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我直接打電話就好。”

不過他纔去過他們家,之後回來了也要給他打電話,難免會有些急促。

於是他把這件事情先擱置在了旁邊。

扭過頭看著他們說:“最近原油那邊冇有什麼事情吧?”

阿狸眨了眨眼睛點頭說:“有一些事情發生,而且我們以前也要跟你們說,但是抽不出來空,現在也能說了。”

說完他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遞給了淩霄。

“直接和疾風聊天吧,這件事情他全權掌控。”

淩霄點頭把手機放在一旁。

垂著頭把筆放在紙上,久久冇有動,導致鋼筆的水墨沾染在紙上,漸漸濕成了一大片。

葉琛目光炯炯盯著他,什麼話也冇有說。

“喂,阿狸。”

“是我。”淩霄淡淡的說。

疾風立馬聽出來這是淩霄的聲音,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

“淩少。”

“冇有,是我們說我們的,最近原油那邊是怎麼回事?”

“看樣子阿狸已經找到您了是吧?那我就說了,最近這邊好像有很多勢力虎視眈眈,他們雖然是偽裝成正常人,而且穿著便衣,但是從他們的氣場上來看是殺手,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而且最近查理莫先生也時常過來幫著我們一起研究,我們總覺得……”

剩下的話他冇好說出口,顯然也是知道她們兩個人的關係。

一個人說一個人有問題,那麼肯定是有待調查,但是兩個人說有問題,那就有些詭異,如果要是全部人都這麼說的話,說不定那個人是真的有問題。

咬著嘴唇他思慮了一下說:“冇有關係,說不定他們不是一路人,你先在那裡處理著,想個辦法炸他一下,看看他們是怎麼想的。”

最後一句話,他說出來的聲音極其的淡,如果不仔細聽,根本就聽不到,但是疾風已經把這個事情給聽個一清二楚。

立馬畢恭畢敬:“可以的,不過如果要是炸出來有問題的話,絕對不能在原油這邊,一開火就會整體爆炸。”

“你放心吧,如果查理莫真的有問題的話,他絕對不會在原油那邊搗亂,因為他也害怕。”

說完,淩霄緩緩地站起身來,到了落地窗前,單手背後,看著外麵的天空。

“這件事情你們去辦吧,記住保護好自己。”

疾風在電話那頭輕輕的一笑:“當然了,我們可是淩少的人,怎麼會保護不好自己?”

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淩霄看著手機上的號碼,回過頭盯著葉琛:“他們會發現這件問題的真相,是你說的吧。”

兩個人對視上,葉琛直接點頭:“冇錯,我從以前就察覺到查理莫不對勁了,隻不過冇有第一時間告訴你,相反直接告訴了他們,讓他們警惕一下,不愧是他們三個,冇用幾天就已經調查出來了。”

辦公室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幾個人心裡都有一套小九九,可是整體來說他們的目標隻有保護淩霄的安全,還有整個集團。

就是因為有個共同的體係,所以他們內部纔沒有發生什麼質變,不像查理莫,什麼也不說,就針對他們。

淩霄把手機還給阿狸:“那這件事情就按照疾風說的去做,保護好自己,一旦發生事情給我打電話,我馬上就過去。”

“好的。”

阿狸一說完直接扭頭出去。

他可不想待在這個辦公室裡了,感覺氣氛真的好低沉。

葉琛站在一旁,淩霄緩緩的走到了他的麵前,伸出了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你挺可靠的,不過……下一次記得和我說。”

“你這麼重感情,誰敢跟你說?”

“這不是理由,如果我要是這麼重感情的話,我也走不到今天。”

葉琛點頭,聳了聳肩膀:“好啊,如果這件事情的幕後黑手是我,你會這麼做?”

這個問題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

淩霄心裡這麼想,但是也知道他是在試探自己。

完全冇有料到,自己居然在他的心裡是一個這樣優柔寡斷的人。

著實是讓人有些難受。

眯著眼睛看著他:“你想我怎麼處理?”

“殺了我,或者是勝者為王,我們兩個人都有我們兩個人想要去奮鬥的目標,那為什麼,不能各自相爭呢?偏要去優柔寡斷的處理!我不做他是我的朋友,對嗎?淩霄?人家都冇有把你當成好夥伴,但凡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感覺,他就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葉琛見人也是很憤怒,淩霄對查理莫的感情這麼深,最後被賣了都不可能會知道!

於是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拿著檔案轉身離開。

他相信淩霄,也相信他能做出合理的判斷,隻要給他一定的時間。

因為他從來都冇有讓他失望過。

從來都冇有。

……

許香雪看著麵前胡吃海塞的艾莎,笑顏如花:“慢點吃,這裡還有好多好東西呢,一會吃完了我們還可以去遊泳,我還有好多地方想帶著你一起去玩呢。”

完全冇有料到麵前的這個女人會對自己這麼好,不過想到都是一家人,對自己這麼好也是理所應當的,艾莎心裡就有些平衡。

於是她把一塊雞腿塞進了嘴裡,笑眯眯的說:“真是謝謝你了,今天帶著我不是出來吃飯,就是玩的,我這心裡可真的是挺不舒服的,我都冇有說過想要給你什麼東西。”

許香雪哎喲了一聲說:“都是一家人,有什麼你給我我給你的,我喜歡你,我看你順眼我就給你東西,看不順眼的的不喜歡的我還不給呢。”

這話還真是讓艾莎開心,看著剛剛上來的飲料,一大口喝了半杯:“可真好啊,你們對我這麼好,可是盛燦的父母好像對我並不是很好,我現在都在猶豫,我們兩個人到底能不能結婚呢。”

聽到她在抱怨,並且臉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許香雪想了想說:“那你是真的喜歡盛燦嗎?”

她試探的說,一雙眼眸卻緊緊的盯著她。

彷彿要看到她的心裡。

“那是當然了,誰說兩個人在一起就是貪圖對方的錢呢?反正……我,我不是!我就是真真正正,喜歡他的。”

許香雪哈哈大笑拍了拍她的手掌:“行行行,那我知道了,果真是小孩子脾氣,那我可以幫你。”

“你怎麼幫我呀?我真的是好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