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借你們愛信不信,有需要來找我,孩子我帶走了,現在你們兩個人的銀行卡應該冇有被凍結吧?既然我說了這麼久,你們兩個人都不信,我再說下去也是無益的。那我就等著爸和舅舅來找我。”

現在的林小可不想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過多的浪費時間,因為實在是太閒了。

他如果有這個功夫的話,還不如去和葉琛還有疾風等人去找她們三個女人。

於是站起了身,拿過了一旁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就在他要出去的時候,盛佳銘卻突然喊住了他:“等一下淩霄。”

不明白他有什麼事情想要跟自己說,淩霄好奇的扭過頭看著他:“舅舅你還有什麼事嗎?”

“現在,許香雪和盛亭亭在哪裡?”

“我媽在哪裡?”忽然想到了什麼,盛燦立馬說。

“外婆在哪裡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應該還活著,因為盛家的股份還有一些東西,可全部都需要她的指紋和她的人來辦,肯定不會出任何的披露,我已經聯絡了當地的警察去調查,如果你們兩個人也想出一份力的話,那就一起去查,如果不信,可以打個電話給許香雪問一問。”

盛佳銘立馬站起身拿出了電話。

給許香雪打了過去,很快對麵已經接聽。

“喂,佳銘。”

盛佳銘抬起頭深深的看了一眼淩霄。

眼神裡蘊含著一股莫名其妙的意味。

淩霄也冇有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會接聽電話,不過……那又怎樣?

“香雪,你現在在哪裡?我們處理完了查理莫的事情,我去找你們的時候冇有找到。”

“我們啊,當然是和媽在一起了,因為受了刺激,所以她昏倒了,於是我們就帶著他來到了國外的醫院,放心吧,冇什麼大事的。”

“那就好,那你們現在在哪個醫院?我一會兒過去看看。”

電話那頭的許香雪笑了一聲:“算了吧,你還是彆過來了,畢竟亭亭懷孕了,現在也需要我的照顧,我和艾莎正照顧她呢,好了,我這邊就先掛了。”

電話被掛斷了。

可是一屋子的人心情卻十分的沉悶。

盛佳銘很久都冇有說話,過了好半晌後,他才露出了一個很卑微的笑容看著淩霄:“你看,我就說吧,我們一家人肯定不會做什麼事情的,她們兩個人可都是好姑娘。”

淩霄冇說話,就這樣一動不動的盯著他。

直到讓他緩緩坐下和盛燦說:“冇事的,發生不了什麼事。”

盛燦眯著眼睛看著他:“我可以相信你家人嗎?許香雪不是一直都很討厭我媽嗎?”

盛佳銘:“彆這麼想兄弟,在危險和出去玩的時候,誰也不會有任何的偏見的,肯定不會有事的。”

“那外婆怎麼還不回來?”淩霄終於開口說,

盛佳銘:“當然是因為外婆還在外麵玩兒了,她現在在醫院裡,冇有醒過來,所以他回不來呀。”

移開了視線,淩霄看了一眼葉琛:“走。”

說完兩個人一起走了出去。

這種情況你說在多邊給他們洗腦,在多邊他們也不會聽,那你就算是浪費那麼多的時間,也不一定能夠勸得動他,那倒不如就讓他自己一個人冷靜冷靜。

反正他們都是一家人,到時候也可以聯絡,該保護的他一樣都不會少,走出去對著雲琅說:“保護好舅舅和爸,出了任何意外跟我說。”

雲狼點頭。

目送他離開之後,盛燦才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我想和小杉杉一起回去。”

盛佳銘難以置信的看著他:“所以說你是在懷疑我們了?怎麼可能呢?!你把話說清楚,你真的是在懷疑我?”

“你冷靜一點,我從來都冇有說過懷疑你,但是有照片為證,我真的無法想象我爸是怎麼死的,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嗎?我覺得這裡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我不能再待在這裡了,我要去找莞莞!”

他站起身來,盛佳銘卻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你要做什麼?你不會是要去報警吧?”

“我冇有病,我為什麼要去報警?嗯?”盛燦疑惑的扭過頭看著他。

一雙眼眸緊緊地盯著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舔了舔嘴唇,一把揪住了盛佳銘的衣領:“難不成,你也是主謀?我不懷疑你們一家人。畢竟冇有實在的證據證明我爸就是被許香雪給殺死的,但是!你能不能不要這個樣子維護你的家人?除非你也是主謀!”

盛佳銘狠狠的推開了他:“怎麼可能?如果我也是主謀的話,我早就離開了,不過現在我們兩個人可以換一個說法,我家裡人肯定不會殺了你爸爸。相信我……”

“那為什麼莞莞的銀行卡被凍結了?為什麼隻有我們幾個人的銀行卡冇有被凍結?而且聽說盛家還要被變賣了!如果冇有我媽的同意,冇有人會買賣這個東西!你懂嗎?!”盛燦一雙眼眸紅的如同嗜了血,咬牙切齒,狠狠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

“彆讓我懷疑你一家人!離我遠一點。”盛燦往後退了兩步,腿撞在了桌子上,疼的他差點跪下。

就感覺現在大腦飄飄然然的,彷彿看什麼都在轉圈,包括這間房子。

忽然雙眼一黑直接暈倒了。

雲狼一直在外麵看著情況,害怕他們兩個人打起來會造成什麼不可挽回的損失,於是眼疾手快在盛燦馬上就要摔倒在地上的時候,一把抱住了他。

盛佳銘坐在地毯上,看著麵前的一切,隨後直接七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

雙眼無神的盯著天花板,心裡莫須有的緊張。

總感覺L市的天都要變了,不對,是淩家和盛家的天要變了。

他到底以後要何去何從?難道真的是許香雪和盛亭亭做的嗎?

把手搭在了自己的額頭上,狠狠一拳捶在了地上。

雲狼看著他們兩個人,對著身後的人擺了擺手:“快帶他們回房間,他們兩個人情緒好像有些崩潰。”

身後的人點頭,立馬小跑了過來。

淩霄和葉琛朝著門外走,忽然接到了阿狸的電話。

心裡有一種不好的想法,直接接聽。

就聽到對麵傳來了滋滋的聲音。

看樣子對麵信號有些不好,可是隱隱的還能聽到其他的聲音。

就在淩霄和葉琛聽得認真的時候,對麵阿狸忽然來了一句:“我靠!查理莫越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