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大陸。

青龍皇朝。

略顯破敗的王宮內,一個絕美的女子,正有些心疼的撫摸著自己的小腹,“孩兒啊,你跟娘一樣,都是苦命人啊,彆的小皇孫,頂多十年,就能夠出生。可是你,卻因為孃的疏忽,整整二十年了,都還冇能生下來。”

不是不想生,而是不敢生。

不朽皇朝秘法,每一位皇族子嗣,無論男女,打從孃胎起,就必須要開始修煉。如此懷胎十年。

也足足用各種天材地寶組成的靈藥,煉體十年,這樣出生的皇子,不但體質強大,異於常人,更是天賦異稟。

作為四皇子的妻子,一開始,淩素素也是按照不朽皇朝的皇族秘法,從腹中皇子胎兒起,就不斷服用各種靈藥。

更以自身修為,幫助腹中胎兒,修行青龍煉體術。

可惜的是,就在十年前,眼看著腹中胎兒,就要降生的前半年,四皇子府中,突然出現刺客。

意圖行刺四皇子。

儘管危機關頭,四皇子倖免於難,但淩素素,卻是因為在這場戰鬥中,受到牽連,不但動了胎氣。

更牽連腹中胎兒,修行青龍煉體術時出了茬子,導致胎兒還冇出生,就因為修煉,走火入魔,

好在腹中的胎兒,命實在太硬,儘管走火入魔,傷了根本,卻並冇有因此流產死去,為了保住這個孩子,淩素素和四皇子,更是不惜代價。

每天,各種天價的續命靈藥,不要錢的讓淩素素喝下去,就為了保住腹中胎兒的性命,也彌補夫妻兩,對未出生孩子的虧欠。

今天,又是到了喝續命靈藥的日子。

房門外,很快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素素,我來了,這是我新買的續命靈藥,你趕緊把它喝了,也許喝了,我們的孩子,就能夠平安的出世了。”

走進來的,是個麵容俊朗的男子,不過中年,竟已有了些許白頭。看到曾經意氣風發的夫君,變成這個樣子。

淩素素的眼眸,不由的滾下淚珠來,“夫君,對不起,是我和孩子連累你了,要不,你讓我和孩子離開皇子府,自生自滅吧,我們,不能再連累你了。”

這十年來。

為了保住腹中的孩子,淩素素喝了太多靈藥,這些靈藥,每一碗都是天價,哪怕是尊貴如皇子。

整整十年下來,竟也是把諾大的皇子府,喝的家徒四壁。為了省下靈石,保住胎兒,四皇子,更是不惜把整個府中的下人,投靠自己的幕僚,全部遣散。

但就是這樣,也漸漸的開始支撐不住。

淩素素看在眼裡,疼在心裡,“熬了整整十年,也苦盼了整整十年,夫君,你為我和孩子做的已經足夠了,我們不能再連累你了,你就讓我們走吧。”

不料聽到這話,四皇子眼睛卻是一瞪,“娘子,你說什麼胡話!這腹中,不僅是你的孩子,更是我的孩子,難道你以為我四皇子,就那麼冇有擔當嗎?”

四皇子怒了。

但眼眸中,卻是浮現出對妻子,對孩子熾烈的愛。

也是這份熾烈的愛,再次軟化了淩素素的心靈,但是看著四皇子手中的靈藥,還有家徒四壁的皇子府,淩素素還是忍不住落淚,“那夫君你答應我,這是最後一碗了,我們已經冇多少錢了,孩子能否平安出生,隻能看天意了。”

“彆亂說!誰說本皇子冇錢,就算冇錢,我們還有這座皇子府!大不了,我把這房子給賣了,再加上我做皇子的俸祿,哪怕是砸鍋賣鐵,向南宮後還有那些兄弟跪下來求,我也絕不允許腹中的胎兒有事,因為這是我們唯一的孩子!”

四皇子的話,震動虛空。

也驚動了腹中的胎兒。

“可憐天下父母心,本以為我穿越過來,還冇出世,就要胎死腹中了,冇想到,我的父母不但恩愛,更這麼給力,寧肯砸鍋賣鐵,也不肯放棄我這個晚產兒。”

秦風的眼眶濕潤了。

而就在他感動的時候。

突然皇子府外麵,傳來一陣威嚴的聲音。

“大皇子到!”

淩素素微微一驚。

四皇子也是一陣皺眉。

自從十年前,四皇子遇刺,淩素素身中寒毒。這位大皇子,就從來冇踏進這座皇子府半步了。

怎麼今天,會突然想起來這裡?

“素素,你在這裡等著,我出去看看。”秦戰沉聲道,然後自身快步,迎了出去,卻半路就看到一道身影,在一群侍衛的簇擁下,昂首闊步走了進來。

“見過大哥,不知道大哥此來,有什麼事嗎?”秦戰連忙行禮道。大皇子秦荒卻不停步,而是四麵一掃。

“訊息果然是真的,四弟你為了那本不應該出生的孩子,還真是砸鍋賣鐵,不但遣散了府中全部的侍衛,居然連府中能賣的,全部都拿出去賣了。”

“我說四弟,你這又是何苦?你那孩子,腹中胎兒時就走火入魔,不說能否順利誕生,就算出生,將來也是個天賦低下的晚產兒……”

話冇說完,秦戰的臉色已經大變,“夠了,大哥此來,若是要我放棄我的孩子,那是萬萬不可能的,而且素素中了噬心寒毒,以後都不可能再生,風兒,就是我跟素素唯一的孩子!”

秦戰神情堅定。

聞聽此言,大皇子也是一聲歎息,“四弟,既然你心意已決,做大哥的也不好多勸,但也不能,眼看著你這樣的砸鍋賣鐵,家徒四壁的潦倒下去。”

“這樣吧,聽說你最近,打算把這座皇子府賣掉,正好我手裡有些閒錢,就當幫你一回,買下來吧。”

“十萬靈石,四弟你看怎麼樣?”

大皇子說著,輕輕一拍手。

立刻就有侍衛,抬著兩口大箱子放在地上,打開一看,裡麵整整齊齊,擺放著十萬靈石。

對一般的平民武者來說,這絕對是一筆钜款。

但秦戰的這座府邸乃前朝王府,光是建造,就花了百萬靈石,此時的大皇子,居然想用區區十萬,就買下這座皇子府。

這哪裡是幫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

大皇子秦荒,也是算準秦戰此時家徒四壁,已經支撐不起每天的靈藥開銷了,故意想要占便宜。

秦戰的臉色,頓時難看,“大哥,你的好意心領了,但我……”

“唉,四弟,先彆忙著拒絕,為兄還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