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迪道,“芊芊,這是父親送你的,你就收下吧。”

張芊芊道,“那我代替寶寶,謝過父親。”

她現在清楚,程家之所以這麼對她,自然是因為她生下了程家的孩子。

公公雖說是給她的獎勵,這些以後也是寶寶的。

這時候,劉媽抱著保寶寶走了進來。

“快點,讓我看看。”程天激動的從椅子起身。

程太太也圍了過來。

劉媽將孩子送到程天的麵前。

程天道,“寶寶長的福相。”

程太太跟著附和,“我們程家的孩子,命好著呢。”

“寶寶的名字,你有冇有想好?”程天問張芊芊道。

張芊芊道,“我還等著父親,您給寶寶起名字呢。”

程天思慮了一會,“那就叫程瀟吧,以後能瀟灑一生。”

“這個名字好。”程迪道。

“謝謝父親,我也認為名字不錯。”張芊芊道。

她以前在張家的日子,還算瀟灑。

起碼在爺爺冇有去世之前,也算是活在蜜罐裡。

隻是隨著張家的式微。

她已經冇有辦法,再像以前,過自己想要的日子。

要為張氏籌謀。

儘管現在程家雖然落敗了許多,她也希望自己的女兒不要走自己的老路。

應該瀟灑一生,過肆意的生活。

孩子的名字定了,也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

張芊芊道,“我想去給奶奶上柱香,抱歉我冇能見到奶奶最後一麵。”

“你有這份心看可以了。”程天道,“程迪,你帶著芊芊,去後院給奶奶上香。”

“好的。”程迪道。

張芊芊起身,隨著程迪離開。

程太太道,“老爺,你坐在這裡太久了,該累了,我送你回房間休息。”

程天道,“你去看看,家裡還有哪裡需要佈置的,多為媳婦和孫女考慮一下,我們程家不能再虧待她們。”

“我知道了。”

程太太將程天送回房間。

馬上就出來了,她怕自己再多和程天說幾句,自己的肺都快要氣炸了。

張芊芊現在是女憑女貴。

帶著孩子,來到程家,已經完全將她踩在腳下的樣子。

她要去後院看看,那個賤丫頭,假惺惺的去給老太太上香。

故意在程天麵前,表現出自己乖巧的一麵。

程家的這些男人,都是眼瞎。

不知道,這個賤丫頭,是多會捉弄人。

程太太到了後院,就張芊芊一個人在那裡。

她進去後道,“怎麼就你一個人,程迪呢?”

“程迪臨時有事,被電話叫走了。”張芊芊道。

程太太知道,這個地方,是傭人們不許隨便進來。

四下無人。

程太太道,“剛纔你公公,給了你什麼東西?”

張芊芊道,“難道公公送之前,這麼貴重的東西,都冇有和你商量一聲嗎?”

她的話裡帶著滿滿的諷刺。

程天如今身體已經這個樣子了,也和她做了半輩子夫妻,如今依舊是對她不信任。

程太太的臉氣的漲成了豬肝色。

她道,“我隻不過是關心你,你何必對我如此的敵意?”

“關心?”張芊芊冷笑的道,“你是巴不得我永遠也不回程家吧,可惜了,這次可是程迪乘專機接我回來,讓你失望了吧。”

程太太道,“如今,你也有了程迪的孩子,過去的事情,我也不打算再和你計較,隻要你不要太過分。”

“你腦子裡哪根筋搭錯了吧,什麼叫你不和我計較。”張芊芊道。

“我以前是有不對的地方,可是你自己呢?你當初用的什麼手段,嫁給了我兒子,你心裡清楚。”程太太道。

張芊芊遠遠的看到,程迪掛斷電話,正往她們這邊來。

而程太太背對著程迪。

張芊芊道,“當初我流產的事情,是你做的,你敢不敢承認?”

程太太想了想,如今程家也冇有什麼好爭的了。

京都上流社會的那些小姐們,現在也不會看上他的破落兒子。

程太太有點死心了。

現在張芊芊也有了程迪的孩子,日子湊合著過下去。

她也不想再添堵。

最主要,看到程天對張芊芊的態度,她知道自己冇有一點能贏的餘地。

不如暫且認慫。

從長計議。

程太太道,“我承認,當時一時生氣,我在給你煮的粥裡,放了導致你流產的藥,如今你也有了孩子,希望我們能冰釋前嫌。”

她的話音還未落。

就聽到一聲啪踏。

手機落地的聲音。

程太太轉身,看到程迪。

她一臉的慌亂。

“兒子,你不是出去了,這麼快就回來了嗎?”

程太太連說話的聲音,都帶著顫抖。

“母親,你再說一遍,你都做了什麼?”程迪一字一句的道。

程迪周身散發著寒氣。

程太太從來冇有見到過,兒子這般模樣。

那眼神裡的冰冷,好像馬上要刺破她的心臟。

她緊張的快要喘不出起來。

“兒子,你說什麼?”

程太太想矢口否認。

她看了一眼張芊芊,知道這個賤丫頭就是故意的。

故意引導她,說出以前做過的那些事情。

她怎麼就中了這個賤丫頭的詭計。

程太太道,“兒子,你聽我解釋。”

程迪無動於衷,在等待著母親的解釋。

隻是謊話就是謊話,越是解釋越是心虛。

“你要相信我,我是不會害你的,你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程太太道。

程迪見母親,左顧而言他。

他就明白,剛纔他聽到的不會有錯。

即便是他能感覺到,張芊芊確實是在誘導母親,說出事實。

可是,母親到底是親手殺了他的第一個孩子。

程迪實在是冇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他那時候多希望,那個孩子可以出生。

就可以早一天做爸爸。

程迪轉頭就走。

他已經不想再看到母親。

特彆是想起那個時候,她慫恿自己的話。

正好驗證了,她承認的事情。

程太太在後麵叫,“程迪,你等等。”

程迪好像冇有聽到她的話,頭也不回。

程太太惡狠狠的瞪向張芊芊。

張芊芊卻抱她一個詭異的笑容。

她就知道,張芊芊回來,程家會最再次的雞犬不寧。

這個女人,就是個禍害精。

她從來就冇有看錯。

如今,再次鬨的他們母子之間生出巨大的鴻溝。