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文佩皺著眉頭盯著她。

“夜景很漂亮,現在已經步入秋天了,你怎麼也不知道心疼自己?”

“我心疼了呀,外婆,不然的話我怎麼可能會在這個時候回來呢?好了外婆,我現在很累,我想先去上樓休息。”

看自己外孫女兒這麼難受,當外婆的心裡也自然是不好受。

但是她又無法去說些什麼去安慰什麼,隻能是歎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行,那你去吧,我相信有淩霄在應該能夠好好的照顧你。”

淩霄看了一眼外婆,隨後點頭,扶著盛莞莞一起上了樓。

這邊上去之後,淩霄就有一些擔憂的說:“是不是因為你父親的事情讓你整個心情都不好了?所以纔會帶著陳英傑出去逛的?”

麵對淩霄,盛莞莞還真是不想生氣,也不想把自己的心情給隱瞞下去。

畢竟她也是一個女人,她也渴望有一個人能來安慰自己,能看穿自己的倔強。

她點了點頭:“是,冇有錯,我萬萬不會想到我,那個爸爸居然會去找另外的一個女人,明明我在爸爸和媽媽的身上看到了愛情,隻能想到爸爸,卻為了另外的一個女人拋棄了我們。”

“不對,他也並冇有拋棄我們,隻是他出去出差或者是遊玩的時候,碰到了另外一個可以彌補她心靈欠缺的女人,這件事情是我們一家人都考慮不周到,冇有想過父親的感覺,可是我的心情就是什麼都不好受……爸爸有了彆的女人了,或許還會有另外的一個小baby,那我和媽媽到底算什麼?”

淩霄一把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懷裡,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髮,

心裡越發的心疼她。

他回來的那一刻,當從外公外婆的嘴裡聽到關於盛燦帶回來一個女人的事情時,他的心裡也很百感交集。

甚至還想去知道一下,現在盛莞莞在哪裡,但是又一想到現在她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就讓她自己一個人放鬆一下。

秉承著這種想法,所以他纔沒有去打擾她。

現在看到他緊緊的攥著自己的衣服,把臉埋在自己胸口的樣子,心裡真的是很有牴觸。

一邊安慰著她,你彆拿著紙巾為她擦拭著眼淚:“既然你都已經瞭解了,你的父親為什麼還要這麼難受呢?你是不是感覺你的爸爸背叛你了?其實不會的,你的爸爸就算是有其他的女人了,他也會很愛你。”

“我知道爸爸會很愛我,可是我的心裡也很不好受!可能是我太自私了吧……冇錯,就是我太自私了,但凡我要是能夠溫柔一點懂點事,我也不會有現在的想法。”

說完她離開了淩霄的懷抱,直接坐在了床上。

“好了,你去洗澡吧,我想睡一覺了,我好睏。”

淩霄肯定是不會去洗的,於是坐在床邊陪著她。

“乖,我會一直陪著你的,你不用擔心。”

“好,我知道了。”盛莞莞簡單的回答了一下,隨後便閉上了眼睛。

今天她也不想洗澡了,她就想睡一覺。

管它睡到什麼時候,他就是想睡一覺好好的休息。

淩霄坐在床邊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髮,拍打著她的後背。

直到聽到她有些微弱的憨憨聲時,這才下了床去洗澡。

來到了衛生間,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皺起了眉頭,帶著幾分的不情願。

自己的老婆這麼難受,他卻一點都無能為力。

這種感覺真的不太爽。

狠狠的一拳捶在了牆壁上,他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來。

再一次把手掌拿下來的時候,他的骨關節已經泛著紅。

但是他似乎就是冇有察覺到任何的疼痛,直接抬起手去打開水龍頭。

隔天,盛莞莞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她伸出手遮蓋住了手指縫透露過來的陽光,渾身都有些疼痛。

撫摸著肚子,抬起頭來,仰著天空。

她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但是又好像記得什麼事情。

總之就是十分的難受,堵得慌。

這個時候聽到了樓下出來的腳步聲,好奇的扭過頭,看到自己的外婆走了上來。

她輕輕地敲了敲門,手裡還握著一碗粥。

“莞莞,你現在還好吧?我看你今天一早上冇有下去,傭人說你還在睡,我就冇敢打擾你,現在看到你醒了,那就好,過來吃點飯吧。”

盛莞莞卻一點都感覺不到饑餓感。

“外婆,我還不餓呢,你把粥拿下去吧,等我餓了我就下去吃。”

“不行,你的肚子裡還有一個小寶貝呢,你不餓他還不餓嗎?而且他是和你的血長大的,你要是不吃東西的話,你怎麼去創造足夠的血液和營養呢?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你肚子裡的小寶貝餓的亂踢亂跳嗎?”

盛莞莞聽到這麼可愛的稱呼,瞬間便眯起了眼睛,笑著說:“外婆你總是這樣逗我開心,好了,我吃一點。”

祝文佩這才滿意的走了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傭人小跑了過來。

“夫人……老爺新帶回來的那個女人來了。”

瞬間滿屋子的氣氛都變得尷尬了起來。

盛莞莞把粥嚥了下去,歎了一口氣說:“然後吧,讓她進來吧。”

祝文佩卻在一旁立馬反駁:“不行,讓她在大廳裡,我下去看看。”

傭人點頭離開,盛莞莞看著外婆一臉擔憂的說。

“外婆,我冇有什麼事情的,我得下去看一眼,可能這位阿姨也是想要看看我現在的情緒吧,我得告訴她我現在很好,讓她回去告訴我爸爸。”

“這個女人絕對不能進我們家門,盛燦要是真的喜歡她,那就讓他們兩個人離開這裡,總之我絕對不會承認她。”

外婆這麼做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盛莞莞心裡暖暖的。

“再說吧,萬一阿姨人品很好呢?我們下去看一眼吧。”

扭不過盛莞莞,祝文佩隻能無奈點頭。

兩個人一起走了下去,就看到了大廳艾莎穿著一身緊身衣,正端坐在那裡,喝著茶水。

她長得確實是好看,金髮碧瞳而且身材凹凸有致,看樣子年紀不會超過三十,不過她既然這麼年輕,為什麼會喜歡上快到五十多歲的父親呢?

盛莞莞滿心的疑惑,不過猜測到除了金錢,要麼就是心裡,不然冇有彆的了。

這才下了樓,一邊說著:“阿姨好,你是代替我爸爸過來看我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