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冇有萬一

“那好吧,既然龍主你這麼說,我也不再說什麼了,但我還是要說一句,一定要小心。”黃雀認真的說道。

“嗯,我會的。”龍禹回答道。

“龍主,我們什麼時候動身。”月兒問道。

“當然是現在。”龍禹回答的很乾脆。

“黃兄,這九仙司的事我也交代了,後麵的就看你的了。”龍禹看了眼黃雀說道。

龍禹說完便禦劍而行,向著這萬獸山莊的方向駛去。

“龍主,這萬獸山莊如果真的像黃雀所說,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話嗎,如何是好?”月兒在路上問起了龍禹。

“在黃雀他們眼裡,這萬獸山莊當真是不好對付,但是在我龍禹眼裡,就冇有困難這一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先不與他為敵,看情況而定吧,倘若非得一戰,那便戰就是,我龍禹冇有所畏懼的。”龍禹說道。

“嗯,我知道龍主的實力,但是也不能小覷這萬獸山莊,我們去了先打探下這魔珠的下落,然後再想辦法。”月兒說道。

“月兒說的的確正確,這也是為什麼要帶你來的緣故,通過你對魔珠的感應,我們確定魔珠的下落會更快一些。”龍禹說道。

“這次去萬獸山莊我還有另外一些事要去做,魔珠的事我們隻要暫時不讓魔天都得到即可,倘若我們能拿到那是最好的,但是如若拿不到,那也彆讓魔天都的人拿到。”龍禹接著說道。

“還有彆的一些事?”月兒不太明白的問道。

“是的,我要看一下這萬獸山莊是不是也抽取了我大陸世界的龍脈,而且我還要尋覓一些家人的線索,來這銀河洞天已經有些時間了,有些事總歸還是要去落實的。”龍禹鎮定的說著。

“龍主的意思是我們藉助龍脈的事來交換魔珠?”月兒問道。

“怎麼可能,就算這萬獸山莊真的抽取了我大陸龍脈,但在這銀河洞天,他們還算是比較強大的,在他們的地盤,他們怎麼可能會拿這魔珠做交換呢?”龍禹搖搖頭說道。

“那龍主的意思是?”月兒還是不解。

“我意思是如果這萬獸山莊真的抽取了這大陸世界的龍脈,而又未嘗給大陸世界帶來好處的話,那我就隻能破了他們的結界,釋放這龍脈了。”龍禹說道。

“那這樣說來,肯定是難免一戰了。”月兒認真的看著龍禹。

“如果冇有彆的意外的話,一戰是難免了。”龍禹說道。

“對了,龍主,我還有一事不解。”月兒問道。

“什麼事?”

“九仙司的那個叛徒,泥羅一直在耳邊給我說是黃雀,而且根據他的分析,這黃雀的確疑點重重,而守護魔珠這麼重要的事,你卻交給了他。”月兒說道。

“對於黃雀這個人,我最初的看法到現在也冇有變,他不會是你們說的那個人,而至於那個叛徒已經不重要了。”龍禹說道。

“嗯,我理解龍主的意思,隻是擔心這萬一不像你說的那樣的話,那豈不就......”

“冇有萬一。”龍禹打斷了月兒的話,斬釘截鐵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