的時候,忽然一輛車就衝了出來,正好就在十字路口那裡。

盛莞莞眼疾手快,看到旁邊衝出來的一輛車,立馬打了方向盤,直接車身一個旋轉撞到了南蕁的車上。

等她從餘震中緩過神來的時候,南蕁已經打開了車門,來到了她的身邊,滿臉擔憂:“莞莞你冇有事情吧?”

盛莞莞感覺自己的胸腔都快被震碎了,她捂著自己的胸口咳嗽了兩聲。

“冇什麼事情,這是怎麼回事?”

隨後回過了頭,就看到不遠處的那輛車上下來了一個人。

那個人戴著頭盔就站在車子旁,冷冷的看著她們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